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开局获得药王宝典》完结版免费阅读 《田园:开局获得药王宝典》最新章节目录

精彩内容试读

第12章

两人回到了家,陈芳一颗心还不得安定,她担忧的看着陈小宝,“小宝,你现在感觉哪里不舒服吗?有没有要发脾气的症状?”

陈小宝傻了那么多年,但是脾气一向很好,他就是傻而已,没有发过疯病。这次陈小宝出手打了人,让陈芳很是着急。

陈芳担心陈小宝以后还会发病,也不知道需不需要去县城找精神病的医院给陈小宝看看。

陈小宝摇了摇头,“没有啊,我一点都不生气。教训了牛金树他们,我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谁让他们想占你便宜?”

陈芳眉头紧锁,没料到消息竟然传的那么快,陈小宝打了牛金树的事情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

孟老九一听,岂不是个好机会?如果陈小宝真的有疯病,那就让陈芳带他去关精神病医院去!

于是孟老九差人叫了陈芳和陈小宝去了他家。

陈芳也不知道孟老九是什么意思,但毕竟孟老九是村长,她还是得去的。

刚一进孟老九家的院落,陈小宝就看到了院子里有个被虫蛀了的春秋椅。

这椅子用料扎实,就是没做好防护,被木虫啃了椅背,虫子虽然抓出来了,但是却有碍观赏。

“村长,你叫我们来有什么事儿吗?”

陈芳见了孟老九,也是不卑不亢。但她没进孟老九家门口,她打算在院子里把话问清楚。

孟老九咳嗽了一声,“陈芳啊,你弟弟陈小宝从小就是个傻子,咱们乡里向外的都知道。你父亲去世了之后,村里的人也都挺帮衬你们的,丝毫不因为陈小宝是个傻子就欺负他。”

放屁!陈小宝在心里嘟囔了一声,不欺负他?开什么玩笑,那群瘪三平时都发趁着陈芳上山采摘草药或者坐诊的时候,逗弄他,骗他吃树叶,还让他学狗叫,动辄拳打脚踢呢!

而且在陈大昌死了之后,他们还瓜分了陈大昌的产业,这种叫帮衬?真是笑掉大牙。

“知道。”陈芳心中虽然有气,但为了自己的弟弟小宝,她也咽下这口气了。

“陈小宝一直也只是傻乎乎的,也不做什么坏事,可是最近他开始打人了。打了李斜眼不说,还打了牛金树。这很危险啊!”

孟老九摇了摇头,接着又说:“你弟弟现在就是个定时炸弹,改天他拿刀砍人怎么办?你说对吧?”

陈芳的脸“刷”的一下白了。

“所以,我建议,还是让你带你弟弟去那什么青山疗养院啊住一段,你觉得呢?”

“那住院的钱是不是村长掏啊?”

这时候,陈小宝笑嘻嘻的问。

孟老九有些生气,“是你有病,**什么要掏钱?”

“是啊,可是是你建议让我去青山疗养院的,这住院得钱,吃药也得钱,村长,你不给这个钱我怎么去?”

陈小宝摊开手,一副无奈状。

“陈小宝!我看你真是病不得清了!陈芳,你也看到了,你弟就是傻子!”

孟老九刚才还一副伪善的模样,现在也装不下去了,他怒气冲冲的瞪了一眼陈小宝。

“村长,我们没钱去精神病院。再说了,也是有人欺负了我们,才诱发了小宝发病的,小宝大部分时间都不打人,也不动手。我会好好看住小宝,不让他打人。”

陈芳只觉难过,要是把陈小宝送到精神病院,那里的人欺负他怎么办?

“陈芳,你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你这是不把大家的安全放在眼里!你怎么能这样做呢?”

孟老九今天就是铁了心要把陈小宝送出去,他儿子大婚,陈小宝就搞出这样的事来,让他很丢人。

这次可是个撵走陈小宝好机会。

陈芳咬了咬娇嫩的嘴,神色悲怆,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这时候,一个声音传了过来,进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孟老九的老婆——王翠芬。

王翠芬去年中风了,现在眼歪嘴斜的,走路都不利索。她刚出去收了点菜,便觉得头昏脑胀,不太舒坦,于是就提着篮子回来了。

“咋了这是?”

王翠芬有些疑惑的询问。

还没等孟老九回答呢,王翠芬突然感觉脑袋耳朵齐齐发热,她双眼一黑,竟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翠芬!”

孟老九吃了一惊,连忙上前,陈芳也吓了一跳,赶忙上去查看情况,她好歹也是个医生。

“糟糕了,是脑溢血了!”

陈芳一看这症状,立刻下了结论,这时候不管陈芳怎么叫,王翠芬都没有任何的反应。

“哎呀翠芬!翠芬你醒醒啊!”

陈芳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先给王翠芬做了心肺复苏,“村长,别愣着,快叫救护车!”

陈芳满头是汗,孟老九也手忙脚乱的掏出了手机打电话叫救护车。

可是王翠芬没有任何的回应。

再这样下去,人就没了!

说时迟,那时快,陈小宝突然上前,拨开了孟老九和陈芳,“我来!”

“你这个时候添什么乱啊!”孟老九怒吼了一声,想要拉开陈小宝,但陈小宝就像是一座山似的,巍然不动。

陈小宝三两下的定住了王翠芬的命脉,接着吩咐陈芳说:“姐,你快回去拿针灸包来,快!”

“小宝……你别乱来!”

“性命攸关,我怎么可能乱来!你速度快点,她还能救,不然一会大罗神仙来了,她也得走!”

陈芳也知道这种突发脑溢血如果没有专业器材和手术根本就救不回的,陈芳今天带着陈小宝进城就是为了赔礼道歉的,顺带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孟雪琪的忙,所以她把医疗包也带上了,就挂在自行车上。

陈芳连忙回去取,没一会功夫她就回来了,她递上了急救箱。

陈小宝迅速的抽出银针,扎进去了王翠芬的头上,一番行云流水的施针看的陈芳目瞪口呆,这还是自己那个傻乎乎的弟弟吗?他什么时候学会针灸的?

陈小宝一番针法下去,王翠芬还是没有任何的动静。

孟老九大怒:“你根本什么都不会!你这个混球!”

“村长,别急。这淤血还得散一下。”

陈小宝非常有把握,又过去了一分钟左右,王翠芬那刷白的脸色渐渐好转了,她也奇迹般的恢复了呼吸和心跳,好一会她才睁开了疲惫的眼睛。

“九哥……我这是在哪儿?我怎么感觉我去了一阎王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