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素素朱开元《馋嘴小农女:嫁个猎户有肉吃》免费目录章节

精彩内容试读

朱开元看着灶台前的小女人将自己抓回来的药倒进锅里用油煎忍不住抽了抽。

肖大夫看见了一定会骂自己是乱来的,煎药只能是用水,用油煎治什么病?

不对,要骂也是骂这个小女人。

朱开元没料到自己这次出山卖兔子居然会心动至此。

和白家的亲事看来是该提上日程了。

当年爷爷走的时候交给他一张婚约,朱开元没觉得有用得上的时候。

他在临悬山不需要女人!

偏偏,今天遇上了这个小丫头。

“素素?”

白老三急死了,这不是浪费吗?

又看着她将兔子肉倒进去了,这……

“爹,稍等啊,让您吃香喷喷的兔子肉。”

白素素这人一点儿也不客气,自动带入觉得这肉自己可以支配。

白老三看向朱开元。

饶有兴趣的年轻人一直盯着白素素操作,起锅的时候也没忍住咽了一下口水。

“再煮一碗面?”

刚才那碗清汤面吃完了,肚子还有三分之一的空隙。

“煮吧。”朱开元做主。

“那你记得多给穆叔一点钱。”

可不能欺负老头儿。

“姑娘,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穆老头儿乐呵呵的看向她。

开元这小子从来是冷冰冰的,人长得好看少不得有姑娘给他表达点心意,结果他理都不理。

私下里几个老伙计都着急,白家那门亲事也提了好几次,偏偏他不同意。

这次,看来是遇上了命中注定的人。

白素素笑了笑,吃霸王餐不是她的个性。

与穆老头儿煮清汤面不同的是,白素素单独舀了开水做面汤,然后也给穆老头儿煮了一碗。

四碗面条出锅,每碗面上放上一勺子的兔子肉。

“真香。”

白素素自我陶醉。

虽然还差很多的调料,但是有了上辈子吃的那种熟悉的味道,这其中的含义与众不同。

白素素闭上眼睛回味无穷。

美好的现代生活已奔上了小康的康庄大道。

没想到一朝巨变所有的一切离自己是越来越远,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让她来到这个破地方,从此要为一日三餐而奋斗。

“好吃,果然好吃”

穆老头儿很激动,一心想要将这门手艺偷师学艺拿来用。

只是,这兔子肉面要是卖两文钱一碗得亏得哭。

最后将汤喝完,这个念头也就打消了。

“什么味儿,这么香?”

肖大夫带着小童从宁家出来路过面摊就闻香而来。

“穆老头儿,你做什么好吃的?”

好啊,有好吃的居然不找自己。

“不是我做的。”穆老头儿知道肖大夫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连忙将祸水东引:“是这个姑娘的厨艺煮的兔子面。”

肖大夫一看,这不是自己之前看上想要招为女徒的女孩吗?

“你还会做菜?”

“会一点儿。”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

面对肖大夫还是要有所保留。

“那你还炮制什么药来卖啊?那个多费神还不赚钱。”肖大夫干脆的邀请:“不如你到我杏林堂当厨林,我给你每个月二两银子的月钱,当然,做的吃的一定要这么香。”

白素素抬眼看向他,原来这个大夫是个吃货。

二两银子啊!

白老三听得好一阵激动。

甚至想替女儿应下。

不过理智告诉他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

二两银子必然是不好赚。

他就算再想要这二两银子也不能将闺女给卖了。

所以……

“我不同意。”

没等白素素纠结要不要接下这份差事,朱开元跳了出来。

“开元?”

肖大夫觉得多管闲事不是朱开元的性格。

“你是知道的,我这人对别的什么都没有要求,就是好吃的这一口。”肖大夫对白素素道:“姑娘,只要你做菜做得好吃,月银好商量。”

“肖大夫,我都说了,我不同意。”

为什么?

“因为这是我未来的媳妇儿,她做的菜只能是我一个人吃。”

霸道的……

“好吧。”咽了咽口水:“今天我可以吃一碗面条吗?”

真是太不厚道了。

肖大夫心里怨恨增加。

“肖大夫人,您稍等,我这就去给你煮。”

白素素才不管朱开元给拒绝的活计,回头,她有求于肖大夫的时候多的是,所以现在很有必要搞好关系。

熟门熟路煮好一碗面端上桌,肖大夫闻了一下。

“不对,你用了药材。”

肖大夫是谁,一闻就闻出了那个问:“八角、桂皮,陈皮、香叶、小茴香、胡椒……”

“会吃死人吗?”

朱开元还是很惜这条小命。

“不相克,没问题。”

肖大夫已经迫不及待的吃起了兔子肉面。

然后……

“简直颠覆了我的认知,这些药放一起怎么可以这么香?”

“那是因为我用特殊的方法炮制过的。”白素素觉得不能让肖大夫再这样深思下去了,回头秘密都会被窥破:“肖大夫说不相克就好。”

“不相克。”肖大夫再次看了一眼白素素,又想请她当厨娘。

碍于某人在场,生生的将话题咽了下去。

白素素也知道,十个说客当不了一个夺客。

有朱开元在这里,她有再多的想法都等于零。

“爹,我们该回家了。”

“好回家。”

白老三今天吃得有点撑,也有点不好意思。

好像占了未来女婿不少的便宜,这些是不是不好啊。

“我们走了,穆大叔,你找他要面条钱就行了。”白素素直接挑明:“我和我爹有事先走了,你们不用送。”

事实上,白素素是怕他们将自己父女二人留下来,因为吃了霸王餐。

好在,朱开元肖大夫和穆老头儿对自己父女二人的离开行的是注目礼。

这就让她心里的石头落了地。

“素素……”白老三心里很是震憾,今天闺女给他好大的刺激。

“爹,您现在啥也别说啥也别问,我在想事。”

在上街转了一圈发现了两个营生,一个是炮制药材另一个就是给肖大夫当厨娘。

这都是好的现象。

不对,还有一个,她其实可以抢穆老头的生意:开一个面摊。

估计着自己一旦认真干,穆老头儿的生意就一落千丈,甚至可能会饿死的。

唉,这年头,谁都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