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大明驸马爷》精彩章节列表在线试读 周世显朱媺娖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第4章

在这时代混最重要的是什么?

“威名!”

盛世文人当道,乱世草莽为王,这明末乱世便是草莽的天下!

这草莽时代啊。

周世显清澈的眼中,透出几分坚韧,甚至于还有几分期待。这乱世,又何尝不是英雄辈出的年代?

认准了方向,周世显快步离开东直门。

傍晚时分,东直门外四里,农庄。

周世显花了三十两纹银,买了一匹青马,一匹驮马,如今他的褡裢里已经底朝天,穷的就快要当裤子了。

花光了自己的全部积蓄,添了这身装备,周世显眼中透着几分坚毅,如今他已经没有退路。

“杀鞑子!”

整理好行装,周世显翻身上马,迎着夕阳向西缓缓行去。

清晨,周府。

周家一行人收拾好行装,雇了马车,准备离开京城去天津卫,再乘坐海船前往江南。

家主周国辅一脸阴沉,正在对着几个护院叮嘱。

两位夫人低低的抹着眼泪,不依不舍,这一去便是生死离别,今生再武相见之日。

此时内院方向,一个护院脸色苍白,慌慌张张的跑来。

“老爷,老爷!”

周国辅一脸不悦,低声咆哮:“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护院一脸惊慌:“老爷,少爷……不见啦!”

老爷子一颤,赶忙接过护院递来的一封书信,信中只有一行规规矩矩的正楷馆阁体。

“爹,娘,显儿建功立业去也,不必挂怀。”

周府门前,一瞬间陷入死寂。

周国辅高瘦的身形一晃,夫人方氏,更是一瞬间仿佛失去了所有依靠,瘫坐在地。

入夜,凄凉如水。

北方的早春时节,夜里干冷干冷的,风吹云淡,皎洁月光照耀下,高大的城墙龙盘虎踞。

然而城外却早已是一片荒芜,乱葬岗,几条野狗正在扒拉着什么。

崇祯帝继位以来,旱三年,涝三年,旱的赤地千里,涝的房倒屋塌,以至于匪盗四起。

加之十六年间,建虏先后五次绕开山海关,走喜峰口,古北口入寇,早已将大明京畿的人口,财富掳掠一空。

如今的大明京畿一带,十之七八的人口被建虏掳走,兵员早已枯竭,财物损失更是无法计算。

周世显抬头看了看天,这世上可真有国运这回事?

他眼中神色更加坚定,他不信运道,只信自己。

“驾!”

轻夹马腹,马蹄声变得轻快,一人,两马,消失在迷乱的夜色中。

三日后,午夜。

保定府,距京城约一百五十里,沦陷区。

骑在马背上,沿着旷野缓缓而行,周世显正胡思乱想时,前方出现了一座镇子模糊的轮廓。

他在镇子东北角一片密林,翻身下马,将马匹藏于林中,看了看面前的卫城,从嘴角溢出三个字。

“永清卫!”

这里已是保定府地界,早先驻扎着一卫大明兵马,人数三千之众,如今早已……全军覆灭。

荒野中,还能见到一些战死的明军尸体,被草草掩埋,又被野狗扒了出来,景象惨不忍睹。

国将亡,人不如狗。

夜凄迷,从镇子里隐约传来人声,还有忽隐忽现的火光。

将身体微微蹲低,周世显将火枪,弹药从藤条箱中取出,悄然无声的潜入镇子。

午时三刻,永清卫。

借着夜色的掩护,周世显就像一只敏捷的狐狸,时不时越过一座座土丘,无主的野坟,在旷野中穿行。快速穿越了一大片开阔地,躲在了镇东头一条破旧的巷子里,先稍作休整。

背靠冰冷的土墙,周世显不饿,没什么胃口,却强迫自己撕咬着一块肉干,补充了体力。

吃着肉干,他的思绪也在快速流转。

去年秋天,建虏十余万骑兵绕开了山海关防线,从喜峰口入寇,兵锋直入河南,山东,这保定府是必经之路。

如今这里驻扎的八旗兵应是不多,八旗主力大多都深入山东去了。

数月前,德州府沦陷,登莱二州尽数沦为人间地狱。

现如今,整个大明北方成建制的部队,残余兵力都龟缩在几个人口多的大城里,动弹不得了。

在一次次永无休止的战败中,大明的脊梁被打断了。

这永清卫属于保定府外围,夜里除了不远处的堡墙烽火台上,有少量守军驻扎,竟连暗哨也没放。

足可见这伙清兵的骄狂!

夜深沉,镇子里突兀的响起女子尖叫。

“啊!”

尖叫声刺耳,凄厉,想必那女子已是绝望。

这乱世之中,女子的命运最是惨痛,尤其是一些相貌姣好的女子,更是凄惨可怜。

而周世显面无表情,此时他无能为力,只是微微抽搐的嘴角,这微微的抽搐,出卖了他内心中真实的想法。

不久之后,女子的尖叫声平息。

周世显不语,将这一切,深深的掩埋在心底。

从崇祯二年建虏第一次入关,就像是一头恶狼冲进了羊群,被这大明的花花世界迷了眼,四处烧杀抢掠。

这一抢便尝到了甜头,短短十五年时间,五次入关,十五年来,大明男儿仅有的血性在一次次惨败中,消磨殆尽了。

这是难熬的一天。

直到午夜,黑暗笼罩了大地,周世显才再次动身潜入。

卫城,东门。

一队举着火把的汉军,簇拥着几个正牌子建虏八旗兵,放肆谈笑着。

“这些管家小姐,忒水灵!”

“哈哈哈!”

长期作战让这些投靠了建虏的汉军,从大明的士卒变成了奴才,变成了一个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人性便是如此,便如同狗儿尝到了腥,一发不可收拾了。

周世显就像是一只灵猫,蹲伏在黑暗里,视线越过了那一队,十几个汉军。他的眼中只有那几个正牌子八旗兵。

这几个八旗兵,都穿着厚实的红色铆钉棉甲,在衣襟处染了白边,身材矮壮而又结实,尖顶八瓣帽盔遮掩下,脸上透着狰狞。

这几人,脑后都拖着一条小辫子,金钱鼠尾,身上都背着马弓,箭壶。因为长期骑马作战,这三人,都有着明显的罗圈腿,极易辨认。

周世显眼睛微微眯起,从嘴角,溢出几个微不可闻的字。

“镶红旗。”

在八旗里镶红旗不上不下,没什么存在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