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幼楚靳城小说全文 《靳少总想假戏真做》已上线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第10章

她没有站稳直接跌坐在沙发上,吴元吉这时候也有些不太清醒了,他眯着眼睛撑着桌子,看着何幼楚的眼神很是散焕。

他虽然是个**没有道德,可这张脸却还拿得出手。

“你这……”

他看着双颊发红的何幼楚咽了咽口水。

所有的不适都集中在一点,而吴元吉本来早就对何幼楚垂涎了很久,若不是之前她还是完璧之身,而自己又碍于心理疾病不能下手的话,他和何幼楚早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幼楚……”

战胜了冲动,吴元吉上前去将已经瘫软在沙发上的何幼楚扶了起来,他看着她俏丽的脸和小巧的耳垂,又是忍不住的吞了好几口唾沫。

何幼楚此刻已经神志不清了,她觉得自己到了一个一片粉红的地方,身上一点力气也提不起来,而且……而且还很热,她好想到空调房去吹空调呀。

瘪了瘪嘴,忍不住的揽上吴元吉的胳膊。

两人跌跌撞撞地走出咖啡馆,虽说模样有些奇怪,可面上泛着的粉意还是暴露出了他们现在的情况。

孟雨薇很是满意的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切,她一边摇头一边把手机放进包里,又让服务员给她准备了一份甜品打包。

“真是有趣啊……就是不知道何幼楚你醒过来看见自己和原先的老公又上床了心里是什么感觉呢?”她只要一想就觉得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和背叛自己的人又睡一次,想必像你这种假清高的人会崩溃吧!”

满不在意的轻笑一声,提着打包好了的甜品离开了咖啡店。

另外一边,靳城收到了何幼楚下午请假的短信。

他原本也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根据他对何幼楚的了解,遇到让她难堪还有需要深思的事情的时候,她一般都会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呆着,等自己想通了或者事情过去了之后再出现。

他已经做好了一段时间看不到她的准备,可是不知为什么这一次总觉得心慌的很,好像要是不做什么的话,何幼楚就会离他远去了……

这样的想法越来越强烈,手里的文件完全看不下去。

摁下内线,把秘书叫了进来。

他不是个喜欢滥用职权的人,也对别人的私生活不感兴趣,可是在调查到何幼楚和吴元吉两个人刚刚在公司附近开了一间房的时候,他是直接烧了满腔的怒火!

“查清楚地方,现在就和我去。”

活了两辈子,遇见事情他也不会再像上一世那么冲动。

而且他足够了解何幼楚,知道在吴元吉这件事情上她断然是不会有任何退一步的可能。

事出反常必有妖,况且还是在公司附近开房。

顾不上拿放在椅子上的西装外套,他不耐烦的扯了扯领子。

而此刻在二十四小时酒店套房里,何幼楚多少已经恢复了些神智,她看着面前已经陷入了癫狂的吴元吉,看着他那幅狰狞的面容有些害怕的往后退了退。

声音拔高,床头柜上的酒瓶直接砸碎,瓶口握在手里破碎的那方朝着吴元吉,她说话的声音轻颤:“你要是过来,我就杀了你!”

她身子抵在墙上,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唇瓣,一股铁锈味进了喉咙,让她又精神了些,可眩晕还是一阵一阵的袭上头。

她努力的瞪大眼睛,紧紧的盯着吴元吉的位子,但凡他从床的那边过来,那么自己就立刻用这个破碎的酒杯扎进他的脖子!

她就算是死也绝对不和这个**苟合!当然要死,也要拉着他一起死!

再怎么强烈的感情在生死面前也是需要往后排一排的,何况吴元吉看着何幼楚那仇恨的眼神也一步都不敢往前走。

可是他看着她发红的脸,越说越软的话,还是忍不住的被撩动了心弦。

不敢上前,但忍不住的说道:“幼楚……你知道,知道我其实是喜欢你的,不然我当初也不会,也不会硬要娶你回来,你也知道,知道我们在一起的那两年,除了没有正常的夫妻生活之外,我都是对你很好的。”

“是啊!”何幼楚咬着牙冷着眼回道,“你的确是对我很好,好到我们结婚的那两年有无数个出轨对象,吴元吉,你说说你喜欢我这种话的时候恶不恶心?这几个字你自己有算过,这么多年你在多少个女人面前说过多少遍吗?”

她说完之后又觉得自己有些不太清醒,于是蹲下身子从地上摸起一块玻璃碎片直接划破了手臂。

长长的一条血痕下去鲜血淋漓,剧烈的疼痛**着神经,她额角溢出大颗大颗的汗滴,唇瓣失去血色,又由于被她长时间的咬住,现在泛着一股诡异的白。

吴元吉也被她这一动作吓得哆嗦,还没来得及说话声后的门便被一脚踹开,不由自主的回头,随即就是一拳恶狠狠的打到了脸上。

身体落地的同时一颗牙从嘴里蹦了出来,他满嘴的血水一口吐了出来,正打算起身的时候一脚又狠狠的踹到了肚子上。

吴元吉尚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已经被连踹了好几下。

靳城一脚踹开门后就是看见何幼楚虚弱无力的靠在墙上,手臂处被玻璃划伤的伤口流的血染红了蓝色的衣裙,那伤口创面很大,一看就知道是下了死手化的。

两步并做一步上前将她抱起,走到门口时停了下来斜了吴元吉一眼,此刻他已经被打得出气多进气少了。

“留他一口气,一个小时后再送去医院,今天他不残废那残废的就是你们。”

靳城眼眸中的愤怒已经可以聚集出实火喷出来了,要不是挂念着怀中何幼楚的安危,他都想上前去再踹吴元吉几脚。

抱着何幼楚的手忍不住的颤抖,垂首看着她苍白的脸,又忍不住的回想起上辈子她死在自己面前的样子。

“阿楚……这辈子……我绝对不会让你再死在我面前!”

他绝对不允许上辈子的惨剧再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