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太后是恶魔全文阅读

《团宠太后是恶魔》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纪梦圆纪霄橙的小说叫《团宠太后是恶魔》,它的作者是爱菜的鱼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第2章她面色惨白,硬着头皮回道,“太后娘娘,您说什么呢?这……这就是尚药局开的药方子,奴婢纵使有十个…

《团宠太后是恶魔》 第2章 免费试读

第2章

她面色惨白,硬着头皮回道,“太后娘娘,您说什么呢?这……这就是尚药局开的药方子,奴婢纵使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欺瞒太后娘娘您呀!”

哦?

还嘴犟!

纪梦圆指尖揉捏着面粉,一双黑曜石般的眼透着不合时宜的深沉。

荷月不过是她的贴身女婢罢了,又有什么动机要置她于死地?怕是背后有人,荷月不过是枚棋子罢了!

“这真是面粉?”纪霄橙狐疑,就要触碰药粉,荷月吓得一抖。

“不给看!”纪梦圆追悔莫及,当下急忙压住了黄油纸。

大概,在百花宴上,就是荷月推了她,一次不至死,又不敢大张旗鼓地加害,故而耍了这点小心机。

纪霄橙伸出去的手僵在半空,荷月忙解释,“纪公子,太后娘娘这是童言无忌呢!”

虽是这么说,荷月背后却冷汗涔涔,这药确实被她换成了面粉添了些许的迷魂散,这三岁丫头是如何发现的?

“哎呀,太后,我这是来晚了吗?”

就在这时,正殿大门走进来一个女人,双十之年的样子,一身鹅黄坠地石榴裙,行步间,鬓角的珠翠清脆作响,点绛的红唇扬着浅浅淡淡笑着。

当今圣上华巳的女儿,华意,乃是当朝最为得宠的公主,说是呼风唤雨也不为过。

纪梦圆整理脑子里的记忆,这华意经常欺负得原主哭唧唧,不是抢走她的东西,就是故意说什么,她爹爹不要她之类的。

邻里经常有这种人,以调侃之名,满足自己的恶趣味!

华意拢着广袖,远远地站在榻边望了眼,不咸不淡地笑着折到了梳妆台,对着铜镜抚弄着鬓角,“我说太后您啊,也太不小心了,百花宴能跌进裕源湖,万幸逃过一劫。”

逃过一劫?

她这话说的,难不成,指使荷月下黑手的是她?她正怀疑荷月,华意来,正好可以刺探一番!

纪梦圆一瞬不瞬地锁定着华意的背影,只见她自然而然地捏着抽屉铜扣,拉开抽屉,把弄着抽屉里的饰物。

忽而,她捡起一枚金簪子,自顾自地插在发髻里,又挑了只糯白的玉镯子套在手腕,心满意足地踱步在殿中,犹如六只眼的耗子,在线寻宝。

最后瞧上了床头摆着的香炉,“太后娘娘,这东西啊,孩子闻得多了,不好,不如就赠予我算了。”

华意这就捧起香炉来,纪梦圆虽说是个挂名太后,但内务府每月都会送东西来,为了封住史官的笔,送的物件还都是上等货色。

纪梦圆黑沉沉的眼眸里多了分清透,难怪她这月上宫破败如斯,原来全拜华意所赐,好东西全给掳走了。

“三公主说的是,多谢三公主还惦记着圆圆。”纪霄橙点头哈腰,满脸堆着奉承,态度之低。

“我啊,这不就是竭尽所能来探望么?”华意不动声色地揣着香炉,这就满载而归,“太后您好生养着,我这几日乏着,就不照顾您了,改日请安来。”

还请安?明目张胆地抢劫才是真的吧!

“等等。”

始终保持沉默的纪梦圆冷冷地开了口,她掀开了被褥,一截白皙的小腿先是探下了床,随之半截身子悬在半空,两只爪子搭在榻边,光溜溜的小脚这才稳稳当当落了地。

头疼的原因,她走起来,脚下一深一浅慢吞吞地,活像一只鸭子成了精。

华意居高临下地睨着这个小东西,红唇捻起一抹嘲弄,小家伙**嫩的,巴掌大的脸一脸严肃,不过就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学什么大人的样子?

纪梦圆站在华意跟前,仰着头望着她,一板一眼道,“常言道,未经允许就是偷,你偷了我的东西。”

话音还是那软绵绵的话音,却极具攻击性。

“你说什么?”华意怀疑自己产生了幻听,脸色迅速下沉,就连那时常勾起的唇角也撇下来。

“我说你犯上作乱,目无尊长。”纪梦圆面色不改,命令的口吻,“据我所知,三公主曾流落民间,是否过于稀罕这些身外之物?然,这些并非三公主所有,还劳烦三公主归还。”

流落民间……

华意瞳孔一紧,似被踩了逆鳞,手中香炉徒然掷在地,“是谁教你说这些话的!是谁?”

她可不相信,一个三岁的孩子能戳她痛处!

香炉在木地板上滚了好几圈,纪梦圆润泽如桃花的小嘴轻启,眼眸半阖着,细长的睫毛下是沉如死海的眼,“三公主触犯宫规,是要被罚的,荷月,我们是不是该掌嘴啊?”

说罢,纪梦圆缓缓转身,迎接她的是荷月和纪霄橙两张仿佛吞了死苍蝇般的脸孔。

纪梦圆多留意了下荷月的神色,除了惊讶错愕,似乎没有别的异样,她无端端给自己树敌,无非就是想探一探,荷月与三公主是不是一伙的!

等到她慢条斯理地靠近床沿,床的高度跟她差不多,纪梦圆无奈,怎么就重生成一个小不点,上个床都费劲!

“娘娘,那可是三公主啊……”荷月俯身抱着她搭了把手,诚惶诚恐提醒着。

小太后本就举步维艰,不知天高地厚,连最得宠的三公主也敢冒犯!

纪梦圆目光一凝,旋即天真的惊叹,“你不敢打么?听说违背懿旨是要杀头的!”

荷月猝然心惊,这小丫头,是什么时候变聪明的,熟练地掌握了太后这个身份的权利。

“奴婢不敢!”荷月进退两难,将小团子抱着放在床榻上,起身看向了华意,太后虽无实权,可她当职月上宫,三公主是外人,自然需听从小太后的吩咐。

“三公主,得罪了……”荷月欠了欠身,胆战心惊地朝着华意走去。

“你敢!”华意声色俱厉,怒目直勾勾地瞪着荷月。

月上宫往昔就是她的后花园,她想取什么取什么,无论是小太后还是宫婢,待她如神明。

今日这小太后脑子磕坏了,敢教唆婢女掌她的嘴?

“荷月,加油鸭,不怕啊!不要怕!”纪梦圆学着三岁孩子的性子,拍手助威。

荷月如芒在背,还记得方才小太后有意无意地质问为用面粉糊弄,一瞬间,她不由得联想到,小太后或许什么都了若指掌,一旦计划败露,先帝之死,宫廷丑闻被人所知,她小命不保!

念及此,荷月一咬银牙,挥起手迅速落下。

“啪!”

一记耳光,整个月上宫一派死寂。

小说《团宠太后是恶魔》 第2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