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天宰林曜白玲珑完整篇在线阅读

孟夫人哪里肯相信呢,只当是年轻人爱面子罢了。

林曜笑着说道:“真的,母亲,三天后我一定成功觉醒武脉,成为一名修炼者,到时候,我一定要让他们刮目相看。”

孟夫人仍是不信。

林曜只好笑着说道:“母亲,你再好好看看,我是不是哪里不一样了?”

闻言,孟夫人带着泪花认真看去,这一次赫然发现,只不过是一夜的功夫,林曜病恹恹的模样已是消失不见,现如今出现在她面前的,是一个精气神饱满,脸色红润的林曜。

“这……”

一时间,孟夫人惊得张大了嘴巴。

林曜半真半假道:“孩儿不会欺骗母亲的。其实,在上一次觉醒武脉失败后,我就碰巧获得了一份机遇。所以母亲放心,孩儿是不会输的。”

孟夫人还是半信半疑。

林曜为了打消她的顾忌,只好施展出上一世的一些灵术。

“你看,母亲,我没有骗你吧。”

孟夫人自身也是一位修炼者,自然能够看清林曜方才施展出来的灵术是真是假。

她的面上一喜,眼睛里带着泪花,道:“我儿真是出息了。”

随即又道:“方才打赌的事,可做不得数啊~”

林曜的表情为之一沉,默然片刻后,说道:“只怕我不作数,那个蠢材却是要当真了。”

“曜儿……”

“放心吧,母亲,我自有分寸。”

安慰好孟夫人后,林曜开始为三天后的觉醒武脉做起了准备。

时光如水,不知不觉间已经来到了第三天。

这一天清早,五公子、林泰早早的就在校场外等着了;不为别的,就为林曜觉醒武脉第二次失败后对他冷嘲热讽,然后再当着在场所有人的面,把他的腰给打断。

将军府的主母显然也知道了这个赌约,于是在林泰来到这个校场外不久后,她也来了。

林泰向着这位主母大人请安。

主母点了点头。

少时后,这个校场外陆陆续续来了不少人;皆是将军府的一些外支。

而当一个身形羸弱的男子,走到这些外支的中间时,很快便引起了不小的骚动。

“这人不是将军府的六公子吗?他怎么也来?”

“不是说,他几天前就已经觉醒过一次武脉么,而且还是以失败而告终的。”

“哼,第一次觉醒武脉失败,十有八九是筋脉堵塞了。他这一生,恐难成为一名强者了。真是丢了他父亲大将军的脸。”

“是啊,谁又能想到,堂堂的一位大将军,居然会生出这样不能修炼的废物。”

……

诸如此类的话,滔滔不绝。

而他们口中第一次觉醒武脉失败、丢了大将军脸的羸弱男子,正是来此赴约的林曜。

林曜对于他们的话充耳不闻。

将军府的那位主母看到林曜后,等了他一会儿,只是林曜并没有和林泰一样,走上前去和她请安,于是将军府的那位主母美目一眯,声音带着几分冷峻道:“既然人都来齐了,那就开始吧~”

众人霍然一静,然后有秩序的走进了校场。

只有林曜,一动不动的站在校场之外,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

看到这一幕,林泰先是怔了一下,然后眉宇间马上大喜,大声道:“林曜,你这是放弃了么!”

说话间,校场内有一个长相魁梧的男人面色涨红,只听见他大喝一声,一片淡淡的光芒当即在他的身上出现,赫然是武脉觉醒成功了!

像他这样的状况,相继在其他人的身上出现。

但这只不过是少部分的人而已,大部分的人仍是涨红着脸,身上却没有任何奇异的事情发生。甚至在这些人里,还有极个别和林曜第一次觉醒武脉时一样,因为太过激动,一不小心伤到自己的身体,在校场上昏死了过去。

林曜对于林泰的话充耳不闻,待到声音落下,径直地朝向林泰走去。

林泰不无得意地笑道:“哈哈~你个废物,是想走过来向我下跪求饶吗?实话告诉你吧,就算你下跪也没有用,你的腰,本公子断定了;我说的,就算你娘俩同时跪在我的面前,也没有用!”

“是嘛,那你知道,我母亲和我说什么了吗?她让我放过你,权当那个赌约不作数了。”

林曜和林泰拉近了一些距离。

林泰继续作死,道:“放过我?笑话!今日有主母作证,只要你武脉没有成功觉醒,我就可以把你的腰给打断。这件事情即使日后闹到父亲面前,我也不怕。”

“这样啊……”

林曜咧开嘴忽然一笑,然后还未等他把话说完,他的身上便亮起了一片和那个魁梧男人一模一样的光芒。

他每走一步,身上的光芒便闪烁着一次。

当那片光芒闪烁到第九次时,林曜已经走完了九步。

九步之后,林曜霍然举起了他的拳头,毫不留情的朝向林泰的那张嘴打去。

林泰还震惊在那片闪烁的光芒中呢,只见一个带着亮光的拳头顿时袭来。

他的脑袋完全一片空白。

“啊~”

下一瞬间,一阵宛如杀猪般的声音在这个校场外响了起来。

赫然是林泰一拳被林曜打飞,而且刚好断掉了两颗门牙。

“大胆,你竟敢以下犯上!”

那位主母大人呵斥着林曜,道:“林泰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哥哥,你竟然对他下如此重的毒手。”

林曜直视这位主母,默然片刻后霍然一笑,道:“打断两颗门牙就叫毒手了么?那么刚才,这个蠢材叫嚣着要把我的腰给打断时,主母大人,你可是半句话也没有说啊~”

“哼,莫要以为成功觉醒了武脉,就可以目中无人了。既然你这般牙尖嘴利,那好,这将军府的资源,从今往后你也莫要用了!”

说话声一滞,这位主母大人又朝向捂着嘴巴,躺在地上嗷嗷大叫的林泰看去。

“好了,赶紧起来吧,一个三重武脉境的修炼者,居然让一个刚刚武脉觉醒的人打掉了门牙,你还嫌不够丢人的么?”

这位主母一脸的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