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少娇妻甜又飒》小说在线试读 《傅少娇妻甜又飒》最新章节目录

精彩内容试读

第1章

傅家老宅。

客厅里气氛凝重。

“我可以治好老爷子的病,只要傅少取消跟云可妍的婚约,娶我!”

乔时念迎着众人的视线,清秀的脸上有种常人没有的果敢自信。

话音落下,众人不由倒吸一口凉气。

女孩穿的很土,怎么看都像是山里头来的村姑,不像懂医之人。

竟然敢当众逼婚傅家家主傅景川!

傅景川,富豪榜上排名第一,傅家最年轻的家主,在商场上叱咤风云,让人闻风丧胆却又趋之若鹜的人物!

这个野丫头不怕死吗?

“就凭你?”

这时,男人冷沉的嘲讽声响起。

乔时念抬头,对上傅景川鹰隼般锐利的视线,心脏骤然紧缩。

男人的五官像被精雕细琢过,找不出任何瑕疵,一举一动透着王者风采,优雅尊贵,不怒而威。

这样的男人,天生令人甘愿臣服。

如果不是有不得已的苦衷,乔时念也不会出此下策,借着老爷子的病对他逼婚。

“闭嘴乔时念!你是不是疯了,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竟然敢在这里装医生,抢自己妹妹的男人?”这时,乔时念的生母蒋玉英忽然开口骂道。

训斥完,蒋玉英忙朝傅景川解释,一脸谄媚:

“傅少,你别听这丫头瞎说,我刚把她从山里头接出来,她从小在道观头长大,小学都没念过,哪懂什么治病救人!是我们管教不力,没想到她会这么不懂分寸,竟然对您有非分之想!”

对母亲的这种态度,乔时念不以为意,反而坚定的看向傅景川,从容不迫道:

“傅少,如果我没说错,老爷子现在手脚抽搐,心率过快,等救护车已经来不及了。就算能及时送去医院,以老爷子现在的身体状况,也经不起任何手术。”

“你怎会知道爷爷的病情?”

傅景川锐利的黑眸微微一沉,对她的怀疑又上升了一层。

乔时念迎着他的视线,双眸没有丝毫波动,淡淡解释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我看出来的。”

傅景川似是有些意外,思忖了几秒,他薄唇冷勾,带着几分讥讽:“好,只要你能治好爷爷的病,我可以娶你。”

对于这个结果,乔时念并没有觉得意外。

她很清楚,傅老爷子年逾过百,能从手术台上活下来的几率是零。

而傅景川十分孝顺,最敬重爷爷,只要有一线生机,无论开出什么样的条件,他最后都会答应。

然而,傅家众人却顿时炸了!

尤其是云可妍,她是乔时念名义上的妹妹,也是傅景川原本的未婚妻。

“景川!”

云可妍急切道:“无数专家名医都治不好爷爷的病,交给她会不会太冒险了?万一……”

今天来,是为了谈她和傅景川的婚事,她才是准傅太太。

没想到老爷子病重,乔时念这个**竟然趁机逼婚!

傅家人都很喜欢云可妍,立刻跟着附和,奚落起乔时念。

“是啊,可妍说的对!她一个乡下丫头,别害了老爷子。”

“趁火打劫,肯定没安好心,景川你可不要被她迷惑了!”

“……”

傅景川锋利的视线缓缓扫过众人,声音带着十足的威慑力:“我自有分寸。”

话落,他视线一转落在乔时念身上,声线低沉危险:“如果爷爷有任何闪失,我会让你付出代价!“

乔时念迎着男人的视线,不卑不亢的说道:“傅少放心,我自有把握。而且没让你现在娶我,治好老爷子的病后,我们再领证结婚。”

“乔时念,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抢我的未婚夫,我可以不计较,可是你怎么敢拿老爷子的性命去赌?”说着,云可妍便抹着眼泪,一副隐忍大度的模样。

如果不是顾忌着自己名媛的身份,云可妍恨不得把乔时念给生吞活剥了,麻雀也妄想变凤凰,她也配!

果然,云可妍的话音落下,傅景川的表情变了。

他盯着乔时念看了几秒,眼神闪过讥讽和厌恶。

这个女人,贪婪又**!

一笔钱财总有挥霍完的时候,哪比得上做傅太太。

在场的人也都嗤之以鼻,天底下怎会有如此**的人,用这种手段抢自己妹妹的未婚夫?多少专家都治不好老爷子的病,她以为她是谁?

然而,乔念却一脸坦然。

她很清楚,就算傅景川不答应,她也会尽全力替老爷子治病,医者仁心,她不会见死不救。

乔时念无视众人冷嘲热讽的眼神,看向傅景川:“我负责治好老爷子的病,傅少,你只要做好到时娶我准备就行。”

说完,也不等傅景川的回答,乔时念面不改色地走上前,认真地替老爷子把了下脉。

随后,从口袋里取出一套银针,手法娴熟地在老爷子的左手上扎了一针,然后,又拿起第二根银针。

这一次,她并没有立刻扎针,而是侧眸看向一旁的傅景川。

乔时念咬了下莹润的唇,面上染着一抹淡淡的绯红,一双澄澈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注视着傅景川,开口道:

“我叫乔时念,铜雀春深锁二乔的乔,时间的时,念念不忘的念。”

话落,只见男人神色并没有任何波动,只有一如既往的凉薄厌恶。

乔时念的眼底不禁闪过一抹失落。

看来,他真的不记得她了。

一针下去,老爷子抽搐的症状明显得到了缓解。

傅景川眼底闪过一抹异色,这才认真打量起眼前的女人。

牛仔裤洗的发白,身上的毛衣起球了,大概因为从小在山里头长大,生活太艰苦的缘故,跟同龄人比有些纤瘦。

但是五官却格外精致秀美,皮肤细腻瓷白。

尤其一双眼睛,漆黑如墨,泛着淡淡的水光,明亮透彻。

这个女人看起来确实有几分本事,不过,再怎么样,也改变不了她贪得无厌的本质。

一旁,云可妍见势不妙,不免慌了,她没想到乔时念竟然真的能救活老爷子,连忙求助母亲蒋玉英:“妈…..”

蒋玉英也慌了,赶忙看向傅老夫人,“老夫人,当年可是我们可妍救了傅少啊,您看这婚事……”

傅老夫人守在老爷子身边,见老伴情况好转,暗暗松了一口气。

她并没有看蒋玉英,而是侧目看向身旁的孙子。

“景川,你爷爷年纪大了,就算这次救回来,也时日不多了。婚姻大事不是儿戏,娶不娶你自己决定,无需为了爷爷牺牲你的婚姻,你的幸福才是最重要的。”

薄老夫人眉目和善,并没有强迫自己的孙子。

“只要能治好爷爷的病,我可以娶她。”傅景川语气凉薄,讥讽的眼眸盯着乔念,脸色比寒冷的冬日还要冷上几分。

“既然她有胆逼婚,想必做好了守活寡的准备,敢威胁我傅景川,就必须要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