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宠之锦色天娇》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莫文华齐曜小说阅读

第8章

“宴会准备的怎么样了?”

听婆母提及三天后的宴会,董氏恭恭敬敬回道:“母亲放心一切都准备妥当。”

“你做事一向稳妥,不过这次京中各府悉数尽来,可不能有半分马虎。”

“母亲放心,我知道轻重,这几日凡事我都仔细盯着,不敢有半分懈怠。”

晋宁候老夫人点了点头:“各府帖子都送到了?”

“都已经派管事送去了,镇远侯忠勇侯等几家府上都送了回帖。”

听董氏提及镇远侯,齐曜的一颗心跳的快了几分,他迫切期待想要见到心心念念的那个人。

前世终究是自己辜负了她,还连累她受尽磨难早早离世,今生定然不会了。

老夫人笑迷迷的说道:“宴会时阿曜可不要乱跑,府中招待诸位公子少爷的事可都交给你了。”

祖母这是怕他不出现,变着法子将人拴在府中。

齐曜心中明白,这次宴会定然是祖母想要在世家小姐中为自己挑选一位夫人,只可惜那些世家小姐他一个都不会瞧上。

星徽院内,齐曜吩咐元庆找出一件藏青色锦绣斜纹直缀,他抖了抖衣服,脸上难得露出一丝傻笑。

前世他第一次见苏文华就是穿着这件衣服,他已经做好准备,迫不及待的想要见见前世那个对自己掏心挖肺的傻姑娘。

莫文华回到府中当天下午直接发起了高烧,混混沉沉中她又回到三年前那个战场上。

灰暗的空中盘旋的秃鹫冲向堆积如山的尸体,厚厚的积雪已经被染红,地上残缺的尸体随处可见,空气中弥漫着焦臭的腐烂味。

“父亲,你在哪里?”

“父亲,大哥……”

急红眼的莫文华踉跄着步伐,心中存着一丝侥幸的念头,疯狂在一具具尸体中翻找着,直到累的瘫坐在地,无助的嚎啕大哭。

“阿囡莫哭。”

有人呼唤着她的小名,头顶上覆盖着一个温热的手掌,空中浮现出一个坚毅的面孔。

“父亲!”莫文华想笑却怎么也止不住眼中的泪。

“父亲从小立志驱外侵护百姓,如今为国捐躯也算死而无憾,阿囡切莫悲伤。”

“是陈俊成那个狗贼害了你,我不会放过他的!我定要为父报仇!”

“你要好好活着,不要报仇,父亲只是可惜,不能看着我家阿囡嫁人成亲生子那一刻了。”

“父亲,父亲……”

莫文华口中喃喃直呼,泪水顺着眼角一直没有停过,看得常嬷嬷心疼不已,入手滚烫满脸痛苦的小姐迷糊中还念念不忘找父亲,真是太可怜了。

“桃如你再去看看大夫来没,青云你在这里好好照顾小姐。”

青云见常嬷嬷将她一人留下,慌了神:“嬷嬷你去哪里?”

“小姐在睡梦中还惦念着侯爷,我这就去禀了夫人着人将侯爷请回来。”

常嬷嬷说着脚步不停往外走去,还不放心的在叮嘱道:“大夫取药后,赶紧给小姐煎了服上,若是敢在偷奸耍滑,一定不饶你。”

“不会不会。”青云脑袋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

“夫人,常嬷嬷来了。”

不是已经去请大夫了,又来做何?杨夫人皱了皱眉:“让她进来。”

常嬷嬷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狠狠磕了三个响头,这才说道:“求夫人救救二小姐。”

杨氏不紧不慢说道:“大夫已经在路上了,很快就到,你不在房内好好的照顾你家小姐,来这里做什么?”

“小姐在睡梦中一直呼喊着父亲,老奴看小姐实在是想念侯爷,想求求夫人让人将侯爷请回来,看看小姐。”

一个庶女竟然敢以生病为借口,引起侯爷的关注,真是不知所谓!杨氏的眼神瞬间冷了几分。

身边的大丫鬟如意见夫人神色不悦,顿时眉毛倒竖,带着三分怒气指着常嬷嬷骂道:“你这狗奴才,小姐病了就去找大夫,侯爷又不是大夫,难道瞧瞧小姐就会好了不成?”

“如意姑娘误会了,老奴不是这个意思,小姐高烧不退,口中一直念叨着侯爷,老奴实在是于心不忍,肯求夫人成全了小姐拳拳爱父之情。”常嬷嬷说着不停的磕头。

“文华还在病中,难免有些烧糊涂,侯爷日理万机那是一句话就能请回来的。”

“我念你一片忠心,今日不怪罪你冒失之罪,你回去吧。”

常嬷嬷嘴唇蠕动,还想在说什么,见杨氏神色不耐,心知这一趟是白来了,只得起身告退。

这时管家急匆匆的走进来和常嬷嬷擦肩而过,杨氏听闻管家所言,让人立即叫住常嬷嬷。

“我问你,今日可是你带着小姐前去府外了?”

常嬷嬷知道此事早晚都要暴露,心中一惊忙跪下认错:“是老奴的不是,没有看好小姐。”

“上午文华还好好的,怎么出去一趟就成了这个样子?”

杨氏说到这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她手掌用力拍在桌上,带着几分怒气问道:“快些如实招来,若是有半点隐瞒,小心你这条狗命!”

常嬷嬷吓得扑通一声又跪在地上:“小姐哪里也没去,就是在街上随意转转,看到一处府邸在成亲,小姐多看了两眼,就回来了。”

“谁家在成亲?”

“是,是……”常嬷嬷支支吾吾说不出人名字,管家见状上前一步,恭恭敬敬道:“启禀夫人,侯府附近今日只有陈俊成将军成亲。”

杨氏觉得不对劲,按说一个闺阁小姐,若是出府,多数会去衣服首饰店面,为何偏偏会去凑那个热闹?

“文华为何会在那里停留?她认识那位陈将军?”

常嬷嬷吓得赶紧摇头:“小姐不认识,小姐只是看到有人成亲好奇而已。”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实话了,给我拉下去狠狠打!”

“将角门守门的婆子拉过来一并给我打,我倒要看看,以后这个府中谁还敢不守规矩!”

碧芳院内,已经喝完药清醒过来的莫文华没瞧见常嬷嬷,沙哑着嗓音问道:“常嬷嬷人呢?”

青云小心翼翼回道:“小姐梦中一直喊着侯爷,嬷嬷说是要去夫人院内,请夫人将侯爷请来。”

莫文华皱了皱眉,常嬷嬷是误会了,她是梦到父亲不假,但是那人却不是镇远侯。

“扶我去看看。”

青云不敢劝阻,麻利的给莫文华穿上鞋袜,搀扶着她前去夫人的紫霞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