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婚:妻子的复仇完整目录在线阅读 (向卉陈维平) 大结局无弹窗

精彩内容试读

第12章

向卉只好将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彭磊的异常反应让她意识到事情非同小可。

“是这个漂亮妹妹吗?”乐雯追问。

“好像是,时间太久了,我也不可能记得那么清楚。”彭磊打了个哈哈蒙混过去。

“呸,再美也没用,还不是个遭人唾弃的小三儿。”乐雯一脸的愤愤不平,“老公,你知道这个三儿哪人吗?搞清楚了,我和向卉去堵她,我非把她挠个满脸开花不可,让她抢别人老公。”

向卉没有想过要怎么对付周云舒,她心里明白真正坏了根的是陈维平,他自己不迈腿出去,外面的女人再怎么生拖硬拽也没有用。

“你能不能别在这里瞎给向卉出主意了,不是说今天情人节,要我带你去满庭芳吃饭吗?走啊,时间也差不多了。”彭磊不由分说推着乐雯往外走。

“我走了向卉怎么办呀,今天的饭就不吃算了,我在这里陪她。”乐雯挣扎着。

“你们去吧,我想一个人呆会儿。”向卉朝他们挥了挥手。

“那我们就带恬恬去了,你一个人在家真的可以吗?”乐雯担忧地看着向卉。

“算了,恬恬也在家里呆着,我都忘了情人节这回事儿。你们好好过情人节去,快去吧。”向卉笑笑,“放心,我不会把气撒到恬恬身上去的。”

乐雯一步三回头跟着彭磊离开了,向卉送他们到门口就回到了客厅,恬恬看动画片看得起劲,丝毫不知道坐在她旁边的妈妈内心有多煎熬。

“妈妈,我饿了。”恬恬又看完一集动画片爬到向卉身边搂住她的手臂,“我想吃披萨,可以吗?”

“好,妈妈现在点外卖,你再看一会儿动画片好吗?”向卉快速点好外卖,起了身准备去书房打个电话。

“妈妈,你和我一起看。”恬恬拉住她,一脸渴求地看着她。

“好,妈妈陪你一起看。”向卉看着女儿的小脸,心中泛起一阵心酸,她重新坐下来搂紧她。

“谢谢妈妈。”恬恬将脸贴到她的手臂上。

向卉揉了揉她的头发,从前,她总是太忙,不是赶稿就是忙家务,一天到晚的忙来忙去,女儿总是跟在她的身后喊妈妈你陪我看动画片吧。可她哪儿有空啊?她有太多的事情要忙,有时候被女儿喊急了她还冲女儿发火。

两集动画片看完,外卖送到了。恬恬吃披萨时,彭磊打电话来了。

向卉叮嘱了恬恬一声便快步走进了书房接起了电话。

“喂。”她的手微微颤着,“你是不是认识那个女孩。”

“向卉,你确定陈维平出轨的对象是周云舒吗?”彭磊直接说出了周云舒的名字。

“对,我确定。”向卉扶着椅子坐了下来,“彭磊,你说的那个女人不是周云舒对不对?”

“不是。”彭磊回答得干脆。

向卉仰头看天花板,好一会儿才缓过气来:“这么说来,陈维平在外面的女人远不止一个。和周云舒在一起的时候,同时还和别的女人乱搞。”

电话那头的彭磊没说话,只是叹了一口气。

“你认识周云舒吧,你和我说一说她的情况,还有你知道的那个女人,你都告诉我。我需要评估一下,陈维平到底恶劣到了什么程度?”向卉冷静而克制。

“我知道的那个女人早年是做海鲜生意发家,离异,挺有钱,长得很一般,脾气很大。周云舒的父亲是高中老师,母亲是大学教授。我有个姨家的妹妹今年不是读高三吗?在周老师那里补课,我去接我妹的时候,见过周云舒几次,听我妹说,周家家教十分严,我知道的就这些。”彭磊说道。

向卉扶着椅子坐了下来,陈维平的恶劣还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以为最坏的结果就是他在外面瞎搞。现在看来,她还是太天真了,如果陈维平同时和海鲜老板娘以及周云舒都保持着不正当的关系。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他从海鲜老板娘那里骗钱,然后把钱拿来哄周云舒,赚的工资,他还得回家交给她。

啧啧啧,这么一想,向卉真是替陈维平累得慌。这么周旋于三个女人之间,他得费多少心思,花多少精力,这些心思和精力留着发展事业,说不定他都成为昆城首富了。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彭磊。”向卉说道。

“我妹妹补课的钱一直是我拿的,所以,我认识周云舒这事儿我就不想让乐雯知道,你也知道她的性格,什么事情都要刨根问底。”彭磊又说。

“你放心,我不会和乐雯说的。”向卉说道,彭磊开公司七八年了,遇见乐雯之前,他公司就是半死不活的状态,全靠着乐家提供的便利和资源,彭磊才得以在这两年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因为平常彭磊对自己家的贴补总是没个数,乐雯对此颇有意见。

“你……还是好好的陈维平谈谈吧,为了孩子,也不要闹得太难看。”彭磊劝了一句。

向卉笑了一声:“这恐怕不是我能决定的。”

“这两年我和陈维平打交道少了,但公平公正的说,他算不上是一个坏人,心里也还是有你和恬恬……”

“彭磊,你还是不要劝我了。”向卉打断他。

“那行,我也相信你能处理好,挂了!”彭磊挂断了电话。

向卉像一抹游魂一样回到了客厅,打击一重接着一重。以为陈维平只是出轨了,结果他秘密买好了房准备好和周云舒结婚,以为他在外面有一个女人已经很过分了,没想到他还勾搭了一个富婆捞钱。

她认识陈维平七年,睡一张床的枕边人啊,到今天她才发现,她是一点儿也不了解他。

向卉花了两天的时间,找了好几个人帮忙,总算把这几年工资流水给搞定了。收入搞定后,她又通过老主编找到一个业内打离婚官司挺有名的律师,和律师聊过后,她心里就更有底了。

现在,万事俱备,只等陈维平杀回来张口跟她提离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