《贞观四年秦家庄》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秦长青李焕儿小说全文

精彩内容试读

第11章

交税!

这是秦长青一直在强调的问题。

但问题是大唐的税收很惨淡,牛逼一点的企业,都在五姓七望手里攥着,商税很难收上来。

天大地大,老李最大。

老李是皇帝,这话说的没错,可问题是,老李也得看五姓七望的脸色行事。

当皇帝的手里虽然拎着四十米长的大刀,可不是说砍谁就砍谁的。

长孙皇后若有所思,“这样,先把彩票局和香皂的事情,定一下章程。我和你岳父,认识几个高官,等产业做起来,给你纳个功名怎么样?”

“不要。”

秦长青顿时就一口回绝了,“我觉得吧,还是先给岳父大人弄个功名,有了官职在身,家里人就不敢再欺负岳父大人了。”

呵呵……

李焕儿心理无奈的笑了,你老丈人就是大唐最大的官——皇帝!

“嗯?嗯,对!”

长孙皇后抿着嘴,突然笑了,她想下一盘棋,一盘很大很大的棋。

“岳母大人,这个香皂,可以有很多种香味儿,比如梅花香、桂花香、玫瑰香、水果香等等……制造的时候,既要做到人人都用得上,也要做到不是什么人都买得起。”

“这是为何?”

“长安城的勋贵们,会和百姓用一样的东西吗?”

“这……”

长孙皇后微微一迟疑,但还是勉强的点点头,但接下来的疑惑又来了,“你的意思是香皂还能走进寻常百姓家?”

“当然。一块香皂的制作成本,大概一文钱。

既然做生意,那就要做到寻常百姓也用得上,这样才会更亲民。

卖给勋贵只能赚点小钱,可天下百姓何其多?”

“所以,定价要亲民,寻常百姓用的香皂,用油纸包裹就好。

卖给勋贵的,就要在包装上下功夫。香皂还是那块香皂,形状变一下,盒子做的精美一点,卖给勋贵五十文不多吧?”

“五十文,不贵。”

长孙皇后随即又发现了新问题,“如果,咱们卖的东西被人仿造了怎么办?”

“您老不是认识长孙四娘吗?”

“对,可长孙四娘也不能阻止仿造啊。”

“长孙四娘和皇后娘娘的关系你们都知道吧?

咱们可以让长孙四娘,帮忙找一找皇后娘娘,让皇后娘娘给冠个名,咱们给她老人家一部分红利。”

“冠名?什么是冠名?”

“就是香皂,可以经过皇家授权,称作贞观皂。”

“不行。”

长孙皇后果断拒绝了,老李的年号,怎么能拿去给一块儿香皂命名?

“岳母大人,你怎么就知道不行?您也认识长孙皇后?”

咳咳……

长孙皇后假意的咳嗽几声,“我怎么可能认识……不认识。你说说理由,最起码我要先打动长孙四娘,她才能在皇后娘娘那里帮忙说话,是不是?”

“陛下的年号是贞观,他缺的是什么?缺钱、缺粮、缺名声!”

秦长青说完,得意洋洋的,“小婿我别的能力没有,就爱鼓捣点小玩意儿。你说贞观皂要是普及了。寻常百姓洗洗手洗洗脸的,第一件事念叨的是啥?”

“贞观?”

长孙皇后紧皱的眉头突然舒展开,似乎明白秦长青的意图了。

“对呗。念及的肯定是皇帝的好。

万一再来一些利国利民的小发明,百姓是不是就会把贞观二字挂在嘴边?

到最后,不光在历史上会给陛下填上浓重的一笔,最重要的,以贞观命名,谁敢盗版?

这是一举两得好事情,我觉得有史以来,最贤明的皇后,一定会同意的。”

“最贤明的皇后?”

现在香皂的命名已经不重要了,长孙皇后一脸奇怪的看着秦长青,“真的是贤后?”

“这么说吧,小婿我也是读遍古今通史的人,这辈子没服过谁,就服老李和长孙皇后。

别的不说,就冲长孙皇后持家有道,宁愿自己在后宫缝缝补补,宁愿自己和皇子皇孙们吃点苦,也要把内库的钱,贴给国库,贴给百姓,这点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堪称贤后之名。”

长孙皇后的眼睛瞬间看向李焕儿,李焕儿一脸无辜:我没说,我真的什么都没说。

“那行,冠名这件事就这么定了。”

长孙皇后心情大好,越看女婿越顺眼,“明日,我就去找长孙四娘,让长孙四娘和皇后说道说道。至于彩票局,明天也一道办了。争取在两天之内,开张营业。”

“……”

秦长青:岳母大人,这么着急开张,您这是穷疯了吗?

“贤婿,还有什么赚钱的法子?你一并说了吧。岳母认识的人多,一并给你张罗了。”

“赚钱的法子?暂时只有这么多,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

对于秦长青而言,赚钱的法子太多太多了,但要循序渐进,不能一下子就铺天盖地,操之过急是赚不到钱的。

长孙皇后也觉得自己有点心急了,顿时干笑了几声,找来凤儿收拾一下碗筷。

李焕儿立马动手泡茶,一年多的时间,在秦长青的**下,泡茶的功夫,那叫一个技艺高超。

…………

钦天监!

老李就感觉自己像是走在马路上,被旱天雷劈了几十个来回。

脑瓜子嗡嗡的。

历朝历代都有大灾之年,并不是年年都风调雨顺。

可老李不一样,在玄武门干了弑兄杀弟的勾当,皇位来的不正,都是其次的。

重要的是,老李的脖颈子上面,还骑着五姓七望,时不时在他头顶拉屎撒尿。

“陛下,长安东北,这次不会错了。”李淳风脸色惨白,也是吓得不轻。

“先生,能否精确到具**置?”

“这……”

李淳风懵了,算卦的都不能说百分百准确,我拿啥给你准确一点?

“你不是能掐会算吗?你快点算算,朕要知道具体地点。”

“……”

算个屁,你真当老子是活神仙呢?

就算是地震仪,也不能精确到具**置,只能勉强知道一个大概方向。

再者说,大汉的物件,一直放到现在,历经了那么多场浩劫,能保存下来就不错了,贫道去哪里给你弄正确的使用方法?

“陛下……”

李淳风的嘴角狠狠抽了几下,拿起龟壳,像模像样的摇晃了几下,等铜钱落地,顿时傻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