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系统开启,王妃被迫营业中式微木戒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精彩内容试读

罪业已尽,罪孽难恕。

黄泉引灯,点度来生。

式微翻了个身,砸吧砸吧嘴,踢开被子。

嗯?被子?

式微猛地睁开眼睛。

光滑的红色木头,精巧的雕刻图案。

好。。好贵的床。

两边不是掉漆的墙壁,而是精致漂亮的粉色帘子,轻盈透明。

掀开了帘子,外面的空间不小,花瓶不少。

好。。好贵的房子。

有钱了?

梦里?

对哦,刚才的叶子是红的,大夏天的哪就有红色的叶子了?

做梦。

一定是在梦里。

躺回去

……

睡树林里被过路的有钱人救了?

这在首都四合院?

她怎么可能睡那么死?

式微一下子翻身坐起,用力捏了捏自己的左手臂。

有点疼。

粉色鸳鸯肚兜?

**!

不对。

再撩起帘子真正地看清楚周围的样子。

有钱的摆设,奢华的风格。

回过神来,决定问问不睡觉的黑雾。不对啊这种情况在以前就开始鬼叫了吧。

雾呢?

式微静默了一下,将法力输入木戒。

“团团?团团?”往常一进去极其壮阔的黑暗中的十万鬼盏……一盏也不亮了。

装逼神器没有了….不能肆无忌惮地画圈了….

式微脑内循环播放着这两个词条

“小小?,小小?”

式微回过神,“灯全没了,芜湖。”

“……芜湖是需要感情和表情的。”

“哦。麻烦讲下什么情况,你也晕了?”

“是的,我就记得一个臭男人,趁你睡着摸了你的腿”

式微一下子坐直了:“!!!!然后呢?”

“….你那么兴奋干嘛?”

“赶紧的然后呢!”

黑雾感觉她咽了一下口水。

“然后我就冲出去叫内个臭男人放开你啊然后我就晕了。”

“……”

像一个漏气的气球又憋了回去。

“干嘛,几百岁的人了,春天到了?”

式微似又想到什么,皱眉:“不对啊我当时**着运动裤呢吗?”

“隔着运动裤摸腿就不算摸腿了么!”

“说的你好像很纯情一样”

“本来就是,我都没牵过女孩子的手,女鬼也没有!”

“切,算了吧。所以那男人长什么样子?”

“没看见呐,我就边喊边出去,什么都没来得及看就晕了。”

“辣鸡。”

“你直接晕了就很牛哦”

“我。。!”

“两位可聊完了?”

一人一雾同时被这个和小卖部式微差不多苍老的声音吓了一跳。

声音是从聊天的媒介发出来的

木戒。

式微的脸立刻冷了下来。

似乎刚刚神经有些不正常的人不是她一样。

“干什么?”

“跟了你这么多年,怎么对我还不如那鬼亲近?”木戒声音苍老,可能嘴里没带着血,说话没有之前的恶鬼那么像下水道的脏水一样稠且恶心,但是语气同样令人极其不舒服。

式微靠回床头,烦躁地扯了扯嘴角,“有屁放,放完滚。”

黑雾这么些年也没见过木戒说话,看式微这要杀人的样子,选择闭嘴看戏。

“啧啧,小微啊,还是这幅样子。”

式微姿势都没变,也没理它,老头子继续自己话头。

“看刚才那样子,是不是以为摆脱了自己的身份,摆脱了我?”

依旧没得到回应,它也不气,照样用那难听的声音不慌不忙地,好脾气地说。

“你确实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靠你刚点满的那十万盏灯……”

黑雾看式微的表情觉得她现在想剁手。

“不过,确实太耗费法力了,他们一时间恢复不了,你呢就在这里,像你300年前那样,继续你的责任,一切如旧。”

式微木着脸盯着前面的被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这番话听进去。

“那边的世界,你已经完成了你要做的。

这里跟当初那边差不多,剩余的记忆待会会给你…..你这个世界的身体是我抽了你一魂一魄筑的,可费了我不少心力时间,”

式微只在听到抽取一魂一魄时呼吸滞了一下,依旧没什么表示。

“现下融合了,你就**该干的事就行。”

落下最后一句,木戒彻底没了声音。

一室安静。

但是门外的鸟叫很吵。

式微回神,跟黑雾大致讲了下她刚接收到的记忆。

成国,年号祁安,皇帝姜业,15岁继位,治国百年,除去特殊情况,也是难得的盛世。

这地方虽然是封建帝制,但家家户户都修灵力,3岁时国家有集体启灵,启灵后就可以开始修炼灵力,也能看出天赋。除了个别实在不行的,每人都或多或少有二三阶实力,因此也都长寿,有些高阶修士活个百来岁很正常。

其中比较特殊的就是身负武灵的人,他们很有天赋,基本上好好修炼都能跻身高手之列。就比如说当今被奉为成国第一高手的皇帝,就比如说当朝大将军也是执狱司嫡子简明,又比如说多年前在战场上被废了双腿的盛王。

只是盛世之景虽在,百姓却不得安居。自成国建国,每月的7日都有大批鬼军意图涌入都城。

只有六阶上的修士能伤到鬼,但是对于强盛的鬼军,一般的六阶上只能杀一两只鬼然后葬身其中成为鬼军的力量来源。

再加上需要高级结界防止漏网的鬼进入城内扰乱百姓,成国皇帝每次都要亲自到场。

又要治国又要打怪,挺惨的。

“虽然说大多数普通人或多或少有点灵力能打点架吧,但我怎么觉得比你以前那个世界还费劲?”

黑雾听完提出了自己的疑惑。

“都有点灵力,死后法力修为也更强了,再说”式微边下床穿鞋边回复,“他们的灵力对鬼的伤害很低的,就像我的法力伤不到人一样,也就成国国君那样的人物能制衡住…”

“???你的法力伤不到人???我怎么才知道?”黑雾觉得这么爆炸的消息有点不适合这么平静的出场。

“以前觉得没什么好说的,毕竟来来去去都是普通人,现在不一样了,都是有灵力的,你可别瞎跑,我大多情况下救不回你。

哦对忘了说,这里是皇宫,我现在的身份是灵力二阶不爱出门的妃子,叫什么……德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