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瞳鉴宝》陈凡柳红鲤 《紫瞳鉴宝》小说结局

精彩内容试读

“你敢!”沈星辰声音冷了下来,瞪着陈凡,咬牙切齿地说:“你难道就不害怕我的报复?”

这人是陈云的狗腿子,就算是自己这次放过了他,肯定也继续找自己麻烦……更何况……想起上一辈子柳红鲤从大桥上跳下来的身影,和被挖去双眼的痛苦……

陈凡的双眼凝聚起一丝寒意,他邪笑道:“那就请沈先生等着吧,对了,想必你也知道,有些合同,口头也是有效力的吧……”

“沈星辰,还是不要磨蹭了,快让人把那汝窑拿来吧!”敲了敲红木桌面,发出清脆的响声,陈凡道:“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

无数条念头在沈星辰脑海中转过,他甚至想要去求助燕京的那位少爷……很快被自己否决了这个念头,他没有完成陈云的吩咐,现在又去求他,自己岂不是成了无能之人?

“来人,把汝窑给拿过来!”心中安慰自己,只要能够继续搭上陈云的线,一件汝窑算是什么?他迟早会把面前这嚣张的家伙踩在脚下。

拦过柳红鲤的肩膀,陈凡提高了声音:“那件汝窑日后就是我荣宝斋之物了,红鲤,怎么样,开不开心?”

祥瑞古玩行的镇店之宝竟然真的转手,外面的人群引起了一阵哗然,看着荣宝斋的牌匾,也只觉得熠熠生辉起来。

若是有了这件汝窑,荣宝斋的名气和客人,那可就要……柳红鲤的身子微微颤抖,眼眶有些发红。

“我想售出它……”柳红鲤看向了陈凡,询问道。这件汝窑是陈凡赢回来的,自然任由他处置。

不过自己与奶奶的对赌协议必须在今晚之前完成,而荣宝斋中,唯一的生机就是这件汝窑!

“陈凡,我求……”想要和陈凡谈条件,柳红鲤忍不住捏紧了陈凡的衣摆。

无奈地摸了摸柳红鲤的头发,陈凡止住了她接下来的话,认真地说道:“红鲤,我们是夫妻。夫妻一体,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东西,你不用这样。”

等到汝窑摆在了自己的面前,陈凡眼眸中闪过一丝紫色。

“北宋莲花盏,汝窑出品。”

没错,这就是祥瑞古玩行那件镇店之宝!

“你,哼!”沈星辰阴沉沉地看了陈凡一眼,不再多语。就算有了汝窑又怎么样,这个陈凡,他守得住吗?

“陈凡,你们荣宝斋的安保力量,是时候加强了。”留下了这样一句话,沈星辰拂袖而去,最后这件汝窑,肯定还是属于自己的!

走到门口的时候,沈星辰被陈凡叫住,之间他脸上带着笑意,开口:“这个担心倒也有道理。”

“你若是识趣,就把这个汝窑……”以为陈凡向自己低头示好,沈星辰满意地颔首。

“在场各位是否有对这汝窑有兴趣的?”陈凡竟直接对门外喊道,挑衅地看向了沈星辰:“我荣宝斋小庙容不下大佛,便先把这汝窑给卖了!”

“这可是北宋汝窑!世面上有钱都难寻!”底下想起一阵窃窃私语。

眯着眼睛,陈凡在人群中找到了一个眼熟的身影,径直走了过去。

宁海市出了祥瑞古玩行外,还有古家的天元古玩行。面前的这位古维生少爷,便是现在古家当家人的幼子,最为受宠。

上一世他去燕京想讨个公道时,这位小少爷还过来劝说自己,让他不要鸡蛋碰石头。

“古少,很久不见啊!”陈凡与古维生打招呼,开口道:“不知道天元古玩行,对汝窑有没有兴趣?”

与陈凡也就是个面子情,古维生指着自己,有些不敢置信地问道:“你问我?”

“是啊,”见到这幅一惊一乍的模样,陈凡感到好笑。这古维生作为家中受宠的幼子,性格单纯,有着一颗赤子之心,心中想了什么都表现在脸上。

想到他苦口婆心地劝说自己不要去燕京失败后,竟然还想直接将自己绑了……

“这宁海市中,能拿下这汝窑的古玩行不多。”陈凡直截了当地说道。

“那你怎么就偏偏看中了我?”饶有兴趣地问道,古维生眼神中闪烁着好奇。

“看你长的帅!”

随口一答,却是对了古维生的胃口,他一拍大腿,对陈凡保证:“你放心,这件汝窑我一定让我爸买下来!”言语中颇有纨绔子弟的派头。

接到自己小儿子的电话时,古放还觉得他在开玩笑。这可是祥瑞古玩行的镇店之宝,他们天元与祥瑞针锋相对十几年,根本不会有机会买下它。

“爸,你是不是没连上网啊!”古维生夸张地说,瞥见了沈星辰的脸色,大声道:“沈星辰想欺负人家没成功,反倒被陈凡将了一军,将镇店之宝都输出去了!我跟你说,快点让大哥带着财务过来,我们天元古玩行可跟那些没眼色的不一样!”

“你!”沈星辰指着古维生,脸色都憋红了。

“看**什么啊!看小爷我长得帅啊!”明目张胆地犯了一个白眼,古维生可不怕他。

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柳红鲤眼角弯成了月牙形。

见到妻子这副模样,陈凡嘴角也带了点笑意。

打听了消息,明白自己小儿子说的是真的,立刻调动流动资金凑出了一笔钱亲自来到了荣宝斋门口。

“陈先生。”古放瞪了自己没个正行的小儿子一眼,与陈凡握手:“您这的打算出售这北宋汝窑?”

荣宝斋现在需要一件镇店之宝,而这汝窑,就是最好的名气!

“还是沈先生提醒了我!”沈星辰脸色越难堪,陈凡心中就愈发快意:“不过古先生,我这汝窑,可是要当场支付的。”

柳老太君的时限就在今晚的七十大寿上,陈凡相信以自己的能力,肯定能找到比这件汝窑更好的东西!这一世,他可不会再窝囊下去了!

“我已经听我这儿子说了,不知道,陈凡先生打算要价多少呢?”古放谨慎地询问道。

“一亿五千万!”这件汝窑若是在拍卖会上,或许卖到一亿六千万,但是陈凡考虑到了流动资金这一方面,适当降低了一些。

“这里是一亿六千万的支票。”面对着有能力的人,古放愿意适当提高价钱交个朋友,他直接将支票交到了陈凡的手中,说:“陈先生有心让价,我却不能占这个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