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松朱樉的小说免费阅读穿越明朝的郎中

精彩内容试读

陈松来到了蔬菜区,刚刚来到蔬菜区,陈松就看到了土豆。

土豆用网袋装着,被竖着摆放在一处巨大的区域内。

这些土豆都是新鲜的土豆,陈松甚至可以看到土豆上面带着的泥土。

“果然有土豆,这下可发达了啊!”

陈松一脸兴奋朝着存放土豆的区域走去。

陈松的双手在这些土豆上面抚摸着,比摸自己的媳妇还要亲热,尽管陈松还是个**。

“在这个时代,仓库中的其他东西加起来都没有这玩意厉害。”

陈松在存放土豆的区域转了又转,清点了土豆的数量。

这片区域当中,存放的土豆差不多有二十多袋,每袋差不多有半人高,水桶粗。

也是,土豆这种东西要比其他的蔬菜存放的时间要久的多,仓库中多一点倒也正常。

检查完土豆之后,陈松惊讶的发现,红薯竟然就在土豆的旁边,而且数量只比土豆少一点。

“红薯、土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用语言形容了!”

陈松一脸笑容,左手拿着土豆,右手拿着红薯。

“先各自整一袋子出去!”

陈松将手中的土豆和红薯放下,拉着一袋土豆和红薯,朝着外面走去。

兴奋的陈松根本不觉得这两袋东西沉,尽管满头大汗也不觉得。

片刻之后,陈松出现在自家的院子中。

此时的太阳还高高的挂在正空,陈松喘了一口气,擦了擦头上的汗,又将两袋东西带到了杂物间。

“先放在这里,待会再过来处理!”

陈松将杂物间的房门上锁之后,来到了药房。

现在最要紧的事情是先将弄出来的那些药处理好。

药房当中有一排杨树药柜,上面刷着清漆。

因为年代久了,上面都已经有了包浆。

由此来看,陈松这具身体的主人以及父辈们,对药柜非常的上心。

药柜靠着后墙,前面有一个方桌以及一条长条凳。

陈松坐在长条凳上,将从医院当中的弄出来的那些药都取了出来。

这些药基本上都是一些日常用药,以中成药居多。

像什么板蓝根颗粒、感冒灵等等这些东西,除过这些之外,还有一些布洛芬胶囊等西药。

像板蓝根颗粒这种药,陈松一般会将这些药倒出来,存放在瓷瓶当中,要是有人来看病,再用草纸包上一些。

至于布洛芬胶囊,陈松的处置方法和处置板蓝根颗粒差不多,从药板中抠出来,然后放在瓷瓶中。

要是有人来看病,一般情况下,陈松会先选择中成药。

毕竟这些东西的隐蔽性好,如果实在不行,陈松才会开西药。

在开西药的时候,百姓们要是怀疑,陈松就会瞎扯,说这些东西是自己炼制的药丸。

正常情况下,普通老百姓是不会纠结这些东西的,如果遇到懂行的,陈松也不会拿出来。

除此之外,陈松还补充了碘酒以及云南白药。

至于青霉素这些东西,陈松还是比较慎重的,并没有拿出来,毕竟这玩意需要皮试。

就算是口服药,还是要皮试。

陈松坐在桌子旁边,认认真真的处理着这些东西。

不多时,陈松将手中的这些药物全部处理完毕。

撕扯下来的外包装被陈松堆放在桌子上,将药物放到药柜旁边的架子上后,陈松带着外包装这些东西走出了药房,来到了后院。

陈松将这些东西放在地上,从怀中摸出一个这个时代根本就没有的打火机,将其点燃。

看着燃烧的火苗,陈松深吸了一口气。

陈松手中的打火机是陈松第一次进医院时在医院的厕所发现了,不知道是哪个违反规定的病人或者医生在厕所抽烟之后,遗失在了厕所中。

待到外包装彻底燃尽之后,陈松找来一把铁锹,在地上挖了一个坑,将灰烬掩埋。

“嘭嘭嘭!”

陈松刚刚来到前院,就听见了敲门声。

在处理药的时候,防止被外人发现,陈松就将大门锁上了。

“谁啊?!”

陈松一边往大门走,一边大声询问。

“还能是谁?你舅!”一个粗狂的声音响了起来。

陈松闻言,加快了速度。

打开门,一个五大三粗,个子高大的黑脸汉子出现在大门口,手中还拿着一挂满是肥膘的肥肉。

“这大白天的,你锁门干啥?”

黑脸汉子咧开嘴,露出两排发黄的牙齿。

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大门。

“刚才在后院,害怕进贼,就将门锁了!”

陈松跟在黑脸汉子的身后,开口解释。

黑脸汉子叫赵铁绳,是陈松的亲舅舅,住在镇上,是一个屠户。

明朝施行里甲制度,以一百一十户为一里,每里设里长十人,以纳粮多者担任。

说白了,一个里就是一个镇子。

“不是进贼了吧?刚才进村的时候,我都听说了,你昨天被一伙军士抓了去,今早才放回来,可有这事?”

赵铁绳止住了脚步,转过身子,看向陈松,眼睛中满是担忧。

“我还听说,抓你的军士是秦王的人?他们抓你干什么?你没有什么事吧?”

赵铁绳围着陈松转了一圈,双眼仔仔细细的在陈松的身上扫动。

“没什么事,是让我去给他治病去的!”陈松故作轻松的说道。

赵铁绳有些不太相信,“真的?”

“我的舅舅啊,我骗你干啥啊!”

陈松拍着自己的胸脯,振振有词,“我骗谁也不能骗你啊!”

“嘿嘿,好小子。我就知道你是有本事的人,竟然能给王爷看病,这事我从来没见过,这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见陈松没事,赵铁绳露出了自豪的表情,他拍打着陈松的肩膀,眉眼挤在了一起。

在这些普通老百姓的眼中,县令都是高不可攀的大官了,更别说是王爷了。

能说上一句话,都是祖坟冒青烟的好事。

“说起来,当年你娘生你的时候,天上赤红,流霞阵阵,当时我就觉得你以后肯定是有大出息的人,现在看来,果然不是假的啊!”

赵铁绳提着那挂肥肉,一边走着,一边说着。

陈松一脸黑线的走在赵铁绳的后面,像这样的话,陈松穿越过来,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了。

“只是可惜了我的妹子,唉!!!”

说到这里,赵铁绳突然长叹了一口气。

“不说这些了,都已经过去了!”赵铁绳缓了缓自己的情绪,说道:“昨天镇上老孙头的儿子娶媳妇,找我宰了一头猪,留了不少好东西。

我特意挑选了一块最肥的肉,今天专门给你拿来。别的不说,论起做肉的手艺,我还没有服过谁,今天我给你好好做上一顿饭。

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吃好点可不行啊!”

赵铁绳往厨房走去,赵铁绳对这家院子的熟悉程度,甚至已经超过了穿越过来的陈松。

看着赵铁绳的背影,陈松异常的感动,尽管陈松的魂灵和赵铁绳无关。

在物资匮乏的这个时代,肥肉是百姓们嘴里最欢喜的肉食,一年到头都沾不了几滴油星,一挂满是肥膘的肥肉,更是百姓最向往的食物。

陈松继承的那些记忆当中,对待陈松最好的人除过陈松的父亲爷爷之外,就是这个舅舅了。

十二岁失去父亲时,赵铁绳当时就要让陈松搬过去和他一起住,可是执拗的陈松不愿意,始终不愿意去。

赵铁绳执拗不过,只好同意了陈松。

只不过,在陈松刚刚失去父亲的那段时间当中,赵铁绳基本上每天都往陈松的家里跑,对待陈松甚至比对待自己的孩子还要上心。

在陈松继承的记忆里,赵铁绳隔三差五就会给陈松送肉。

陈松走进厨房,“舅,等下,我有一些好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