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后敬余生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路拂颜任生)

任生挑了挑眉,看着路拂颜,“你觉得这种事南拂会轻易跟我讲吗?”当然是那天南拂喝醉了,任生将他送回家的时候,他自己亲口说的…

路拂颜挠了挠头,大概地思索了一下,好像明白了什么一般,“哦~原来如此。”

反正任生也不知道南拂为什么不告诉路拂颜,总之,他告诉了也是为了南拂好,免得路拂颜老是去撮合付九笙和南拂,至于…之后路拂颜会怎么去质问南拂,他就管不着了。

出轨这种事儿,一个男人根本不可能跟太多的人说,对于南拂来说,告诉了路拂颜,恐怕路拂颜会先笑他半小时,然后抄着家伙,带着人就去付九笙家去找她了。

这是路拂颜的一贯尿性,南拂清楚得很。

“所以南拂为什么不告诉我?”路拂颜摊了摊手,有些不解。

办公室里,空调大开着,吹得路拂颜有些起鸡皮疙瘩,“我去问问他去。”语落,路拂颜直接冲去了南拂的办公室。

留下任生和办公室的玻璃门,慢悠悠地关了回来。

路拂颜到南拂办公室的时候,首先的第一句话不是质问南拂为什么没有告诉她,倒是首当其冲的良心发现,“对不起南拂!”

这话一出来的时候,南拂坐在办公椅上,直接懵了。随后他站起了身,走到路拂颜的面前,伸手,摸了摸路拂颜的额头。

“你没事儿吧?对面有家医院,我送你去吧?”

路拂颜一下子打掉他的手,“我呸,你才有病呢!真心实意跟你道歉你还不乐意了?”

南拂嘴角抽了抽,“试问这么些年了,你什么时候跟我客气过…”

路拂颜清了清嗓子,“虽然…真相确实是这样,但是,南拂,在刚才过来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男人嘛,最在意面子,别的不说,就出轨这事儿,要是换做我,那姓付的得惨到家去。”

好家伙,南拂只觉得女人的脸是真的变得很快,就像临城的天一样。刚才还叫人家“九笙,九笙”的,现在直接一个“姓付的”。

秒杀…

“行了,都过去了,至于付九笙,我会把她弄走的。”

“电池,我有个问题。”

南拂靠在桌沿,面色沉静地道:“你说。”

“当初付九笙是怎么进公司的?”

不说还好,一说到这事儿,南拂是真来气。

南拂刚跟付九笙分手那会儿,付九笙吵着闹着要跟南拂复合,不跟他的分手。南拂承认,别的事也许都可以原谅付九笙,只要不是原则问题,可是,这已经不是原不原则的问题了,是个男人都不可能接受对方出轨。

南拂敢说自己都不可能干出这种事儿来,路拂颜都敢替南拂打包票。

虽然南拂这人看起来挺温和的,但是毒舌起来,狠起来,十个付九笙都不是他的对手。

路拂颜曾经给南拂的一个定义就是:比嫦娥都难追。

想当初,后羿追嫦娥的时候…

咳咳,跑题了…

所以路拂颜给南拂一个家庭妇男的称号真的无可厚非,他是真的…担得起。

“好了,下班了,该回去了。”南拂慢悠悠地收拾了一下桌面的东西,随后背上自己和路拂颜的包,面色如常地和路拂颜肩并肩走了出去。

“南拂,我想吃哈密瓜。”

“吃你的头,去厕所吃去吧。”

路拂颜:“……是不是没被我弹过脑蹦儿?”

在路拂颜知道了付九笙和南拂的前因后果之后,路拂颜对付九笙的态度可谓是360°大转变。当然,不仅如此,在电梯里的时候,两人正好偶遇见了付九笙。

“嗨!”这次,是付九笙主动给路拂颜打招呼的。可是,她刚开始可以确定南拂并没有告诉路拂颜,现在嘛…

路拂颜当然不会不搭理别人,那显得她多没礼貌。

“嗨!”不仅如此,她还特别热情地给别人打招呼,然后,突然揽住付九笙的肩膀,“九笙,你家住哪儿呀?要不要我们送你?”

路拂颜笑着看着付九笙。

别的不说,那笑容看着是真的有些让人觉得太过热情了。如果是南拂看见路拂颜这个表情那他八成就是应该拿点什么东西给这位小祖宗消气儿了。

毕竟,从小到大,路拂颜都是以“小魔王”著称的。所以,当南拂看见路拂颜这幅模样的时候,他除了给付九笙默哀了一秒,再没有别的举动了。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坐车回去就好了,不麻烦你们了。”付九笙笑眯眯的,如果换做以前,恐怕路拂颜会很喜欢这个女孩子。

但是现在,除了觉得她是塑料袋就是觉得她是大麻口袋。一个能装,一个特别能装。

“害,没事儿,那你家那位没来接你吗?”这时候,路拂颜才扯回正题,面带疑惑地看着付九笙。那副天真无邪的模样,南拂是真的不想在以后再看见了。

当然,只要路拂颜不是对他这样就行,看不看见的…反正…他现在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而且津津有味。

九绫公司的电梯容量倒是挺大的,这会儿又正是下班的时候,电梯里最是拥挤。这会儿路拂颜和南拂肩并肩站在最后,而付九笙站在路拂颜的前面,路拂颜双手搭在付九笙的肩膀上。

现在路拂颜的状态,说白了就是一个笑面虎。

很恐怖的那种…

“这…”果不其然,付九笙霎时间脸色铁青,也是突然间明白了路拂颜已经知道那件事了。

只是…明白得有点晚了。

她心道。

“路小姐在说什么呢,我哪里有男朋友…”

路拂颜看着付九笙脸上那强颜欢笑的笑容,嘴角微微上扬,“是吗?可是…我不是听说…你跟人都被捉奸在床了吗?他…不该给你一个名分吗?”

此刻,电梯里的人都皆是面面相觑,各自看向各自熟悉的人。虽然她们都知道这个叫付九笙的人,一来就惹得南总经理发大火,所以,她们平日里根本不给付九笙好脸色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