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清允赵冬香主角的小说 顾清允赵冬香主角的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奋力朝着顾清允一砸。

顾清允心脏处传来的痛实在是太折磨人了,她已经没办法完全避开。

吴国才这一凳子砸在了她的肩膀上,不过那一瞬间的疼痛反倒是让她清醒了起来,双手撑在膝盖上,抬眼看着吴国才,杀气尽显。

吴国才虽然有些泼皮无奈,可也都只是欺负老实人,今天被顾清允那样一下子是已经弄怕了的,刚才拎凳子砸人那就是一时冲动,现在已经慌到不行了。

再看到顾清允这样的眼神,他双腿一软就再次倒在了地上。

在吴国才看来,此时此刻顾清允看他的眼神就像是恶狼在盯着猎物,思索着从哪里先下嘴一样!

心脏的疼痛越强烈,就证明自己暴露得越多。

这是顾清允已经验证过几回的真理,现在她心脏处传来的这些疼为何这么强烈她心里多半也清楚。

试想一下,一个七岁的孩子,还是一个长期营养不良的小女孩,一下子就把一个强壮的中年男人给打趴在地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但她现在偏偏就这样做了。

是让人完全无法想象的发展。

既然如此,也不能白疼,还得继续把自己之前的初衷完成,更何况还有这一凳子的仇呢。

顾清允强忍着心脏处的疼,又对吴国才进行了一场绝对碾压的殴打,至于吴燕燕,看着自己一直十分崇拜的父亲在自己的眼前被打成这样,顾清允都已经完全不需要对她动手了。

光是她看到的这些都足以在她心中留下一辈子无法磨灭的恐惧。

顾清允揍人的手段很是高明,在她揍完后,吴国才表面上根本看不出来任何的伤痕,可只有吴国才自己知道,自己浑身的骨头都像是要散架了一样,疼得他恨不得死了算了。

“记住今天的疼,要是你们出去敢多说一个字,我保证让你们每天都经历一遍刚刚发生的事情!”

顾清允也打累了,找了个凳子坐下来,懒洋洋的盯着吴国才父女,丢下了一句威胁。

吴国才父女二人当然是连连保证,然后见鬼一样的从顾清允家离开了。

他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家的,反正回到家之后吴国才就倒下了,连带着吴燕燕也发起了高烧,赵冬香还没被放回来,只有吴国才的爸妈去照顾着。

因为有之前他们打了进屋的蛇的那一说,村里的人都觉得现在这父女两这样完全就是因为被诅咒了。

吴国才和吴燕燕根本就不敢解释,只能认下这个来。

他们走后,顾清允也昏睡了差不多一天一夜才醒过来,醒来之后心脏的疼倒是消失了,右手手臂却根本没办法抬起来了。

轻轻一动就是一阵钻心的疼痛,顾清允突然有些后悔,昨天揍吴国才揍得不够重了!

没去医院,而是自己上山弄了些草药敷了几日,慢慢的就好了。

吴国才的确是被她打怕了,江坪村没有传出一个字的关于她的谣言出来,就连赵冬香被拘留所放出来之后也没敢来找顾清允的麻烦。

江坪村这下算是又恢复了之前的平静了。

一转眼就到了下半年,又是一年一度开学的时候了。

这期间顾宗华一直都没有回来过,这两三个月的时间村民们也很少会注意到顾清允的情况,毕竟改革开放的春风已经吹到了每个人的身上,大家都纷纷的在找新的路子。

只是他们所谓的新路子……基本上都是外出务工……

顾清允却知道,九零年代下海经商的人,后来都成为了超级大佬!

说起这个,也不知道周靖峰那边到底怎么样了?

九月底,学校开学报名的时候。

这学期,去学校报名的人又少了好多,有一些是因为家里没钱送不起,有一些是因为要跟着爸爸妈妈去外地上学。

顾清允去报名的时候,负责报名的老师还十分的诧异。

要知道他们是从来都没想过顾清允会来报名的,这虽然说九年义务教育是要让每一个适龄的孩子都走进学校,可在他们山区还是很难开展的。

一学期八十块钱的学费,对有些家庭来说都是比较难的。

“老师,我要报名,我马上就八岁了,能不能跳级呀。”

顾清允见负责报名的老师半天没反应,又叫了一声。

那老师这会儿才回过神来,笑着看向她,“小朋友,你一天书都没读过就想要跳级?我们人呐,要脚踏实地知道吗?得先学会走,等到走稳了,才能跑……等以后你要是真的成绩优异,学校也不是不会考虑让你跳级的问题的……”

果然不愧是当老师的,顾清允就这样一句话,直接被拉着做了半个小时的思想教育,弄得她都差点打消了上学的念头。

但既然是回到这个时代,文凭这个东西的含金量还是挺高的,反正她现在又不缺这个学费,想来想去还是在学校呆着稍微符合身份一些。

“老师您说得都对,是我的错,请您先帮我报名。”

那老师这才停下来,只是看到顾清允身后空无一人的时候,那老师又开始了,“你的家长呢?这一年级的新生报名是需要家长来签字的,怎么家长都没来。”

顾清允的耐性,渐渐消失。

“老师,我家吧有点复杂,您看能不能给我报了,我连学费都带来了,一学期八十块钱是吧,我的学费是够的。”

“这不是学费不学费的问题,这……”

“老师,我没妈,至于我爸,可能也死了吧。”

顾清允已经不想再听他唠叨下去了,直接张口。

这一回那老师张了张嘴,没有再说什么了。

报名,交钱一气呵成。

从这一刻开始,顾清允正式的成为了一名小学生,也算是弥补了她前世的遗憾。

前世她根本就没有进过这种正统的学校学习过,她所有的东西都是单独在实验室里学习的,虽然实验室里有最聪明和最博学的老师,可她还是更喜欢现在的感觉。

这是自由,世间任何东西都代替不了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