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小七君莫染主角的小说 江小七君莫染小说主角

精彩内容试读

第1章

天宝三十四年

夏末初秋时节,正值水稻灌浆期。

位于北元国南边的广阳府一带,本是远近闻名的鱼米之香,却迎来几十年不遇的干旱,已经将近一个半月未曾下过雨,广阳府万顷的良田,眼看就要颗粒无收。

红叶村就在广阳府北边,地势比广阳府高,这边的旱情就更为严重。

村里年轻人每天早上成群结队到山上找水源,据说山里有埋藏在地底的地下水,只要能找到泉眼,兴许就能保住这万亩水稻。

村里的妇人们忙着挖野菜充饥,一日两餐,早上野菜汤,晚上野菜汤。

大人们忙着生计,村里的小娃们饿的皮包骨,小脸腊黄。

江小七踩着一双破草鞋,顶着一头枯黄的头发,正费力的想要爬上村里唯一一棵还有果实的梨树。

“江小七,你又偷我家梨,你等着,我去告诉你爹!”

王二牛从自家院里冲出来,手里还拖着一把笤帚,可惜够不上,不然他非把这小贼打下来不可。

江小七坐在一根树杈上,指着底下的小少年,“王二牛,你去告啊,我爹最疼我了,他才不会打我。”

忽然又有一个小少年从隔壁院子冲出来,“江小七,江小七,你把我家大黄弄哪去了?”

“周大宝,你家大黄被我宰了烤了,谁让它老冲我嚷嚷,活该被宰,宰了它吃狗肉!”

小姑娘虽然穿的破烂,但笑起来脸上有酒窝,小嘴一撅一翘,可爱极了。

大黄是条狗,红叶村数一数二的好狗,可就是跟江小七不对付,只要见着她,非得撵她。

她都郁闷死了,不就偷过它的狗崽子吗,有必要这么记仇。

周大宝一听大黄没了,哇一声坐在地上大哭,“江小七,你个**,赔我的狗,你赔我的狗!”

江小七抱着树身,利落的从树上爬下来,故意对着他,咬了一口梨,“没了……赔不了哦!”

“哇!”周大宝哭的更大声了,俩腿一蹬一蹬,搓的到处都是灰。

王二牛瞄瞄这个瞅瞅那个,趁她不备,伸手一把夺走了梨子,使劲推她一把,“叫你偷吃!”

王家的这棵老梨树,就在院墙边上,是村里为数不多的果树,因为根扎的深,今年依然结了梨子。只是这梨子又小又酸,能把人牙齿酸掉。

其实全村只有江小七敢吃。但王二牛护的很,就算自己不吃,也不让江小七摘半个。

“王二牛,你找死!”江小七气坏了,嗷呜一声扑了上去,俩娃打起来。

掐脖子,扯头发,伸腿绊,拿牙咬,江小七握着拳头,一下一下。

周大宝瞧见,用袖子抹掉鼻涕,嗷嗷叫着也冲上去,不管谁打谁,反正逮到谁就打谁。

有好事小娃跑去位于村子北边的江家报信,边跑边喊:“江婶子!江婶子!你家小七又又又跟人打架了。”

红叶村位于小黄山脚下,江家就在村子北边的山脚下,站在院子里便能看见村口的两棵参天古树。

柳慧娘年过三十,生过俩孩子,身材依然玲珑有致。

听见外面的叫嚷声,赶忙在围裙上擦了手,脚步匆忙走到院外,“竹生,我家小七咋了?”

“江婶子,你家小七跟二牛他们打架,打的可凶了,你快去瞧瞧吧!”竹生比那几个都小,打架插不上手,但告状有一套。

“哎呀,这孩子,怎么又跟人打架了。”柳慧娘反身带上院门,拉上竹生,焦急的往村里赶。

等她赶到的时候,三个小娃娃已经被人拉开。

小七辫子松了,头发乱的像鸡窝,脸还被抓了一道红印。

一只小手被人拽着,仍奶凶奶凶的瞪着对面俩男娃,“哥,你别拉我,看我把他俩门牙打掉。”

“小七,别胡闹。”拽着她的人是江小伍,比她大四岁的亲哥哥,刚从田里回来。

“是他们自己找打,又不是我挑事,这能怪我吗?”哪次打架也不怪她嘛!

“小七!”柳慧娘焦急的唤道。

“……娘!”江小七委屈巴巴的甩开哥哥,一头扎到母亲怀里,撒娇着告状,

“娘,他们俩个打我一个,你看,我辫子都被扯坏了,还扯掉我好多头发呢!”

“是吗,快给娘瞧瞧。”柳慧娘扒开她的头顶看,其实也看不出什么,就有一块红了,但还是心疼的不行。

“俩男娃打架怎么还扯人头发呢,以后不许再跟他们打架了,听见没?”

江小伍是个实诚的人,“娘,她一对二还没落下风,你就听她装可怜。”

江小七躲在母亲怀里,偷偷对她哥做鬼脸。哥哥最讨厌。

周大宝又忍不住哭,“江婶子,你家小七把我家大黄宰了,我的大黄没了!”

“你胡扯,我才没有。”

“你自己说的,你就是吃了。”

“我说的你就信?笨蛋,你家大黄不是在那儿吗?”

“在哪?”周大宝顶着一张又是鼻涕又是眼泪的脸,一转头,就瞅见一条大黄狗正趴在路边看热闹。

见他转头,还对他摇了摇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