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老祖她恃宠而骄小说全集免费免费试读(洛璎厉温行)

精彩内容试读

第11章

“什么,她有病?”

陈如梦立即躲瘟神似的躲到沙发后。

叶施然赶紧解释,“厉夫人,是误会,前段时间洛曦过敏肿了嘴唇,现在完全好了,您看。”

洛曦被叶施然拉过去当证据展示,对洛璎的恨意更是一分分累加。

她不但身体上遭罪,连续一个星期的激素治疗让她内分泌紊乱胖了二十多斤,靠着日日绝食才勉强恢复到现在的模样。

现在洛璎还要把自己的丑事往厉家传,是唯恐自己嫁进厉家。

不过她洛璎能进,她洛曦就不能进?

等自己当上厉家太太,一定要洛璎好看。

洛曦对洛璎恨的咬牙切齿。

了解到事情始末,陈如梦还是不放心,“虽然恢复了还是到医院定期复查的好,我还有事你们先聊。洛璎回家住多少天都行。”

说罢一副正宫太太的模样昂着头离开。

叶施然想坐的靠近一点跟珞璎套近乎,珞璎直接站起来离得远远的,这让一旁侍奉的佣人们也不由对叶施然母女保持一定距离。

“后妈,卖我的钱你们都分完了,来厉家是想接着讹钱吗?”洛璎脸色淡淡,“还是来算上次洛康山砸伤厉家少爷的账?”

“哎呦哎呦,洛璎,你胡说什么呢。”叶施然讨好般将一张银行卡放在茶几上,“这都怪你爸鬼迷心窍,掉进钱眼里。剩下的钱都在这张卡里,你都拿去,都拿去。”

洛璎淡淡瞥了一眼,无动于衷。

叶施然见状瞬间红了眼圈,掏出手帕开始擦眼泪,“洛璎,你爸那事做的确实混账,但那也是你爸,你就原谅他吧,我们一家子很期待你回来,你说你母亲走的那么早,又没有人管你,我们不管还有谁能管……”

“停!”洛璎听够了这些虚情假意,不耐烦道:“有事就说,我已经被卖到厉家肯定不会轻易离开。”

“那你就忍心让我和你爸天天想你想的靠吃药才能睡觉吗?”叶施然忽然放大音量,谴责洛璎的不孝顺,洛曦也在旁边抹眼泪,边哭边劝叶施然。

“我们就想你回家看一眼,就一眼也不行吗……”

哭闹声惊动楼上的厉老爷子,由厉长卿搀扶着下楼。

“洛丫头,发生什么事了?”

见厉老下楼,洛璎也赶紧去搀扶。老人刚坐到主位上,叶施然就像看到靠山,含着泪跪倒在厉老爷子脚边。

“厉老,你快帮我劝劝洛璎吧,她不认我们当爸妈的。”

厉老爷子是重情义的,听叶施然这么说忍不住怒气侧漏,“你们都卖女儿了还认什么爹妈?要我是洛丫头,都不会让你们进厉家的门。”

叶施然没想到厉老爷子会偏袒洛璎,一时间忘了该说什么,顶着一张哭花的老脸要多丑有多丑。

洛曦自作聪明地顶上来,“厉爷爷,我爸爸卖姐姐也是有苦衷的,都说家家有难念的经……”

“别跟我老头子扯这些。”厉老爷子根本不给洛曦说话的机会,“日子过的再难也不能卖女儿,再说你爸爸当初怎么不卖你?估计是心疼你当小三的妈!”

恶人自有恶人治,老爷子久经商场嘴皮子功夫是最溜的。

“别在我老爷子面前装惨,洛丫头不想走谁也带不走她。”老爷子心气上来,一口气没喘上来又一阵咳嗽。

洛璎立即上前拍背顺气,顺带帮他开了几处穴位通气。

一套下来老爷子身子轻松不少,拉着洛璎的手就想拉亲孙女,“洛丫头放心,有老爷子在没人敢欺负你。”

“嗯,谢谢爷爷。”

洛璎老祖独来独往惯了,突然遇到个对自己好的怪老头不由一阵感动。

叶施然眼见自己成了挑梁小丑,索性一丑到底,对着洛璎磕起头,“洛璎,我知道你恨你爸,但我真的想做好一个后妈,当初你爸要卖你的时候我拦不住,我心里亏的慌,你就当施舍我,让我尽一晚当妈的义务,妈妈求你了。”

叶施然尊严都不要了,疯狂的行为让厉老爷子也皱起眉头。

洛璎本不想把事情闹大,但见叶施然不依不饶的模样还不知道下一秒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毕竟这是在厉家,什么话传出来不一定是好话。她也不想让厉老爷子再操劳,终于松了口,“我就回去住一晚。”

见洛璎答应,叶施然紧接着喜笑颜开,“好,好,今晚就让我尽一尽做母亲的义务,洛璎,妈像你赔罪。”

“别,折寿。”

洛璎神情淡淡,老爷子却很担心她,“洛丫头,别勉强,不行我让人把她们赶出去。”

“没事的,爷爷。”洛璎给老人一个安心的笑容,跟着叶施然和洛曦离开厉家。

三人在厉家人的目光中上了同一辆车。

洛曦做副驾驶,洛璎则跟叶施然坐在后座。一路上叶施然还保持着“女儿给自己机会”的狂喜中,但演的过于用力,路人见了都尴尬。

“洛璎,今晚你跟妈妈一张床睡,妈妈让你感受下温暖。”

温暖感人的话从叶施然嘴里说出来就感觉怪怪的。洛璎立即拒绝。

“嘶——”

突然一阵刺耳的刹车声,车子一个急刹停在半路上。

司机忙说着对不起下去修车,叶施然开口就骂:“怎么搞得!我还着急带我女儿回家团圆呢。”

“不好意思太太,发动机出问题了,要不然我再联系一辆车子吧。”

司机隔着车门不停弯腰赔礼道歉,洛璎刚想说不要紧,一个带有刺鼻气味的帕子捂住她的口鼻,紧跟着四肢瘫软没有力气,到最后意识溃散,整个人都昏了过去。

叶施然担心药力不够好半天才松开帕子,见洛璎软趴趴的倒在后座上,露出了真实的奸笑,“这小妮子还挺缠,不过也难逃我的手掌心。”

说完看向前座的洛曦,“宝贝女儿放心,学校的仇妈妈一定替你报了,敢对我宝贝女儿出手,死的就是你!”

洛曦坐在前座表情冷淡,甚至还有点嫌弃,“我就说没必要让我也跟来,你自己这不是解决了?”

“你不来,我怕她不上钩。”叶施然对女儿仍是一副讨好的样子,“放心吧,后面的不用你插手,一会儿车来了你先回去,我和司机王叔处理后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