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禽兽太子》李儒裴如意小说精彩章节免费试读

第12章

不管了,总之老太监听出太子殿下是对自己满意了。

当下一拱手,谦虚道:“不敢,不敢。”

脸上冒出来的得意,却怎么也遮掩不住。

京畿南军大营里。

三皇子颓废的窝在椅子上喝酒,一边喝嘴里一边嘟囔:“老子竟然会输给那个只会玩女人的废物?老子不服!”

想也知道三皇子有多不甘心。

他自打出生就神力盖世,十三岁就参加过剿灭流寇的战争,自此一战成名,在军中素来有威望。

更是一成年就娶了京畿南军大都督侯让的女儿,那女人长得跟个肥猪似的,他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女人,如果不是为了往上一步,争取南郡大都督的支持,又怎么会娶那么个东西?

还要在世人面前装作夫妻情深的模样,呸,真是想一想都恶心坏了。

凭什么他付出了这么多,还是比不上那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废物太子?

“如果不是李儒运气好早出生了几年,东宫的位置凭什么能轮得到他头上?”

黄汤一入口,李兴的胡话就多了起来。

侯让一撩开门帘。

一股子酒气扑面而来,再听到三皇子那些话,连忙劝道:“您这话心里想想就成了,可不能说出来啊。”

李兴本来就烦,看见侯让就想起了家里那个母老虎,更烦透了。

“你来干什么?”

侯让闻言,一双三角眼眯了眯,笑道:“这次太子去赈灾可能不简单,出了问题,皇上必定震怒,三皇子莫急,到时候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三皇子闻言,双眸一亮。

联想到侯让的话,越想越有可能,当下大喜过望。

给侯让一边看座,一边夸赞道:“还是岳父大人您老谋深算。”

……

随着出京去赈灾的时间越来越近,李儒有点发愁。

这事工程确实很大,吃力不讨好。

裴如意把李儒的纠结看在眼里,幸灾乐祸道:“都怪你当初坏事做绝,现在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真是活该……”

李儒瞧了一眼小丫头,发现她也就是过过嘴瘾,那双水光潋滟的杏眸里,担忧之色怎么也藏不住的。

想到这里,李儒心中一暖。

笑嘻嘻的靠近小丫头,打趣道:“小爷之前虽然有过很多女人,但是发现都不合适,只有你,才是最得小爷我最喜欢的……”

裴如意一回头,才发现李儒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她身后。

两个人靠的极紧,她都能感受到李儒说话间喷出来的热浪。

小妞俏脸一红,啐了他一口:“臭不正经的。”

说完之后,小丫头整个人如同一只水蜜桃,既青涩,又带着些丰腴之姿,李儒心中大动。

“那也只对你一个人不正经……”

眼看着气氛越来越暧昧。

李儒试探着伸出一只手,揽住了小丫头纤细婀娜的腰肢。

想他现代一个大龄剩男,可是第一次靠女人这么近啊,手搭在裴如意腰上,就跟搭在一团柔软的棉花上一样,李儒一阵激荡。

就在李儒打算一亲美人芳泽的时候……

小丫头突然抬起了脑袋瓜子,高兴地喊道:“有了,我爹怎么说也是工部尚书,你可以让我爹帮忙出出主意啊。”

李儒闻言,摆起了一张苦瓜脸。

美人没亲到,她还尽出些馊主意。

“你这主意还不如不出呢……”

别的不说,就单他这太子恶名昭著,调戏了人家老裴家大闺女,又霸占了老二。

这工部尚书裴继业活吃了他的心恐怕都有了,还能帮他出主意?

“你怕什么?这不是有我在吗,我出嫁前我爹可疼我可,只要我出面给我爹写封信求求我爹,他不可能不同意的。”

李儒一听,高兴坏了,他怎么把这茬给忘了呢。

毕竟自己现在也算老裴家半个女婿了。

“这样,你也别去书信了,太慢,我就这带着你回娘家一趟,由你亲自给你爹说,肯定比写信方便。”

小丫头一听,很是兴奋,连忙吩咐下人去收拾东西。

开开心心的打算回娘家。

李儒刚开始还不知道这丫头怎么激动的原因,“你要是想回去,随时都可以回家,瞧给你高兴的。”

孰料裴如意却一本正经的说道:“圣人有云,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既然嫁给了你,不管我愿不愿意,没有你的允许肯定不能随随便便回娘家的啊……”

“这样啊……”

李儒倒是禁不住有些同情她了。

该死的封建礼教害人。

就小丫头这年纪,在现代,那还在上学呢,肯定是家里人的心头宝,怎么舍得那么早就嫁人呢?

而古代不一样,十四岁及笄就能出嫁了。

嫁出去恐怕一年到头都回不来一次家。

想到这里,李儒对小丫头的怜惜之情油然而生,宽慰道:“这样吧,以后我有时间了,就带你多回家走动走动。”

“真的吗?”小丫头闻言,眼神一亮,比李儒给她钱的时候还开心。

“当然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老公我男子汉大丈夫,骗你一个小丫头做什么?”

岂料小丫头一听,眼泪珠子啪嗒一声就掉了下来,哽咽了句:“你对我真好。”

“我对你好,你不应该高兴吗?你哭什么啊……”

李儒看见裴如意哭了起来,当下棘手不已,他堂堂一男子汉大丈夫还真对这些爱流眼泪珠子的小娘们没办法。

好在裴如意也没哭太久。

下人禀告把行礼收拾好了之后,小丫头就一改神色,兴致匆匆的打算回娘家。

变脸的速度简直比翻书还快。

看的李儒叹为惊止!

出了东宫,到了整座大隆皇宫的宫门口。

谁知李儒一行人,却被看守城门的守卫军给拦了下来,那守卫一脸拽样,尾巴都快翘到天上去了:“要出宫?可以,但必须有太后的手谕才能放行。”

这啥时候定的规定啊?

李儒怎么不记得还有这条硬性规定。

再看那守卫,李儒居然越看越觉得眼熟……

这不就是李笑冉身边的那个狗腿子副将吗?

他说呢!原来是冤家路窄啊!

“你确定没有就不行吗?”识破了那人身份,李儒也不点破,复又问了一遍。

“不行就是不行。”看守脸上扬着狡猾的笑:“没办法,太后才是后宫里的说了算的。你是太子的确很牛逼,但难道你敢违抗太后懿旨吗?”

李儒眸色一冷,走下轿辇。

直接抬腿就是一脚,把看守踹翻在了地上。

冷哼一声,对着自己的亲卫下令道:“把这个狗仗人势的玩意儿,给我绑起来扒光了丢在屋子外面。”

天寒地冻的。

李儒的马车都行驶出去老远了,还能听见守卫冻得直叫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