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夫人是苗疆圣女》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主角姜离陆景砚的小说名字

精彩内容试读

第5章

一出闹剧,最后以白灵清灰溜溜的离开收场。

客厅里。

陆景砚坐在沙发上,双手手肘撑在膝盖,背脊微微弓起,眉眼低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姜离,从白灵清走了之后,就楼上楼下乱转。

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简直绝了,她住了三个月都没发现,有这么一群丑东西潜伏在这里。

在她这蛊祖宗眼皮底下兴风作浪?

这三个月,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回苗疆。

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

但是现在才发现,那群老东西的手,伸得比她想象中还长。

苗疆的那场内乱,与其说是那群老东西想夺权,想打破外界和苗疆千百年的和平。不如说是他们早就把手伸到了外面,担心被惩罚,于是先下手为强……

“姜离。”

低沉磁性的嗓音,打断她的思绪。

姜离抬眸,看向沙发上的人,“怎么了?”

“你以前那些无伤大雅的小手段,我都没放在眼里。但你不该跟陆家那群狼混在一起,不该去招惹白灵清。”

“……”

姜离蹙眉看着他,漂亮的眸子有些疑惑。

突然,她快步走过去,弯腰捧着他的俊脸,把脸凑了过去。

二人贴的很近。

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唇与唇之间的距离仅一指,在陆景砚僵住的时候,她转而将脑袋凑到他脖子里,像小狗一样仔细的嗅了嗅。

淡淡的呼吸尽数喷洒在他的脖子里,红唇轻启,吐气如兰,“奇了怪了。”

“……姜离!”

男人声音咬牙切齿,暴躁的将她拉开,双目燃起了怒火。

这女人越来越放肆了。

他知道她喜欢他,之前只是嘴上表达爱意,偶尔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盯着他。但知道他有洁癖,从来没敢近身,也不敢做这种亲昵的动作。

现在这是中邪了吗?

管家刚倒了水从厨房出来,看到这画面也吓了一跳。

太太您矜持一点。

我们都理解你想讨好先生且不想离婚的心情,但现在先生这么生气,这么做是火上浇油啊。管家顶着诡异的氛围,看着手上的水杯,左右为难。

而姜离被无情推开,眼神无辜,“我只是闻闻你有没有被下蛊。”

不然怎么开口闭口都是白灵清,他又不喜欢那一挂的。不应该啊。

陆景砚才不信,一张俊脸沉的滴墨。

修长的手指微动,不动声色的扣紧衬衫上最后一粒纽扣,整个人防备架势十足,“你勾引不了我,少做无用功。”

“……”

管家趁着间隙,忙快步上来,将水放在茶几上。

又小心汇报,“先生,白小姐说,别墅的情况比她想象中的严重,她晚上再来一趟。”

“她就是再来十趟也没什么用!”姜离脱口而出。

她站在原地,单手环胸,另一只手捏着下巴,眼珠子滴溜溜转,“这样,我反悔了,离婚协议改改,我要这栋别墅。”

“不可能。”

“为什么?你又不常在这里住,而且很危险。”

“……”

陆景砚抬眸看了她一会儿,突然起身,迈步走到她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姜离,别用这种蠢方式引起我的注意,我不喜欢你,也对你不感兴趣。”

姜离闭了闭眼,莫名有点烦躁。

她刚理清一点头绪,在认真处理事情,这自大狂妄的狗男人总觉得她对他余情未了。

到底是谁脑子里全是情情爱爱的龌龊想法?

深呼吸一口气,声音压抑而平静,“我也很认真的告诉你,从你没否认出轨,从我签下那份离婚协议开始,我也不喜欢你了,对你也不感兴趣!”

“……”

“我现在就是要这栋别墅,单纯的想要这栋别墅!给了,离婚协议生效,不给,我绝不同意离婚!你看着办吧。”

“……”

陆景砚紧紧蹙眉,垂眸看着她。

现在这女人的态度,完全就是胡搅蛮缠,比起以前的假意温柔更多的是嚣张。

呵,终于装不下去了吗?

薄唇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真想要这栋别墅?”

“没错!给我现在离婚都行,只要你能让民政局周末加班!”姜离毫不犹豫,说出来的话在陆景砚看来极具挑衅。

他怒急返笑,“很好,你别后悔!”

话落,他迈步上楼,直接朝书房走去。

姜离得到许可,也不在意他怎么想,就哼着歌儿朝后院的花圃跑去。

丑东西们,接受姐姐的怒火吧……

书房里。

陆景砚冷静下来,盯着那封离婚协议,总感觉哪里不对。

她刚刚打死那只蜘蛛的动作,太熟练太轻松了,熟练到完全不像是见到只虫子就能尖叫的女孩子。

况且,他很清楚一只蛊虫的力量有多大。

白灵清没有危言耸听。

她就那么轻松的拍死了它?

脑子里不自觉想到昨晚酒吧的事。

那只诡异的蜘蛛出现时,全场尖叫,只有她一个人淡定自若,眼底还有一丝恶作剧得逞的小得意。

“叩叩叩——”

敲门声响起,陆景砚放下文件,“进。”

管家推门进来,声音恭敬,“先生,您找我有事?”

“太太最近,都接触过哪些人?”他不相信她没跟陆家那群狼搅和在一起,可能是出于不忍心,还是想了解一下。

管家把姜离最近的行程都说了一遍。

大概都是平时那些。

逛街,聚会,喝下午茶。

然后回到家里,装模作样的**心晚餐,失败后,由厨师救场。

“上次她跟白灵清起冲突,到底是什么原因?”陆景砚打断了他,突然问道。

管家思索了一下,“听保镖说,这次倒不是对方先惹事,是太太先找茬的,问她师父是谁,又警告她小心着点,别撞在自己手上。”

陆景砚捏着香烟的手微顿,想到了她刚刚的话。

让白灵清记住她上次说的话。

出乎意料的,白灵清这么清高自傲的人,听到这话没反驳,而是气愤的离开了。

“先生,其实除了这次,太太先前跟人发生冲突都是被动的。她也不是外面传言的那么不讲理,这段时间也在努力……”

话还没说完,外面响起一道惊恐的尖叫。

“太太!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