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王又来自荐枕席了小说最新章节免费阅读(精彩章节未删节)

精彩内容试读

第19章

殿内。

九皇子躺在床上。

一边喝着静妃喂的药,一边频频朝着殿外张望。

见外面没有人进来,他的眼神一黯,虚弱地道:“母妃,四皇嫂还会来看孩儿吗?昨晚,孩儿身上疼得厉害,是四皇嫂一直在孩儿的耳边唱歌。她的声音好温柔,好好听。”

“哐当!”

静妃把药碗重重地搁在旁边的小几上,又吃味又气闷地道:“四皇嫂,四皇嫂,她有母妃对你好吗?你心里就记着她的好,怎么不见你念母妃的好?”真是生养了个小白眼狼!

夜璃霆见母妃生气了,弱弱地往里面缩了缩,伸出苍白无力的小手扯了扯静妃的袖子,“母妃,你不要生气。是霆儿错了,不该惹母妃生气。”

然而,话音还没落下,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轮子滚动的声音,他的目光一下子就亮了。

那副欣然的模样直接出卖了他。

“四皇嫂!”夜璃霆小脸轻扬,翘首望去。

楚婳回以一笑,继而望向静妃道:“静母妃,我来给九弟诊个脉。”

“嗯。”

静妃微微颌首,起身站了起来,神色有点儿不太自然。

她看着楚婳给儿子诊过脉,又询问了几句,很有耐心的模样,动了动嘴道:“昨天的事,你别往心里去。你还没有孩子,可能没办法明白一个母亲的心情。我也不是针对你,只是一时情急,还希望你能理解。”

“静母妃言重了。”

楚婳的神色淡淡的,并没有多说什么。

其实,她之所以肯给夜璃霆医治,只是可怜这个孩子。他毕竟还小,却成为了居心叵测之人的工具,用来算计别人,实在是无辜。至于静妃,她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好感。

虽说她能够理解病人家属的心情,但那不代表她就可以任由别人辱骂、殴打。

事情过去了可以就这么过去,但有些东西,她的心里自有衡量。

见夜璃霆体内所中的毒已经清除得差不多了,她又开了张温补的方子。

只要静妃别作死乱用药,接下来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

也就用不着她再做什么了。

楚婳开口告辞,夜璃霆有些不舍地道:“四皇嫂,你还会来看我吗?”

“你四皇嫂很忙,她得留在你皇祖母那边侍疾。”静妃见儿子殷切地望着楚婳,心里又有一点儿吃味了。

楚婳笑笑道:“你乖乖养病,等你好了,可以去找四皇嫂玩儿。”

“嗯。四皇嫂,等我病好了,我跟你学医术好不好?母妃经常喊腰疼,等霆儿学会了,就可以给母妃调养身子了。”夜璃霆的年纪虽然不大,但人还是很聪明的。

他看出母妃好像不太喜欢四皇嫂,也担心四皇嫂会因为母妃的关系,不愿意再见他了。

于是顺嘴就说了这个理由。

不过,也是出自真心的,他确实是对医术产生了兴趣。

就好像六哥那样,对医术很有研究,说不定以后他也能成为半个大夫。

楚婳见他对医术感兴趣,点点头,道:“想要学医的话,等你养好身体,随时都可以来找我。”

“好了,别耽误你四皇嫂的时间。”

静妃对之前发生的事还是心有芥蒂,不太希望儿子和其他的那些王爷,包括王妃多接触。

她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将来还要指望他,自然看得比较重。

楚婳也听出来了,这是在变相地下逐客令。

便也没有多留,告辞后就离开了。

结果刚离开大殿,就在外面碰到了前来探病的荣王和荣王妃夫妇。

楚婳对这两个人也没有什么好感,点点头就准备离开。

“等一下。”

佟慕雪开口叫住了楚婳,转头对荣王道:“夫君,你先进去吧,我同端王妃妹妹说几句话。”

“好,别待太久。”

荣王警惕地朝着楚婳看了一眼,眸光中带着一丝警告。

皇室之间,几乎人人都知道端王娶了个泼辣而又心肠歹毒的王妃,他自然也会担心慕雪在她身上吃亏。

楚婳无视了他那凛然阴鸷的眼神,让卫寅站在原地等她,一个人滑着轮椅走到了一旁。

停住后,抬眼看向佟慕雪道:“荣王妃,不知道你想要跟我说什么?”

“楚婳,我希望你离开阿渊。”

佟慕雪一改之前的柔弱,柔美的脸庞上没有一丝笑容,显得十分冷漠。

楚婳看着她一秒变脸的模样,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就想明白了。她嗤地一笑,问道:“凭什么?我想,要不要离开,这应该是我和王爷之间的私事吧?”

“是,你可能会觉得我是在多管闲事,但我这也是为你好。阿渊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你,你又何苦自讨苦吃,留在他的身边招他厌烦?对了,有件事你可能还不知道,淑妃娘娘已经开始筹划着为阿渊纳侧妃了。”

“那又怎么样?”

楚婳虽然不稀罕端王妃的名分,但也不想任由别人安排她的去留。

她可以走,但绝对不是狼狈地逃走。

见佟慕雪脸色一沉,她神色肃然地道:“荣王妃,请你谨记自己的身份。你现在不是待字闺中的少女,而是已经嫁做人妇了。我想,荣王应该也不希望你心里还念着别的男人吧?”

“你休要胡说!我和阿渊……清清白白,什么都没有!话已至此,不妨告诉你。淑妃娘娘已经找过我母亲了,想要做什么,我不说,你也应当明白。你觉得,若是端王府内进了新人,里面还会有你的位置吗?”

佟慕雪的情绪变得激动了起来,眼神闪烁,有种被人拆穿心事的羞恼。

但很快她就镇定了下来,面上隐隐透出了一丝得意。

楚婳摇摇头,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自己这样和一个虚伪之极,而又贪慕虚荣的女人在这里争辩,是一件很没有意义的事,早在刚刚就不该留下听她废话。

想通了这件事后,她滑着轮椅就准备离开。

佟慕雪见状,挡在她前面道:“不准走!除非你答应我,离开阿渊,否则……”

“让开!”楚婳厉声呵斥。

这时,佟慕雪听到身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她倏然猛地向后仰倒,做出了好似被人大力推了一下的姿态。

“啊!”

佟慕雪一声惊呼,两只手同时在后面托住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