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得意小农女颜汐君沐言小说 春风得意小农女小说章节

一听李春花说分家,颜汐就觉得好笑,她怎么还有脸提分家!

“你也会说是分家,那你分给我和我爹什么了?连一把勺子都没有吧!这就不是分家,而是划清界限!所以,我们是我们,你是你,你觉得这羊有问题,你就去报官!如果再污蔑我爹,我就去找村长!让村长主持公道!”

颜汐气势咄咄,颜大志虽然早就领教了她现在的变化,可他还是有种跟不上她变化的感觉。

以前他总担心这个女儿性子软弱被欺负,可现在不止变了一个人,还能保护他了。

“颜汐丫头,要什么村长主持公道啊!当我们都不存在吗?大家可都看着了,是她先挑事的!”

“是啊,之前找人不出头,还不如他那俩儿子呢,还知道偷偷地帮忙,给大家送几个干粮什么的。”

“有的人啊,就是欺软怕硬!以后颜汐嫁给君家,婆家那么强硬,看她还怎么欺负人家?”

李春花在村民的指指点点中,本想坐地上打滚哭嚎的,可看颜汐和颜大志已经扛着羊走了,就算她哭也没人管她了,遂愤愤然的往家跑。

她要回去找那俩兔崽子算账去,竟然背着她帮颜大志找孩子!眼里还有她这个娘不?

……

入夜,整个颜李村都飘着炖羊肉的香味。

颜大志也给大喜和大壮一人送了一碗,他不是赶尽杀绝的人,谁对他好,他就记在心里。

李春花看着桌上炖好的羊肉,馋的直流口水。

毕竟家里也不富裕,几个月没见荤腥了。

大壮媳妇和大喜媳妇本以为李春花会掀翻了桌子不吃这顿饭,谁知李春花竟是用手拿起了最大的那块羊肉,大口大口的吃起来,羊油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旁边的两个孙女看的眼都直了。

大壮媳妇不觉在心下暗暗咂舌,还是二叔和自家男人了解婆婆啊,知道她一定会吃的。

“娘,大志给大喜和大壮的羊肉还有一份,您要喜欢,我把那份也炖了吧。”老二媳妇做饭好吃,也会讨好李春花,可即便这样,李春花和大喜还是对她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

“什么叫给大喜大壮的?这些羊肉都是颜大志孝敬我的!不是看我的面子,他们会给你们?这是我的家,不是你的!什么时候轮到你多嘴了!大喜,给我教训她!”

李春花一通连珠炮似的,之前在颜汐那吃的憋,这下都发泄在了大喜媳妇郭氏身上。

郭氏原本就是一张苦瓜脸,这会更成了涨红的苦瓜。

颜大喜一脸嫌弃的瞪着郭氏,下一刻,一脚踢在了郭氏屁股上,将她从凳子上踹到了地上。

郭氏坐在地上,委屈的嚎啕大哭。

大壮媳妇王氏想去扶她起来,可郭氏却不起,非要大喜扶着才肯起来,颜大喜懒得理她,起身回房了,见此,郭氏也不用人扶了,起身屁颠屁颠的跟上去了。

王氏见了,连连咂舌。

这要是大壮敢这么对她,她就回娘家,再也不回来了!

眼见二儿子还算听话,吃的满嘴流油的李春花总算是顺了一口气。

本该是一家之主的颜江自始至终都在低头生闷气。

……

第二天一早,颜汐告诉颜大志要去后山挖点野菜就走了。

顺着梦里的记忆,她朝着后山一处废弃的山洞走去。

她还记得梦里的场景,那么逼真,仿佛那个小娃娃就在眼前似的。

就在她刚刚找到山洞时,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呼喊声。

“是不是有人?我掉在山洞夹缝里,出不去了。”

一道沉稳磁性的声音冷不丁响起,吓了颜汐一跳。

这声音怎么听着有些耳熟呢?

颜汐壮起胆子拨开眼前厚厚的野草,朝前面看去。

原来这里有一个废弃的山洞夹层,之前被乱石塞住,一般不会有人掉进去,可不知怎的,下面几块石头松动了,夹层露了出来。

看着卡在夹层中的男人,颜汐乐了。

有种下一秒就会乐疯的感觉。

“是你啊!”颜汐故意逗着下面的人。

夹层中的不是别人,正是之前跟她一起救人的臭脸男人。

看他这一身打扮,估计又是来采药的。

“你这采药采的怎么还把自己采到石头缝里了呢?”颜汐出声讽刺君沐言。

她可是有仇必报的人,这个男人之前态度那么恶劣,还总一脸嫌弃的看着自己,她不报仇就不是颜汐。

卡在夹层的君沐言,脸色发青。

仰起头,冷冷看着她。

让颜汐觉得不忿的是,有的人怎么落难了还这么一副清贵傲然的气质呢?老天真是不公平!

“你不救人就走!”

君沐言板着脸,声音沉冷。

他眼中的颜汐,水性杨花不负责任,不懂医术就敢胡乱用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所以她会见死不救也挺正常的。

颜汐脸上始终挂着开心的笑。

“你呢,虽然毒舌又欠揍,但我不会跟你一般见识的!你等着,我找个藤条拉你上来。”

颜汐嗤了一声,一副你别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想法,留给君沐言一个白眼后,转身就去找藤条了。

卡在夹缝的君沐言,原本是有机会上去的,他背篓里带了一根绳子,可就在他坠落的时候,他眼前忽然闪过了很多不该属于他这个身份的画面。

有千军万马,有浴血奋战,还有尸横遍野。

那画面并不久远,仿佛就是前几天才发生的事。

那么清晰刻骨,寸血寸泪。

仿佛是刻在了他骨子里的画面。

可他只是一个普通农家的儿子,这辈子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洛城,还是很小的时候去过一次,怎么会见过那种战场上浴血奋战的场景呢?

因为眼前看见了那些画面,他手一松,绳子就掉了下去,他就卡在了夹层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