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瓷陆禹东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姜瓷陆禹东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精彩内容试读

第19章

姜瓷算明白了,上次在爷爷家加她的初硕,根本就不是巧合,更不是骗子,而是她哥给她介绍的“富二代”。

不过,初硕人很有礼貌,而且很有才华,是姜瓷崇拜的那一挂。

所谓的“介绍”,应该是她哥的一厢情愿吧。

“那我以后问初老师经济法的题,可就方便多了。”姜瓷笑着说。

“对,过几天我给你找几套题你做一下,经济法是最容易的一门,背一下基本就能考过。你下一本多费点儿功夫,证拿到手了,什么都好说了。”初硕一边说一边给姜瓷微信备注,姜瓷的微信号叫“花的小白兔”。

“姜瓷,你在新东集团转正了,哥还没给你庆祝!听说新东集团的淘汰率非常高,我妹妹可真优秀。”姜义见缝插针地夸耀妹妹,处心积虑想给初硕留下“好印象”,便于将来“卖”个好价钱。

“对。”姜瓷不想理他,说了这句话后,头便转向窗外。

初硕也没答话,弄得姜义好尴尬。

到了寝室楼前,姜瓷下车,她一边看手机一边走,身边的人见到姜瓷,都是一副“老鼠见到猫”的样子,赶紧躲开,大概在他们的认知里,姜瓷已经是陆禹东的女人了,未来是不是新东的老板娘不敢说,但现在,没人敢轻易招惹。

寝室门还没打开呢,姜瓷就收到陆禹东的一条微信:【明天上午十点回爷爷家,我去寝室接你。】

姜瓷的心忽然跳起来,没想到这么快又能见到陆禹东。

合上手机,姜瓷开始收拾行李。

“姜瓷,你是不是和陆总在谈恋爱?”韩岚突然蹭到了姜瓷的身边,压低了声音,挤眉弄眼地八卦着。

“没,没有。”姜瓷犹豫了一下,但面对自己的好友,她还是老实地回答:“我们只是……睡过了。”

“啧~”韩岚倒吸一口凉气,“看不出来呀,你下手够狠的!直接把人给拿下了。”

“没有了,只是一场意外。”这场意外,也是姜瓷的意外,虽然在陆禹东看来,她是故意。

“那你们现在是怎么个情况?”

“就……那样吧。对了,明天晚上我不在,要出去。”

“去哪?不会是去和陆总共度春宵吧?”

“嗯……不是……是有的别的事……”

“啧,还说不是在谈恋爱!”

“反正不是。”姜瓷想了一下,虽然现在她见不到陆禹东,偶然会有“如隔三秋”的感觉,但也是事出有因,比如这次,陆禹东拯救她于舆论的中心,但姜瓷仍然不觉得他们是在谈恋爱,谈恋爱的人,有说不完的话,他们不是,他们在一起就是闷着。

“行了行了,你就别矫情了。我知道公司不许办公室恋情,放心,我会给你保密的。将来成了公司老板娘,别忘了提我当公关部总监就行。”韩岚的愿望不高。

姜瓷:……。

第二天姜瓷提着行李箱,上了陆禹东的车。

他的车,就停在公寓楼的正门口,人进进出出,都看到了,这下,姜瓷想隐瞒也隐瞒不住了。

姜瓷上车以后,陆禹东只瞟了她一眼,车子开动。

“陆总,您的车怎么开到公寓楼下了?这下公司的人都知道了。”姜瓷说道,她可是记得,之前协议上说过,要“保密的。”

“他们不是早就知道了?”陆禹东说道,“与其猜测地这么难听,不如早知道。这样也好,省得以后偷偷摸摸了。如果将来你男朋友知道了,我会补偿。”

姜瓷的手抓了衣襟:她讨厌他什么都提到钱,可他好像乐此不疲。

“如果补偿,他也不要怎么办?”毕竟不开心,姜瓷的口气有些发狠。

陆禹东嘲弄地笑,“不要钱?”

姜瓷低头了,什么都没说,她也没有任何立场说,之前她跟陆禹东结婚的理由就是为了钱,想必女朋友这样,男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都掉到钱眼里去了。

陆禹东这样作践姜瓷,她无话可说。还有,原来帖子的事情,陆禹东早就知道了,体检那天,他是特意开那辆奔驰车出现的,一辆车就让所有的同事都闭了嘴。

陆禹东,是个狠人。

“你跟邢宝华请个假,咱们周一回来。”看到姜瓷没说话,陆禹东又命令。

“请假?”现在姜瓷一听到“请假”两个字,头皮就发麻,总会想起邢宝华异样的眼光。

“对。怎么,为难?”陆禹东侧头,眯了一下眼睛看姜瓷,“如果为难,我帮你请。”

“不用,不用,谢陆总。”听到陆禹东这种讥讽的声音,姜瓷慌忙拿出手机,给邢宝华发微信。

【邢总,我明天有事,想请假一天。】姜瓷忐忑不安地说道,毕竟之前请假,邢宝华的脸色就够难看了,周一事多,她还要请一天,多少有点儿逃避责任的意思。

【行,可以可以。你的工作我找人帮你做。有什么事情,回来直接问我。】

这答复的态度,跟以前简直判若两人,姜瓷差点儿起了鸡皮疙瘩,想必,邢宝华也知道她和陆禹东的事情了。

这次去爷爷家,姜瓷照例让爷爷很开心,爷爷红光满面,根本不像是一个得了肺癌的人。很快又是晚上,姜瓷去洗澡。

她的手机放在床上,先是响了一下,陆禹东坐在旁边看书,并没有在意。

之后,姜瓷的手机连续响个不停。

陆禹东不耐地歪头看了一下姜瓷的手机,显示的是初硕发来了15条信息。

陆禹东微皱了一下眉头。

刚好姜瓷擦着头发从洗手间里出来。

“昨天见你男朋友了?”陆禹东问。

“男朋友?没啊。”早知道要和陆禹东结婚,并且协议结婚要持续这么久,姜瓷就不撒“男朋友”的谎了,不好圆。

姜瓷在考虑要不要跟陆禹东说实话。

上床以后,姜瓷就被陆禹东压到了身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