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女配当自强》全集阅读 擎骁琛韩汐小说已完结

精彩内容试读

在自家儿子眼中彻底沦为面瘫直男的擎骁琛看着俩儿子灿烂的笑容,竟然有些庆幸此次决定的正确。

由于耽搁了一上午,擎骁琛刚回别墅就脚不沾地直接奔向书房处理工作。

韩汐则跟擎家俩包子待在一起玩游戏消磨时光。

擎家现在除了擎骁琛和擎小包子们,正经的直系亲属也就算没人了,所以这次结婚,擎家没打算办婚礼,这也提前跟韩汐解释过了。

基本上知道擎骁琛结婚的人,就是擎骁琛重要的人了。

韩汐听了也十分理解,这桩婚事本就是利益的互换,也不是什么光彩事儿,她也觉得没必要办,小说世界岁月漫长,但是却没有一个故人,她办了也没人看到。

下午,擎骁琛按时处理完公司事务精准下班,就见到这么一番景象。

沙发上,一个秀丽的身影和两个坐着不到她一半高的小团子,一个脸上贴的跟白毛鬼一样,一个白净的脸蛋只贴了寥寥几根。

这样看下来,韩汐属于他们中间身上最正常的一个了,虽然贴了挺多但是也有输有赢,不像擎煜一直输,擎祺一直赢,简直就是离谱。

“飞机!哎,我要赢了,来来来,都伸脸。”擎煜胜券在握,仿佛胜利已经摆在眼前。

“炸。”擎祺脸不红心不跳的抛出最后的王牌,截胡擎煜的胜利。

农民胜利!

擎煜小包子就跟文革时期的落败地主一般,垮着张小脸叫衰。

“啊啊啊——怎么又是我输了!不公平,你会算牌,还有什么可打的!啊——”

眼看这是要赖的节奏,擎祺先发制人开口,“愿赌服输。”

“好啦好啦,我知道,不就贴个条吗,来!”

某被贴成白毛狮王的煜小公子完全不带怕的。

阳光透过窗子洒在三人身上,璀璨的阳光金灿灿的,颇有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处理了一天文件,本来涨闷的额头莫名被这幅画面治愈,化作和风细雨,充盈了擎骁琛的胸膛。

擎骁琛站着不知道看了多久,同俩小包子打闹的韩汐这才注意到擎骁琛的身影。

她思索了半晌,最终还是决定坦诚一些,向擎骁琛和盘托出。

老是让人猜来猜去,韩汐不喜欢。

“那个,我跟你说个事。”

老公这两个字太过于羞耻,韩汐还未习惯,踌躇了半天也只蹦出来这么干巴巴一句。

擎骁琛讶异挑眉,没料到韩汐的反应。

“稍等,晚些去房里说吧。”

晚餐是擎骁琛亲自下厨,米其林餐厅的手艺,一看就不简单。

美味和颜值并具的西餐,是小包子们平时常吃的所谓米其林五星级的水准。

吃饱餍足的同时,韩汐一边抚慰着自己饱胀的胃,一边又可怜自己正宗的中国味。

想念啤酒饮料小烧烤的第一天~

饭后,擎骁琛带着韩汐到书房继续她的话题。

书桌上,**出来的文件封面明晃晃标着城南两个大字。

“你手里这个城南的项目,宁家应该会暗地里搞小动作,然后逼得你不得不放弃这个项目。”

斟酌片刻,韩汐比较隐晦的交代了书中的真实情节。

“还有我,是跟他们签了字据来劝你取消城南的竞聘……”说到这儿,韩汐觉得哪里又不太妥,急忙补充道:“啊,不过你不用顾忌我,我已经跟他们脱离关系了。”

闻言,擎骁琛初次流露出较大幅度的表情变化,犹疑不定的看了眼眼前表现真挚的女人一眼。

他宁家即将有小动作他是早有意料的,但并未告知任何人,韩汐是如何知晓的?

许是看穿擎骁琛的怀疑,韩汐连忙解释:“我只是猜测。”

韩汐生怕擎骁琛再深究下去,这样她又得费尽脑汁想怎么编,于是装作慌忙的样子后退好几步,陡然就被桌角的小凸起绊倒。

顿时,她整个人朝后仰倒。

正当韩汐闭上眼感慨这无语的命运时,一阵男性独有的低调木质气息扑面而来。

睁开眼,正是擎骁琛深黑的瞳眸,浓黑的思绪叫人捉摸不清。

韩汐顿时心脏慢了半拍,脑海里突然闪过那副诡异的面具。

擎骁琛为了避免韩汐受伤,情况太过突然,他只能用自己做肉垫,护住了韩汐。

空气中的气息渐渐变得混沌,不知名的情绪在空间蔓延。

而两个人现在的姿势也十分暧昧,韩汐整个人都被擎骁琛的气息笼罩着,浑身酥麻麻的。

单身数十年的韩汐哪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一时不知所措的呆在原地。

“咳,你先起来一下。”

还是擎骁琛打破沉默,提醒出声。

闻言,韩汐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耳根因为尴尬和局促慢慢染上绯红,只见她手臂一撑拼命挣扎。

不料起身半途中又卸力摔在擎骁琛怀里。

救命啊!社死现场!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哇!

对此擎骁琛并没有表示。

老干部直男的名称不是说说而已。

韩汐挣扎了半天,总算是从那个尴尬的位置之中解脱出来。

得了自由,韩汐立刻起身推门,却发现门居然被反锁了?

肯定是那两个小包子干的!

门外。

“擎煜,事先声明,你这样做到时候挨罚我不会救你。”擎祺冷着张小脸。

擎煜人小鬼大,揣着钥匙看着反锁的门,他已经脑补出爹地暴揍自己的场景了。

“怕什么。他们是夫妻,就应该多多拥有二人世界,只有这样才能培养感情。”擎煜不以为然,还脑补的欢乐。

屋内的两个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韩汐打破沉默。

“中间放被子,睡两边。”

擎骁琛经常因为忙工作忘了休息,所以书房也备了一间独立的休息室。

擎骁琛思量了一会儿,点头。

于是,虽然领了证名正言顺的两人躺在了床的两侧,中间宽的却像能隔条银河。

因擎骁琛没有多余动作,所以韩汐在这柔软大床上睡得十分安稳。

而看似紧闭眼眸的擎骁琛则默默注视着韩汐的背影。

一丝丝说不上哪里闻过但是异常熟悉的馨香在鼻尖飘忽游移,这种若隐若现的熟悉感快要让他抓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