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爹地天天排队求复合小说已完结 温时竹季非池在线阅读地址

精彩内容试读

第一十八章我为你怀过孩子

那孩子,都已经转世投胎了,怎么会……

温时竹拍拍脑袋,又躺下去,心口像是压着一块大石头,无法言说的难受。

接下来几天,她故意避开小团子。

季非池也没来找她麻烦,她也落得清闲。

而网上,钟竹竹迫不得已出来发表声明,发毒誓说自己并没有当小三。

为了更可信,她还说自己已经订婚,很快就要结婚了,是断然不会做小三。

一群吃瓜粉丝表示:到时候看她是不是真的要结婚,不然,她就是一个做三还撒谎成性的女人!

钟竹竹和季非池订婚的事情,没传出去。

现在还是隐蔽状态。

只是现在钟竹竹都这么说了,过不了多久,钟竹竹和季非池订婚的事情,也必将会公开。

温时竹想了想,她无法阻止季非池娶钟竹竹。

这件事啊……

她轻笑,算是钟竹竹走运。

这段时间的网暴,以及名声受损,品牌合作方解约,都够钟竹竹受了。

“时竹,你要出院?”

顾嘉南拿着出院申请单,很不解的抬头,“你伤还没好,急着出院干什么?再说了,你现在一个人住,没人照顾你,要是出点什么意外…….”

“出院吧……这医院待得我心慌。”

她不喜欢医院。

尤其是不喜欢闻见消毒水的味道。

还有一个原因,医院会让她想起曾经她血淋淋的躺在产房,失去一个小生命。

回到院子,在树下无精打采捡叶子的小团子当即亮起眼睛,欢快的扑过来,展露温暖天真的笑容。

他的眼睛,更是清澈明亮,没有参杂一点点的尘埃。

真诚又漂亮。

她的指尖刚触碰到他软软的脸蛋,心口又是一阵抽痛。

随即冷漠的走开。

小团子一直跟着她。

她去楼上,他跟着去。

她去房间换衣服,他在门口等着。

她看电视,他就在旁边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她。

就这样,天渐渐黑下来。

她去厨房随便做一点简单的东西吃。

回头,就看到小团子睁着萌萌的大眼睛,小心翼翼的躲在门口。

她心又软下来,忍不住说:“进来吧。”

拿了一棵白菜,递给小团子,“姐姐有事找你,你能帮我洗洗这颗白菜吗?”

闻言,小团子当即笑着露出小米牙,欢快的接过白菜,抱着去水池。

温时竹的唇角,不自觉的玩起来。

吃饭的时候。

饿了一天的小团子嘎嘎的吃饭。

只是一些很简单的菜,白菜肉沫,清汤豆腐。

可小团子吃的比谁都香。

温时竹扒了几口饭,目光柔和的盯着小团子,耐心的把他嘴边的饭粒擦掉。

“小团子,你是不是有一根红色手绳?”

小团子抬头,眼眸闪烁,重重点头。

“那你能不能再给姐姐看一下?”

小团子放下碗筷,在衣兜里翻翻找找,又跑去房间里找。

接着很难受的瘪着嘴,眼中含着泪水,惨兮兮的出来。

摇头表示手绳丢了。

温时竹的情绪低落下去,心里的苦涩翻滚。

“哎呀,别哭别哭。”她立马抱住小团子,“姐姐帮你找,姐姐不着急。”

手绳丢了……

那就丢了……

可她到底不死心。

七点左右,季非池来看小团子。

她靠在房门说,漫不经心的咳几声,旁敲侧击的问:“景景是不是有一根手绳?”

当即,季非池的眉头不悦的皱着,冷峻逼人的脸侧过来,“你问这个干什么?”

“那就是有?”

“怎么?你有?把东西交出来!”

“我就问问,我怎你这么凶干什么?能不能好好正常说话?”

温时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嘟囔着:“神经病。”

“我神经病?温时竹,你一个手脚不干净的人,没资格在这里指责我!”

“我手脚不干净?”温时竹快被气笑了,“季大少爷,你又要给我加罪了是不是?这次是偷窃罪?”

“你还不承认?”季非池冷嗤,“前几天景景去医院看你,回来的时候,他的手绳就不见了。”

他没怀疑温时竹。

以为是景景不小心弄丢了。

可没想到,温时竹反而问起来。

这说明,温时竹见过那手绳。

以温时竹之前教唆景景偷东西的历史,他是有理由相信,温时竹会干出这种事。

寒眸如凌迟,一下一下的扫过温时竹的全身,似乎要把她的五脏六腑看穿。

“我呸!我看你就是有病!”

温时竹卡着腰,转身气愤的走开。

她懒得和季非池在这里废话。

却不料又被季非池抓住手腕。

男人狠冷的质问:“再给你一次机会,手绳在哪里?”

“放开……放开…….我没拿手绳!我敢发誓!”

无论她如何挣扎,男人只是抓的越来越紧。

“那你找手绳干什么?”

“我是……”温时竹顿住,低下头。

“说!”

他的声音,把她逼得无处可逃。

温时竹咬牙,她心虚什么?

这件事,应该心虚和愧疚的人,是季非池!

“我找我的孩子!”

温时竹冷冰冰的直视着季非池,“你不会忘记了吧?当年我为你怀了一个孩子,八个月大了,后来我被你赶出家,死在我腹中。”

她故意说的轻飘飘的。

好像是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

季非池垂眸,纤长细密的眼睫毛在眼底投下一片阴影。

他松开温时竹的手,“以前的事情,就别提了。”

温时竹怔在原地。

她以为季非池会有一点愧疚。

可他竟然说,别提之前的事?

是不是之前的事,恶心到他了?

温时竹冷笑,肩膀抖动的厉害。

“季非池!你不是人!你是魔鬼!”

扔下这句话,她慌张的跑开,眼泪哗啦哗啦的掉下去。

躲在房间里哭了一整晚。

没人知晓她的悲伤。

而她还听到院子里,季非池带着小团子开心玩耍的声音。

她气愤的把窗子关上。

白天的时候,季非池去公司,小团子留在家里。

时不时来敲敲门,见没人回应他,又独自一个人待着。

温时竹请假养伤,也没去录制节目。

就整天躺在沙发里,看一会书,敲键盘,赚点零花钱。

这天下午,她去厨房找点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