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尊战婿》全集阅读 周凌苏慕雨小说无删节

精彩内容试读

第一章老子就是癞蛤蟆

第一人民医院。

周凌带着满身泥尘冲向手术室,头上还带着顶破裂的安全帽,显然是刚从工地赶来。

“手术一定要顺利啊!…”

他口中着急道。

两年前他从军中退隐,放弃无上荣光,隐世回到海市,并遇到他的挚爱,无奈女友突发白血病,周凌便陷入了无尽的深渊之中。

他每日起早贪黑,夜以继日地辛勤工作,为了赚更多的钱,他一下揽起了四五份**,还要到工地里卖力。

为的就是挣够女友的全部医药费!

今天本是女友移植骨髓的日子,但待周凌看到手术室门上灭掉的灯,他不由愣了。

快步赶到女友的病房,发现其一家都在房间里其乐融融,有说有笑。

他推门而入道:“小雨,你不是在动手术吗?”

躺在病床的苏慕雨见到来者不由皱起眉头,不等她开口,一股尖酸的声音先升起了。

“怎么才来?不说的还以为你日理万机呢?要是小雨真要等你的救命钱,早就死了!”

说话的是女友的母亲,刘海燕。

其身旁还站着苏慕雨的弟弟,苏子航,正一脸得意地看着他。

周凌不解道:“可阿姨你不是说小雨的手术费不够,手术就不能进行吗?我特意找工头结了这些天的工钱才赶过来的。”

“手术早就做完了,哪还敢指望你啊。”

闻言,周凌一脸欣喜跑向床边:“太好了!小雨以后我们就有好日子过了…”

还没说完,他便被刘海燕推开了。

“去去,一身尘土脏兮兮的,别靠近我女儿!钱带来了没有?”

周凌尴尬站起拍了拍身子,迷惑道:“阿姨,手术不是做完了吗…”

“是做完了,但手术费都是黄少垫付的,跟你有什么关系?”

听到黄少二字,周凌不由皱起眉头,那是个一直对他女友有意思的富二代,名叫黄轩。

说是海市顶级豪门黄家的独子,先前已经好几次到苏家向苏慕雨索爱,还被周凌碰见了过。

但想到手术要紧,他也没有说什么,只是决定事后把钱还给别人。

想罢他连忙从腰包里摸出两叠黯淡的钞票,有几张上面还沾着装修白胶。

“阿姨,那这钱就留着给小雨后续治疗和养身子。”

财一露眼,刘海燕一手就将钞票夺了过去,拨指一扫,却是一脸嫌弃。

“怎么就这么点?你一天天都干嘛去了?口口声声说爱小雨,这点钱够爱谁的?”

“我女儿真是瞎了眼,怎么就碰上你这窝囊废!日子没过好,反倒还大病了一场!”

周凌喘着大气,硬是一个字都没说,只是老实地站着。

“好了,妈别说了,小航不是着急用钱吗?你快给他吧。”

“是啊妈,我要迟到了,你就别跟这废物置气了,他也就那点出息了。”

苏子航附和道,而后理所应当地从刘海燕手上接过周凌的血汗钱。

“行,那你快去吧,到了生日派对上一定要好好表现,争取把校花泡到手!”

刘海燕一脸地溺爱之意。

又是所谓的校花!一个苏子航舔了半年的“女神”。

他一直在对方身上花钱,而钱全都不是自己出的。

小至吃饭买水,大至送礼摆阔,每一毛钱都是他周凌给的。

不说的还以为追校花的人是他,而不是苏子航。

听说那校花家财万贯,其父亲还是学校的校董。

要是真让苏子航得手了,不仅自己的学业前途能平步青云,他小小苏家也能沾上莫大的荣光。

看到这一幕,周凌身子猛然一僵,胸口不禁发颤。

他抠着掌心肉问道:“阿姨,这钱是给小雨养病的怎么就?…”

“小航学校的校花今晚生日,特意邀请他去派对,她爸可是市里著名的富商!我们苏家怎么能空手而去?”

“我儿子可不像某些人一毛不拔,不舍得在女人身上花钱!”

刘海燕说得理所当然,但在周凌耳朵里全是扭曲的道理!

“给谁不是给?我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管?”苏子航不屑道。

你们的家事?

周凌痛心地冷笑一声,没想到自己是为了别人的家终日忙碌奔波,衣食难安!

“没事就快滚回去工作,日后要用钱的地方多着呢!”刘海燕打发道。

周凌满眼血丝,气得是脸红耳赤,他拦在了苏子航面前。

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他金山银山都能拿得出来!

但若是让这啃老族拿着女友的治病钱去装逼挥霍,他周凌是一万个不肯!

何况这还是他虎落平阳时,坚守往日誓言,未曾借助当年任何力量,靠自己双手一分一毛挣回来的血汗钱!

“阿姨,这钱对小雨非常重要,术后还要长时间服用抗排异药物,这是笔不小的费用啊!”

刘海燕一脸难以置信:“反了你?你有什么资格发号施令?你只是一条负责挣钱的狗!我们家花钱轮不到你说话!”

周凌差点没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为了女友呕心沥血,废寝忘食,没想到到头来只是一条狗?

这两年来,周凌在苏家人面前卧薪尝胆,任劳任怨,为的就是讨好他们,好让他治好苏慕雨的病后便迎娶其进门!

但不想苏家母子变本加厉,如同吸血鬼一般汲取他的血液!

不然女友的病早就治好了,也不至于拖到今天!

而为了苏慕雨,他什么都能隐忍!

“阿姨,这些年来,你们每次要钱,我从未拒绝,一切都尽力满足!”

“你们不为我着想也替小雨着想一下,我就这一个要求,先把小雨的病养好!”

“要不这笔钱你们就先拿去一部分用?其他的我再想慢慢想办法。”

苏子航像是听到什么匪夷所思的话,不屑道:

“一部分?我待会出席的可是高档场所,你那点算个屁啊!”

“当狗就得有当狗的觉悟,你有什么资格在这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