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芷莫文昊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夏芷莫文昊主角的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夏芷打不定主意便去跟贝贝聊天,贝贝竟然觉得她是适合去学法律。

说起来她大学也是学法的,只是大学毕了业就跟莫文昊结婚了,结婚之后她更是洗手作羹汤,每天就是乖乖的呆在家。

“要是我一直都有自己的工作,也不至于这么惨吧?”夏芷自言自语,现在才想起来女人也一定要为自己谋划的长远一点。

但是现在看来什么都晚了啊!她要重新开始,好像更吃力一些。

夏芷决定了要去重新开始便出了门,她要好好的在这个城市里转一转,在最后的几天记住这个让人伤心的城市。

可是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能想起曾经的记忆,那些美好的记忆,如今像是一把刀,一刀一刀的剜着她的心。

她站在海边吹着海风,她跟莫文昊提过一次,想让他带她来海边,可是他一直都说太忙了而拒绝她。

现在她自己来了,看到了大海,突然想走进去,也许走了进去,一切烦恼就都没有了。

“叮铃铃……”正当她抬起脚步的时候,突然间手机响了起来。

莫宇瀚的名字在手机屏幕上闪动着,她犹豫了一下,素手还是摁下了拒接键,直接抠出手机卡扔到了海里,既然要走,那就不要跟他联系了。

脚步也瞬间从海滩上离开,她不能死,最起码不能这样死。

那边的莫宇瀚急到不行,他早上去给夏芷送早餐,可是怎么敲门也不开。

他立即联系了开门师傅将锁打开,结果屋内已经没有任何夏芷的痕迹。

找遍了全屋,只发现了一个精美的信封。

‘承蒙所日照顾,夏芷感激不尽,以这样的方式告别实属不想相见的时候伤感,今日一别,望君日后,日日安好。’

信封上字迹清秀,他知道她走了。

莫宇瀚赶紧的打开信封,里面竟然有一摞钱,他更加的郁闷生气,赶紧去联系她,可是却一直都没有联系到她。

他发了疯似的去找夏芷,可是却没有一点消息。

可是姜雨婷却一早就得到了消息,还好她聪明,知道这个夏芷没有地方去一定会找酒店住的。

“姜小姐,我该怎么做呢?要不将她赶出这个城市?”姜雨婷的手下询问着她。

姜雨婷坐在花园里喝着早茶,温柔的眸子平静如水,眸底却浮现一丝狠辣,赶出这个城市?

那可不行,要是想让一个人从另外一个人的心里清除,那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这个人死掉。

“不,做掉她,做的干净点。”姜雨婷昨天晚上就下了这个决心。

她可不能给自己留后路,女人的预感告诉她,夏芷是走进了莫文昊的心了。

夏芷在海边呆了一会儿便回到酒店,出来转了一圈,她已经想清楚了,她想找一个地方,买一个靠着海的小房子,然后好好的学习生活。

打定了主意的夏芷心情终于是好了一些,买了路上的东西便回到了酒店。

“夏小姐好,这是酒店给您准备的午餐,您慢用。”夏芷刚准备关门,服务员就推着餐车到了她的面前。

眸里顿时浮现一丝疑惑,她好像没有订餐啊?

“夏小姐,今天是我们酒店建立十周年,给所有住户都备了午餐呢。”服务员看夏芷有些疑惑立即解释。

夏芷本来就是个心思简单的人,听到服务员这样说没有多加思考便让他进了屋子。

她出去转了一圈,早餐也没有吃,此刻还真是有点饿。

拿起筷子便准备吃东西,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小狗的叫声。

夏芷不由自主的向外走去,一直脏兮兮的小狗在门外可怜的叫着,腿上还有一点伤痕。

她顿时心生怜惜,抱着小狗去给它洗了澡上了药。

“你是不是饿了呀?”小狗窝在夏芷的怀中呜呜的叫着。

她抱着它去了沙发,随手夹起一块牛排让小狗吃了下去。

“乖,你是没有人要的,我也没有人要了,我们两个以后一起生活好不好?”夏芷无比温柔的说着话。

小狗却突然从她的怀中穿了出去,在屋内的地上转了几个圈,口里呜呜的叫着,突然就双腿儿一登,在地上再也没有知觉了。

夏芷猛地从沙发上弹起,水眸看着那些刚刚服务员送来的菜,满眸的不敢相信。

她这是,被下毒了?

“为什么?我已经走了为什么还要害我?”眼眶刹那间便红了,重新瘫坐在沙发上。

那天在王婆婆那里发生的事情突然闯入脑海,一定是姜雨婷!一定是她!

夏芷想到这里更加的惊慌,她现在只身一人,实力单薄,如果一直在这里,怕是要没命了。

她立即给前台打电话,拿钱买了一套服务员的服装。

她要将离开的时间提前了,而且国内是不能呆了。

她要去国外,这样的话才是会安全。

等到了深夜,夏芷换上服务员的衣服,低着头向外走去。

她只拿了一张银行卡和一个包,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拿。

夏芷虽然平常心思简单,但是却不是一个傻白甜。

因为她灵机一动换上了服务员的衣服,姜雨婷安排的人并没有注意到她。

还好她以前就有美国的护照,定了最近的航班,夏芷登上了飞机,远离了这个她曾经无比热爱的城市。

姜雨婷一直在等着酒店有消息传来,可是等到了中午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的消息。

“去叫酒店里的人看看,她是不是已经死了?”实在等不及的姜雨婷还是给下属打了电话。

酒店的人立即去了夏芷的房间,可是并没有姜雨婷期待的死人,屋子里只有一个身体已经凉透了的狗狗。

“你们真是厉害!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都搞不定,我拿钱给你们是在喂猪吗?”姜雨婷在家里的花园里压低声音破口大骂。

挂了电话就将刚刚买来的新茶具被她摔了个粉碎。

黄然来找姜雨婷玩,看到地上的碎片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才让姜雨婷这样的失态。

“雨婷,我感觉你不应该在意的,她都已经没有孩子了,而且莫少一直爱的是你,他都因为你离婚了,一个没有任何实力靠山的女人,你有什么好担心的。”黄然拉着姜雨婷坐下。

她知道现在能让姜雨婷烦心的事情也就只有一个夏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