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秀成苏晓萌是哪本小说主角 李秀成苏晓萌为主角的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秀成哥,刚刚几个门卫看到你拿出阿诗玛香烟,那表情,立马怂得跟龟孙样,哈哈哈…”

胡长安咧嘴说道。

“背后不议人闲言,好好上你的班去!”

重生后的李秀成,心态已经完全不同,根本没把门卫的碎语放在心里。

寻着路,来到妻子上班的精磨车间。

刚进大门,就被负责劳保的马秀莲给拦住了。

“李秀成,你来这里干啥?”

“我找晓萌有点事。”

李秀成抬头,往里到处瞅了几眼。

“瞅啥呢,人不在。”

“听说苏师傅一家要让你们两口子离婚了是吧?”

马秀莲一脸尖酸刻薄,心说就你这二杆子蛋还有脸来找晓萌?

“离婚?”

李秀成一脸镇定:“哪有的事,都是瞎传的,我和晓萌感情好得很。”

“好不好我不晓得,反正你年初借了我家老刘5块钱,赶紧还,不然离了婚,你回老家,我找谁去。”

马秀莲心里认定李秀成没钱还,但就想讥讽一下他。

可谁知道,李秀成像早就准备好了一样。

随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十块的大钞。

“马姐,钱还您,听说刘哥上周搬货扭到腰,也没抽出时间去看望,这多的5块钱麻烦马姐帮忙买点水果,权当是我一点心意。”

“对了,这烟顺喉咙,带给刘哥尝尝。”

李秀成说完又放了一包阿诗玛在马秀莲手里。

“这………”

马秀莲这时候已经懵了。

看着手里的十块钱还有一包烟,半天没回过神来。

她压根没想过,李秀成这二杆子蛋,真能把钱还了,关键还多给了5块。

而且这印着女人画的烟,瞅着可不便宜。

“秀成啊,这多不好意思…”

“没事,当初我在厂里的时候,刘哥也算我半个师傅,您就别跟我客气了。”

当年老刘背地里借五块钱给李秀成,一直没能还,听说两口子为此吵了不少架。

后来李秀成洗心革面忙着挣钱,也把这事给忘了。

今天,也算是把心愿了去。

“老刘早说过,秀成你这孩子人不错,你看,借你五块钱这事,当初老刘一说,我就没犹豫过。”

“对了,我老家亲戚给送了些土鸡蛋,你给稍几个回去给你媳妇尝尝。”

马秀莲收了钱和烟,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哪里还看得出半点尖酸刻薄。

连称呼都变成了“你媳妇”。

“行,我带回去给晓萌和朵朵补补。”

李秀成满口答应下来,“对了,晓萌真不在吗?”

“骗你的,在呢,之前被主任叫楼上办公室去了。”

说到这里,马秀莲压低了声音:“这次出的事比较严重,估计得赔不少钱。”

“赔钱?”

李秀成微微皱眉,问道:“出什么事了?”

“晓萌没告诉你吗?上午她听说你喝农…你出事,着急去医院,忘了关机床,导致爆砂轮,机床也整坏了。”

“厂里认定这是人为事故,要追究责任。”

马秀莲一五一十的说道。

李秀成皱了皱眉头,这种事在国营企业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平日里工人在操作的时候,也没少把机床当石头捣鼓。

坏了就修呗,也没多大事。

但人走不关机床,出了事故,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好在岳父苏东国在车间里是机修组长,跟上面说说情,应该也不至于刨根问底。

“我去看看。”

李秀成说着,就往车间主任办公室走去。

沿途遇到一些妻子的工友,也都挨个打着招呼。

进厂前买了些果仁,人手一份。

男的则是见面一包阿诗玛。

出手算是相当阔绰。

背后还跟着一个“拿人手短”的马秀莲,一个劲的帮忙说好话。

顷刻间,大家看李秀成的眼神都变得完全不一样了。

“这果仁可不便宜,听说是新疆那边特产。”

“这烟也贼贵呢,过年王二娃从外省回来,就是带的这种烟,听说得六七块钱一包。”

“这么贵?秀成最近哪里发财啊?”

“看秀成这嬉皮笑脸的,可不像是刚喝了农药闹离婚的样子。”

“……”

李秀成听着身后人的议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他当然不是钱多了烧,而是考虑到要想劝回妻子,笼络她身边的人心,必不可少。

没人扇阴风点野火,再来帮忙劝劝,那就事半功倍了。

很快。

到了办公室,里面的灯还亮着。

“老领导,忙着呢?”

“你小子来厂里干啥?”

当初在厂里的时候,李秀成可没少给生产主任惹是生非。

所以,周建军见他进去,没给什么好脸色。

“以前不懂事给您添麻烦了,今儿专程看看您老,来抽支烟。”

李秀成麻溜递上一支阿诗玛,亲手给周建军点上。

这次他没直接甩一盒,毕竟人家是生产主任。

那样做,只会让人感觉到不爽。

在什么人面前,摆什么姿态,李秀成还是很清楚的。

“哟,还抽上寡妇了?”

周建军深瞄了一眼烟盒,

接着说道:“你小子不是来看我的,是来找苏晓萌的吧,人刚走,后门出去的。”

“走就走了吧,反正是来看您的…”

李秀成笑了笑反倒坐了下来:“老领导,听说我媳妇出了点事?”

“你小子消息还挺灵通。”

“那台是新设备,本来考虑着苏晓萌学历高,人又年轻手脚利索,就给她用,结果出这档子事。”

“按理说,我得报上去,但考虑到老苏这层关系,交300块罚款,这事就不上报了。”

听完主任这话,李秀成笑了笑:“认罚认罚,给我两天时间,我把钱给您交过来。”

周建军眉头一皱:“你交?”

李秀成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说道:“唉,谁让自家媳妇惹了事儿,当然得我这个男人来收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