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暴君系统林道李妍小说全文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一名青年人从楼顶跳了下来,此青年人腰间挂着龙形玉佩,手上拿着一把短扇,脸色白嫩如玉,给人一种阴柔的感觉。此人正是王元府邸中的那人。

“你是何人?”林道喊道。

“你也配知道我的身份?也罢,就让你死的明白一点。”

“我是合欢的弟子,秦启。”

“合欢宗,秦启。”林道低声喃喃道。

秦启看着林道那呆滞的目光,随即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乡巴佬,不会以为自己无敌了吧。”

秦启的嘲笑声传如林道的耳内,林道这才回过神来,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不管你是哪里的人,得罪我林道只有死路一条。”

说着运转起了神级武技真龙一怒,四周的温度极剧上升。

秦启看到林道运转功法后,也运转起了合欢诀,

“就让你这个下等人看看,我们之间的差距。”

只见,林道得脑海里,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女子。这些女子身穿薄纱,口吐热气朝着林道而来。

“这是什么功法!”林道心头大震。

随着林道一拳打了过去,众多妖艳的女子顿时化成了灰烬。

可是随着时间得推移,更多妖艳的女子又朝着林道而来。

院落里的秦启,慢慢悠悠的走向林道。

看着林道的样子,不禁轻疑了一声:“这林道果然有几分本事,居然能在我的合欢诀里坚持这么久。”

秦启正在沉思。突然,一个拳头穿透了秦启的身体。

“嘀,嘀,嘀。”

秦启死死的看着林道说道:“你……你居然能破了我的合欢诀。”

秦启的身体缓缓的落在了地上,旁边的王中军和宋文远也傻眼了,呆呆的看着林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林道冷哼一声。

他哪里知道,已经宗师中期的林道,运转真龙二怒时,已经堪比宗师后期。

林道擦了擦手中的血迹,又看了看王中军两人说道:“你们可知这合欢宗的来历?”

宋文远摇了摇头说道:“臣,不曾听闻。”

一旁的王中军回忆着说道:“我曾听闻,邑南那边上报说,经常有妙龄女子失踪。我也下令追查,可是许久都没什么进展。”

林道微微点了点头说道:“不管这些事情了,解决宫中的事情要紧。”

两人闻言急忙称是。

就在秦启死亡的一瞬间,相隔万里的一处高山中,一名中年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皇宫的方向说道:“启儿的本命玉牌已碎,定是被他人杀害。冲儿你下山去看看,给你师弟报个仇。”

“谨,师尊令。”一名身穿黄袍的青年恭敬的说道。

院落内,送走了王中军和宋文远两人。林道喊来了小六子,叫他搜刮秦启的尸体,自己在琢磨秦启说过的话。

“将军,搜到一个玉简。”

林道看过去,赫然是一份翠绿的玉简。接过手来,阵阵凉意向林道的手中传来。

只见上面写着:“内门弟子秦启,修为宗师中期,因触犯门规,令其外出历练三年不得回宗。历练期间,不得无故伤害他人性命,如有违反逐出宗门。”

看着金光闪闪的小字,林道握紧了拳头,心里已是翻江倒海。

“合欢宗”林道喃喃道。

收拾了一下心情,林道走回了房间。

此时耳边机械般的声音传来。

【叮,海师提督觉得宿主残暴无比,暴君值+4000】

【叮,亲王柳渊觉的宿主手段残忍,暴君值+2000】

【叮,宿主击杀宗师中期秦启,暴君值+150000】

……

看着自己的暴君值达到了三十多万,林道又想了想,自己今天战斗的不足,也该增强实力了。

这么想着,他找寻了半天,林道最后锁定了一把价值五十万的刀。

【此刀名叫血影刀,乃是炼器大家,用天外玄铁打造而成,锋利无比,杀人于无形之中。

此刀,可将宿主的攻击力提高五成】

林道看完简介,心中异动,觉得这把血影刀格外的适合自己,又看了看自己的暴君值,还差了一小半。

要想兑换这把刀,他必须再收割一波暴君值!

第二天清晨,修炼结束的林道走出房间,深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心情格外的舒畅。

就在这时,小七子急忙走过来说道:“将军不好了,南荒那边来信说,战况又升级了,死了好多兄弟!”

林道的眼中杀机闪过,

“又是那群蛮子,杀了一批又来一批,估计是看我多日不出现,试探军队的虚实。”

“六子你们几个回去,告诉宋黎,要他给我死守城市,不得外出。等我过些时日回去,杀他个片甲不留。”

小六子闻言急忙离去。

“看来得加快点时间了!”

林道握紧拳头,快步走了出去。

丞相府外,林道走了进去,守门侍卫看见了赶忙跪下行礼。

“王中军,出来见我!”林道喊道。

书房内的王中军听到后,急忙走了出来说道:“摄政王,您下次有事,直接要下人通报就好,就不劳您跑一趟了。”

林道没有回答他的话,又说道:“把和杨公公有关系的人,名单给我。”

王中军立即明白了林道的意思,随即说道:“来人,东西拿上来。”

只见下人从王中军的书房里,拿出来了一个小木盒,盒子里装的是一本小册子,记录着朝廷里面大大小小的关系网。

“刑部尚书,刑部侍郎……和女帝来往密切。”

“兵部尚书,工部尚书……对先帝十分拥护,中立。”

“礼部尚书和侍郎,亲王柳渊……和东厂关系十分亲密。”

林道接过手后,仔细看了看。

看完后头也不回的走出院落。

王中军看到后感叹道:“看来,这亲王柳渊性命不保。”

说完摇头走进书房。

傍晚。

清冷的马路上,林道穿着披风,向着柳王府疾驰而来。

柳王府外,林道运转起功法,只见林道的身体逐渐淡化,很快就消失在了原地。

林道一个闪身进入了柳王府。

刚进柳王府,便看见几个大汉,押着一个衣衫褴褛的女子,走进了偏殿。

“想的怎么样了,我的小美人。”一个身着华丽的青年人笑着说道。

“呸,柳宁我就算死,也不会从了你。”那女人喊道。

“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给我继续打,打到她求饶为止。”

一旁手上拿着鞭子的大汉,走了过来。

大汉恶狠狠的瞪着女子说道:“小美人,我手可重了,打到脸上可就可惜了。”

女子身躯颤抖了一下。

“你们这群走狗,我父亲在的时候,你们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我父亲刚一不在……”

话音未落,那粗长的鞭子已经打到了女子的娇躯上。

女子不停的哀嚎,似乎经历着极大的痛苦。

一旁身着华丽的男子看到了,笑着说道:“你父亲要是还在,我定然不敢造次。”

“可是,他千不该万不该招惹那林道,现在搞得自己家破人亡。”

女子眼中痛苦之色闪过。

就在这时,一双冰冷的大手,放在了男子的肩膀上。

“你……你是谁。”男子颤抖的说道。

“我就是林道。”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出,林道说话间,现了身。

“你……你就是林道?不可能!这里是柳王府,外面么多守卫,不可能有人悄无声息的进来。”

还没等男子说完,林道手一用力,男子就直直的躺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