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藏空间,战王弃妃富可敌国》完结版精彩试读 《宝藏空间,战王弃妃富可敌国》最新章节目录

精彩内容试读

夏千寻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也松了一口气,“虽然稳定住了,但并没有治好。你应该知道,哮喘很难根治的。翠丫还得小心的养护着,时常备有急救的药在身边。”说着,她就大方的把在手里的气雾剂塞到了李婶儿的手里。李婶儿一手抱着女儿,一边看着这个奇怪的罐子,这是救命的神药,比温良弄来的药都管用。李婶儿觉得不好白拿王妃的东西,心想着偿还王妃点钱,又担药太贵……“王妃娘娘,这个……药很珍贵吧?”李婶儿扭扭捏捏的问。夏千寻心想,也不是很贵,就是普通的哮喘喷雾而已。然而,她说的却是,“当然珍贵。我也有哮喘的毛病,我祖父花千金求药,就只得了这么一瓶。”李婶儿听得手一颤,仿佛她手里握着这小小一瓶奇怪的东西,真的有千金重……李婶儿瑟瑟发抖的说:“这、这么贵重啊……那、那奴婢怎么好意思拿呢?”“没事儿,我送你的,你就拿着吧。这瓶药虽然贵重,也只能再用两三次救急,我若是有命活着,就让祖父给翠丫多备一份,用以急救。”李婶儿脸上一半喜悦,一半忧伤,只得跪在地上给王妃磕了一个响头,“王妃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奴婢以后一定尽心伺候王妃娘娘!”夏千寻毫不客气的提了要求,“送我出王府。”李婶儿抱着怀里熟睡的翠丫,为难的皱着眉头,“王妃娘娘,王爷知道了,会杀了奴婢的……”她认真想了想,就算李婶儿答应了,她也没办法相信李婶儿真的会帮她……于是她又问,“那你至少能告诉我,这碗药到底是干嘛的。”李婶儿犹豫了一下,小声的说:“这……这并不是什么毒药,王妃娘娘,您就放心吧,等会儿宫里派的御医等会过来给您诊脉,温大人也不敢给你开毒药啊。”对,楚王没胆量给她下毒……但是,如果宫里来了御医,看到她一切正常,并没有得没有失心疯,那楚王就是欺君之罪……哦豁,原来如此……她悟了。就在这个时候,温良来到了兰漪阁门前,就站在门外的问,冷声问,“李婶儿,还没好吗?”李婶儿为难的看着王妃,然后故意说大声,提醒温良,“王妃娘娘,您既然已经醒来了,那就赶紧喝药吧。”温良站在门外等得不耐烦了,冷声说:“王妃,请你好好吃药,配合治疗,不要给楚王府添麻烦,也不要再忤逆王爷,让王爷生气了。”夏千寻自己走到桌前,自己给自己倒了一碗药,“李婶儿,我怕药苦,麻烦帮我倒一杯温水,要不冷不热的。我喝完药,就要马上漱口。”“是是是!”李婶儿把昏睡的女儿放在椅子上,赶紧走到窗下,在一直煨着火小银炉上取了水壶倒半杯热水,然后又兑了半杯凉水,轻轻的摇晃的让水温融合。夏千寻就趁着李婶儿不注意的时候,悄悄的把药倒到了墙角的花盆土里。当李婶儿端着水走过来的时候,她手上的药碗就已经见底了。夏千寻摆出了一副像吃了黄连一样的苦瓜脸,皱着眉头,“水……”“哎,来啦,这是温水!”李婶儿十分殷勤的把调好那杯温水给王妃端了过来。一直站在门外的温良,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王妃,卑职现在能进去吗?王爷有几句话让卑职当面交代王妃。”女人清冷好听的声音,从屋子里传出来,“我说不能,你难道还会听我的话,立刻马上滚?”温良不悦的微微皱眉,还真的蛮横大小姐,说话句句带刺。“王妃,卑职是奉王爷之命,得罪了。”温良直接推门,走了进来,看见王妃端坐在椅子上,苍白的小脸十分虚弱,虽然脸上还有包扎着伤口,但是也依旧掩盖不住原本绝色的美貌,特别是那双漂亮的大眼睛,那么清澈动人……温良低下头,狠狠咬牙,生得这般美丽,偏偏是个蛇蝎心肠。“王妃,卑职代王爷传话,王爷说了,一日夫妻百日恩,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了,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夏千寻随意的歪在椅子上,“我和王爷连三分钟的夫妻都没有做过,哪来的恩?”温良微微皱眉,听不懂……但是,聪明如他,隐隐能感受到王妃对王爷嘲讽。温良板着面孔,冷厉的语气说:“王妃,你自己种的因,就得承受这个后果。王爷已经做出了让步,王妃何必咄咄逼人?等会儿黎御医来了,你要是乱说话,这后果,怕王妃承受不起。”夏千寻迫切的想见到皇帝的心腹黎御医,懒得和温良理论,爽快的答应了,“你说的都对,我向恶势力低头。本王妃夜梦恶鬼,惊惶之下,不仅自伤容颜,还误伤了王爷,本王妃深深的内疚自责,这样你满意了?”温良眉心纠结的更深了,“王妃你当真?你没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夏千寻开始发挥了演技,扶着额头,头痛的轻声叹气,“本王妃刚刚吃了你们送过来的药,忽然觉得脑子有点不顺,嗡嗡嗡的直响……”她料想,温良在这里喋喋不休的拖时间,就是为了等她的药效发作。果然,温良唇畔勾起了一抹阴险的冷笑,“王妃是觉得脑子不顺?卑职略懂医术,请让卑职为王妃把脉。”夏千寻心底一沉,不是略懂,应该是医术精湛。如果温良给她把脉,肯定会看出那碗‘大补药’,她一滴都没喝。虽然她是学渣,但是基本的医理她还是知道的。她近期喝了太多的补药,就把能让神经中毒的微量毒药给盖过去了。如果不做血液成分分析,把脉是看不出来的。温良看见王妃不搭理他,他自己也着急了,凑了过来,自己就准备直接上手。夏千寻美眸冷厉,“放肆。”温良被震慑了一下,讪讪的收回了手,好一阵子才缓过来,低眉道:“王妃息怒……何必这般讳疾忌医?王妃您在昏迷的时候,都是卑职在为您把脉配药的。”夏千寻冷睨着温良,不声不响的冷笑着,哦,原来是你啊……温良被盯得脊背发寒,“王妃娘娘……卑职是有什么地方得罪您了吗?”夏千寻幽冷一笑,“没有,我就是单纯的看你不顺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