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狂龙银珠小说结局 《狂龙弃少》新书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3章

王嘉怡吃惊看着任狂。

这人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远处的机长嘴角抽了抽。

捡的?

怎么可能!

订票的时候,可是会问密码的。

谁能连密码一起捡?

也只有王嘉怡这种不知深浅的菜鸟,才会相信这种鬼话。

知道任狂黑卡是捡的后,王嘉怡看他的眼神,更加鄙夷了。

哎哟!

突然,苏落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呼,捂住了肚子,豆大的汗珠一颗颗滴落下来。

任狂站起,想过去帮忙。

王嘉怡却凶狠的拦住他。

“你想干什么?立即回你座位,敢靠近阿洛,我打死你。”

任狂默默坐下。

虽然他很想帮忙,但对方不领情,他也没办法。

飞机终于起飞。

气氛却有些尴尬,几乎没什么人说话。

他们甚至不敢多看任狂一眼。

之前的风言风语,谁知道有没有被人家记住?

谁能承受至尊黑卡主人的报复?

任狂却没放在心上。

他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苏落身上。

眼神甚至有几分炙热。

他当然不是觊觎苏落的美色。

而是被她的病症所吸引。

“体内气息缭乱,反噬丹田,再不治疗,必死无疑。”

任狂道:“她,挺不到飞机落地,就会死。”

王嘉怡大怒:“臭囚犯,你敢诅咒我家阿洛?”

任狂道:“我说的是事实。”

王嘉怡冷笑:“想用这种方式,获取我的好感,真是别出心裁。”

“不过可惜,我们已经请到神医,就不劳你费心了。”

她还是觉得任狂是觊觎她的美色。

居然想用这种方法接近自己,真是可笑。

“我……我想上厕所。”

苏洛突然羞涩的捂住了肚子,满脸痛苦。

任**嘴道:“这是丹田中缭乱的气机在作祟,其实很好解决,我帮忙**一下就行了。”

苏落满脸羞红,娇嗔的瞪了他一眼。

心中对任狂的厌恶,实在是到了极点。

这都什么人啊!

连个病人都不放过。

苏落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也知道,任狂这种眼神,很不对劲。

就像是孩子见到心爱玩具,迫切想要据为己有。

真是**!

比李佳奇还要**!

要不是身体正痛苦着,她真的想狠狠教训一下这个登徒子。

眼看两人走向厕所,任狂也解开安全带,走了过去。

他已经看出,女子身体状况已经处于极其危险的地步。

再不出手,必死无疑。

女子的情况,类似走火入魔。

身体孱弱不堪,却又拥有强大力量。

自然承受不住。

而任狂,最擅长的,就是帮人消化多余的力量。

监狱三年,他辛辛苦苦种毒,吸取能量,很辛苦。

倒是龙银珠,让他【饱餐】了一顿。

此刻的苏洛,比起龙银珠来,又更上一层楼。

于公于私,这事都必须管。

“你……你来这里干什么?”

王嘉怡看到任狂过来,又羞又恼:“没看到厕所有人吗?”

这个男人太可恶了。

任狂顿步,淡淡道:“你这么紧张干什么?你没生病,我对你没兴趣。”

他心中无语到极点。

王嘉怡这动作神态,似乎在防备色狼一样。

王嘉怡冷冷道:“你不是为我而来?呵呵,真是虚伪。”

“别白费心机,我王嘉怡,可不是你能高攀得起的。”

任狂懒得理她,突然侧身,从她身边闪过。

王嘉怡大吃一惊。

她竟然没发觉任狂是怎么从自己身边钻过去的。

实在太快了!

更关键的是,任狂的手,竟然这抓住了门栓,想要开门。

该死!

阿洛刚才进去得非常匆忙,似乎没闩门。

这要是让任狂进去,那还得了?

她一把抓向任狂,却慢了一步。

碰!

厕所门关上,锁住。

王嘉怡惊呆。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胆大包天的狂徒。

强闯厕所?

这是何等狂妄嚣张?

砰砰砰!

她用力捶门,大声呼救:“来人啊,有人耍流氓。”

任狂闯入,眼前苏洛花容失色。

她坐在马桶,一张本已经惨白的脸,红得像是西红柿。

内心的惶恐和羞涩,简直无法形容。

“你这个**,给我滚出去。”

她气得发抖。

长这么大,还没见这么**的人。

任狂却是一本正经:“小姐,不要紧张,我是来救你的。”

苏落差点没晕眩过去。

有闯到厕所救人的么?

她尽量压低身子,挡住雪白。

任狂道:“不必遮掩,在医生眼中,只有病人。”

“而且,你这是力量爆发太多,导致气坠,而不是真正的想要排泄。”

“放心,等我为你调理一番,自然舒坦。”

他搓动双手。

虽然满脸严肃,但动作配合此刻的氛围,却让人不能不想歪。

苏落浑身颤抖,想站起来提起裤子,可又害怕春光外泄。

尴尬,羞涩,愤怒,齐齐涌上心头。

大脑受到冲击,竟然眼前一阵金星乱舞。

任狂大惊:“你冷静一点,这样只会导致能量外泄更多,伤害身体。”

苏落双眼发红,厉声道:“你再过来,我……我就死给你看。”

她实在无法置信,任狂居然这么猖狂。

门外机长带着乘警过来,正在外面疯狂拍门。

可任狂倒好,脸上没有半点慌张。

反倒试图靠过来。

这头等舱的厕所也就两米多长,空间不算大。

眼看任狂过来,苏落又气又急,慌张之下,大脑缺氧,呼吸急促,一副快要窒息的样子。

任狂及时伸手扶住她。

一只手带着热浪,已经伸进了苏洛的腹部。

“你……你这个**,你在找死。”

苏洛惊骇欲绝。

这个登徒子太大胆了。

难道,他要强行不轨?

“别动,很快就好。”

任狂喝道,眼神清澈,正气凛然。

一瞬间,苏洛有些失神,彻底被他震慑,不敢乱动。

一股热流从手掌传出,让她冰寒的丹田像是冰块融化。

奇异的感觉,让苏洛嘤咛了一声。

怎么可能?

自己这病,连李沐风都束手无策。

这个囚徒,竟然伸手**几下,就缓解了不少。

她一时之间,心乱如麻,任由任狂按住。

门外,王嘉怡怒火冲天,心急如焚。

“**,赶紧开门,你敢动阿洛一下,我保证,你下辈子就得在牢房度过,绝对没有第二个结果。”

任狂的声音,有些颤抖。

怪异的声音,诡异的内容,让王嘉怡大脑轰一声,一片空白。

这**囚犯,该不会正在侵犯苏洛吧?

“你们还不破门?”

“要是苏落出了事,你们都得死。”

王嘉怡对着机长怒吼。

机长满脸纠结:“王小姐,这……这不大好吧。”

他心中也是慌得不行。

如果哪位真在里面做一些事情,这门破开,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说不定,整个航班的人,都会被连累,被清算。

超级至尊黑卡啊!

那可是主宰龙国走向的决策层大人物。

涉及到这等人物的声誉,什么都有可能发生。

“任先生,请您冷静,有话好好说,千万别冲动。”

机长声音颤抖:“有任何需要,神州航运都能提供,可乘客无罪,还请您手下留情。”

王嘉怡难以置信。

机长这态度,更像是在哀求。

“你害怕什么?这个人就是个囚徒,他的至尊卡是捡来的。”

“赶紧打开门,将他击毙。”

王嘉怡怒了。

她愤怒的踢门,力量颇大。

任狂不耐烦的道:“踢什么踢。”

王嘉怡差点晕倒过去,惊骇欲绝。

要是大小姐在飞机上被这个囚犯给侮辱了,自己就算是死也难辞其咎啊!

既然机长不办事,那她只能自己来了。

深吸一口气,王嘉怡重重一拳打出。

强大的力量,作用在门板上。

不出意外,门会直接破碎。

轰!

一拳打下去,王嘉怡却是愣住。

这一拳,像是打在棉花堆,没有半点感觉。

这门,像是被某种力量给笼罩了一般。

甚至产生一股反震之力。

任狂喝道:“你又没病,这么急干什么。”

“破坏公物,可是要赔钱的。”

王嘉怡大怒,正想打第二拳,门却自己开了。

看到眼前情形,她才稍微安心。

马桶盖子放下,小姐坐在马桶上,满脸羞红。

虽然还在颤抖,但似乎没有那么寒冷了。

而任狂,也穿着整洁。

前后不过一分钟时间,就算他想做点什么,应该也来不及吧?

但任狂这种行为,绝对不可饶恕。

“臭流氓,我打死你。”

她一拳打过去,传出呼的一声厉啸。

力量不弱。

任狂身子一闪,刚好避开她的拳头。

“你还是先照顾好你家小姐吧,命是暂时保住了,但要根治,有点难。”

任狂丢下一句,看也没看尴尬鞠躬的机长一眼,回到了自己座位。

王嘉怡狠狠跺脚:“你们真是一群废物。”

机长苦笑了一下,低声道:“王小姐,苏小姐没事就好。”

“我奉劝你,低调行事。”

“否则,只怕会为王家,带来灾祸。”

王嘉怡张大嘴巴,震惊的看着机长。

明明是任狂犯罪,可到头来却是自己受到警告。

一群愚蠢的家伙,真好糊弄。

等到了中海,再慢慢收拾这个**吧。

中海,苏家是正宗一流家族。

而王家,虽然差一点,但也是名门望族,家族高手众多,财力雄厚。

这样的羞辱,如果不能洗刷,这两个家族,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嘉怡,我……我没事,就是脑袋有点晕,扶我回去。”

苏洛虚弱的说道。

虽然虚弱,但气色竟然好了很多。

甚至,脸上还多了一点淡淡的红晕。

也不知道羞的还是气的。

看到两人回来,其他乘客都投来异样的目光。

这目光让苏洛更是羞得抬不起头。

两人坐下,却见到任狂正襟危坐,目不斜视。

不,他根本就没睁眼,而是闭眼在假寐。

想到先前在卫生间发生的短暂一幕,苏洛银牙紧咬,小手死死抓住了毛毯。

两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中海机场。

救护车正在等候。

王嘉怡冷冷看着任狂。

“你,最好从现在开始逃命。”

“中海,将没有你的容身之地。”

“非礼苏家大小姐苏洛,你可真有本事。”

她目光阴冷,看着任狂像是看着一个死人。

非礼苏家大小姐,数次挑衅王家大小姐,这个囚徒,还想在中海好好生存下去?

呵呵,等待他的,将是无法想象的地狱。

看着两人上了救护车,任狂背着自己的背包,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看着这陌生而熟悉的地方。

他的眼神,却是逐渐变得冰冷。

这里,曾经给他留下过深刻印象。

也是他一生命运的转折点。

那一年,他不过八岁。

雨夜中,遇到袭击。

母亲坠江,生死未知。

而他,也被人掳走,受尽折磨。

时隔十三年,他终于回来了!

半个小时后,一辆直升机降落在路边。

一名中年人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你就是……任狂?”

“我是苏家家主苏北风,老爷子让我来接你。”

他看了看照片,又看看任狂的装扮,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父亲从数千名门公子中,为苏洛挑选出来的乘龙快婿,竟然是一个身穿囚服的年轻人。

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