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妄楚骞小说无广告 《重生之女帝为尊》无弹窗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彻夜未归,玉萍和溪恋清有些着急起来,正准备出去找的时候,宫主就回来了。

玉萍立马迎了上去,着急的说道,"小姐,你去哪里了?怎么整夜都没有回来?"

孟筱苒脸有些微红,赶紧打岔道,"我是办正事去了,着什么急,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溪恋清好似看岀一丝倪端来,若有所思的浅笑了一下道,"原来宫主是正事是这个啊。"

"什么?"玉萍还是一头的雾水不知道她们在说什么。

孟筱苒赶紧把话题给扯开,再被溪恋清给套路下去还真的全被套路出来,"你们找我什么事?"

昨夜和祁延彻夜长谈,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到最后实在累得不行就给睡着了,一觉醒来天都亮了,这才匆匆的赶回来。

溪恋清立马严肃起来,"宫主,秦枫炎派人送来帖子,邀你前去府中做客,这其中必然有诈。"

"他知道我了?"严肃的皱起眉头来,孟筱苒没有想到他那么快留意到自己身上来。

溪恋清跪了下去,有些惭愧的说道,"宫主让恋清暗中去阻拦的那些事情,属下本是小心翼翼不被发现,却不慎掉落一枚玉佩,本想去拾,便被人所发现,这才匆匆离去,兴许是这块玉佩,暴露了属下的行踪。"

"原来是这样,你起来吧。"孟筱苒细细的想了一下,"玉萍,帮我梳洗更衣,我们去会会他。"

溪恋清有些诧异,起身道,"宫主可要小心,秦枫炎的手段狠毒狡猾。"

"你放心吧。"孟筱苒会心的笑了笑,前世里跟他可是相处了五年的时间,对于这个仇人,我又岂会不知道。

换上一身素雅的白纱裙,孟筱苒看起来的很是大方得体,一层白纱遮脸,更是引诱人想要去窥视一下面纱下的娇颜。

按帖子来到秦府,每靠近一步,孟筱苒的心就多一份沉重,脸上的杀意,也越发的浓厚,傻傻的当了他五年的刽子手,到头来还死于他之手,秦枫炎,我与你的仇,乃不共戴天。

平复了好一下,孟筱苒才让玉萍前去敲门,立刻就有仆人出来引路。

—踏入大厅中,一对上那张熟悉的脸,那俊熙俏美的脸庞上还是有着道深深的疤痕从左耳划落到嘴角,孟筱苒能够感觉到体内的怒火在叫嚣着。

"小女子拜见秦王。"微微福了身,孟筱苒的声音平淡到有些冷冰冰的。

没错,秦枫炎与当今圣上本都是先皇的儿子,但秦枫炎乃是先皇喝醉时与一名宫婢所生之子,那时候先皇后所逼迫,先皇并没有认这个儿子,秦姓乃是随母姓,后来先皇驾崩后,新皇登基,对他有些惭愧,秦枫炎脸上那道深深的疤痕是因为新皇而伤的,便赐他为秦王,与君祁延平起平坐。

前世里,秦枫炎费尽心思的将自己送到君祁延的身边,是为了他手中的小册子和取了他的性命,到死,孟筱苒都不知那个小册子里到底记载了什么,竟会让秦枫炎如此的看重。

手中把玩着一把玉扇的秦枫炎这才抬起头来细细打量着她,"早听闻韩灵宫的宫主乃是一位绝世佳人,此刻看来,传言乃是真实的。"

"秦王说笑了。"淡淡的敷衍过去,"不知秦王今日特邀小女子前来,所谓何事?"无事不登三宝殿。

"若本王没猜错的话,你乃三年前任中书令之女孟筱苒吧?"

孟筱苒的心突然咯噎一下,自己的身份他全都知道了,"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秦枫炎悠悠然的起身,挂在嘴角边笑意更深了,"本王尚未娶妻,三年前与孟府千金倒有过一面之缘,那抹倩影便驻入本王心间,若本王上奏请求皇上赐婚,你说本王娶孟府千金孟筱苒为妻可好?"

孟筱苒眼眸中的杀意更深了,努力的克制着,"秦王就不要打趣小女子了,没错,我是孟筱苒,但小女子早有心仪之人,承蒙亲王错爱了。"

去你的狗屁赐婚,孟筱苒开始在心里掂量着,若直接与秦枫炎开打,自己的胜算有多少。

"哦?"并没有想象中的盛怒,反问道,"若孟小姐不是心仪本王,又岂会三番两次的坏本王好事?"

"秦王此话何意?请恕小女子不懂。"果真是来兴师问罪的。

只见他淡然的从衣袖中掏出一枚玉佩,把玩着说道,"本王认得出这上面刻的溪字,乃是溪府的玉佩,这溪府的两位小姐,可不是归顺与你韩灵宫之下吗?"

出乎孟筱苒的意料之外,她没有想到秦枫炎竟然知道这么多事情,"一块玉佩岂能当真,若有心之人栽赃陷害,秦王又怎能凭一枚玉佩就把罪名安在小女子的身上。"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嘴,本王对你的兴趣真是越来越大了。"秦枫炎脸上的兴趣一点都不假。

以孟筱苒对他的了解,每当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他就在打什么坏主意了,"身正不怕影子斜,秦王大可去调查,若没其他的事情,还请秦王将玉佩交还于我,若他日秦王当真查出什么,小女子也会配合调查,绝不推卸。"

"哦?那这玉佩,你亲自过来拿吧。"扬了扬手中的玉佩,秦枫炎的眼眸中闪过了一抹精光。

这笑容,肯定有诈,孟筱苒皱了一下眉头,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过去,但是,这块玉佩对恋清好似挺重要的,罢了,走一步算一步。

保持着警惕,孟筱苒朝他走了过去,伸出手去拿到了玉佩,正准备退下之时,秦枫炎却骤然的伸出手去,猛得一拉,将她拉进怀中,圈坐在腿上,紧紧的抱住。

孟筱苒顿时恼怒起来,怒喝道,"男女授受不亲,还望秦王自重。"

"本王倒是挺喜欢你这伶牙俐齿的模样。"秦枫炎伸出手,用指尖在她的脸蛋上轻轻划过,将面纱轻轻的拉下,淡淡然的眼眸中闪过了惊艳的神色彩。

本被他圈住便一阵恼怒的,还被他扯下了面纱更让孟筱苒怒不可歇,骤然出拳直攻他的脸,成功脱离了他的禁锢,与他对打了起来。

"小姐,小心。"站在一旁的玉萍着急得立刻上前帮忙,可她的三脚猫功夫又岂是秦枫炎的对手,不出三招,玉萍就被打飞,撞击在柱子上,吐出一口血来,昏了过去。

"玉萍。"孟筱苒着急喊到,不再恋战,直接朝秦枫炎洒出一掌粉末,趁他看不清之时,迅速的拉起玉萍,架着轻功快速的离开。

待粉末消散开来,孟筱苒早已经跑得一干二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