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战神》小说章节目录在线试读 赵宇陆晓婉小说全文

“有名无实?”

赵宇再次感受到了强烈的侮辱。

曾经,就在这个房间,他们两人是如此的甜蜜,经常吻到快要窒息。

有一次,他们情到浓时,已经开始为对方褪去衣服,若不是王欣莲麻将打到一半,跟人打了起来,早早回家,他们就已经可以实现身体上的负距离了!

其实他们一直都没有急于做这件事,因为他们两个都认为,马上就要结婚了,不必急于一时。

但是,谁也没想到,最终,他们就如陆晓婉说的一样,有名无实!

“那难道,你跟那个姓李的,是有实无名?”

“不用你管!”

陆晓婉的身体,微微一怔,声音有些颤抖。

怒火,在赵宇的胸中燃烧。

他感觉遭到了背叛,感觉自己作为男人的尊严被碾的粉碎!

“那我今天就跟你做个有名有实的夫妻!”

曾面对千军万马,枪林大雨,赵宇稳如泰山,指挥若定,谈笑间便让敌军灰飞烟灭。

然而此时,他却是如此冲动与不理智。

他粗暴抓住陆晓婉的衣服,一把将陆晓婉扔在床上,紧跟着便压了上去。

因为用力太大,陆晓婉的外套被一下子扯开,露出洁白的身体。

但,陆晓婉却没有惊慌的喊叫,只是怒视着赵宇,眼中,充满了泪水。

“好,赵宇,你可以!六年前,你毁了我的人生,现在,你又来毁我第二次,来吧,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不是当年他们口中的那个强尖犯!”

在看到陆晓婉眼泪的一瞬间,赵宇如遭雷击。

他意识到自己失态了!

当年确实是他害了陆晓婉一家,之后六年,杳无音讯,他其实是没有理由要求陆晓婉为他守身如玉的!

“对不起,晓婉,我有些激动了。”

赵宇有些慌乱的将陆晓婉的衣服盖了回去,然后起身,满是歉意。

“晓婉,我只是放不下那段感情,六年来,那份爱在我心中不曾减少一分一毫。当年,我们用了两个月短时间,便决定了一生相守,现在,请你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后,如果你还是决定放弃这段感情,我绝不会再多说半句。”

陆晓婉擦了一下眼角的泪水,从床上起来,一言不发,走到衣柜边,背对着赵宇,将衣服脱下,利落的换上了另一件衣服,然后向门外走去。

走到门口时,她幽幽的开口道。

“两个月太久了,我没有那么多时间。”

赵宇不明白陆晓婉的意思,正想追问,楼下已经传来了嘈杂的叫嚷声。

“吗的,马上让陆晓婉和那个强尖犯滚出来!不然我今天把你们家拆了信不信!”

啪的一声,陆晓婉的堂哥陆宵,将一个酒杯摔的粉碎。

“陆宵啊,你别这样,这只是个意外,晓婉还是会和嘉俊结婚的,那个赵宇,我们马上就让他滚蛋,永远都不会再跟晓婉见面!”

陆国华一脸小心的给陆宵陪着不是,就好像陆宵是他的叔叔一样。

“结婚个屁!李公子刚才都给我打电话了,说晓婉这个**给他带了绿帽子,不仅他们李家答应给我们陆家的投资要撤掉,而且明天的招商会也不让我们参加了!你知道这个招商会对我们陆家有多重要吗?陆晓婉这个废物,伺候一个男人也伺候不好吗!”

陆晓婉在楼上听着陆宵的污言秽语,牙关咬紧,强忍着泪水,走出了房间。

赵宇紧随其后,怒火中烧。

“陆宵,你把嘴巴放干净点!投资和招商会的事,我会想办法解决,现在请你马上从我家出去!”

陆晓婉怒吼着,把手指向了门口。

“你解决?行,那你现在就去解决啊!”

陆霄站起身,把一张卡片扔在了桌子上。

“这是凯宾斯基大酒店的房卡,李公子正在那等着你呢,他说了,只要你今晚能把他伺候好了,刚才的事,他可以既往不咎,投资照常,招商会也可以给我们陆家邀请函。”

陆晓婉身体一怔,心中委屈万分。

这是把她当成了什么?妓_女吗?

“滚!我是不会做这种事的!”

陆晓婉愤怒的吼道。

陆霄却是一阵冷笑。

“呵呵!陆晓婉,你少在这儿跟我立什么贞节牌坊!这种事你还少做了?别当我不知道!你又不是没跟李公子开过房!还有四年前,你是怎么拉来那两个亿的订单的,你当我们不知道吗?”

听了陆霄的话,陆晓婉身体猛的一颤,眼泪瞬间涌上了眼眶。

“陆霄!”

几乎是声嘶力竭。

陆晓婉指着陆霄,嘴唇颤抖着,想要骂什么,还不等开口,却被王欣莲拦住。

“晓婉啊,你别生气,要妈说,你就去吧!妈是过来人,不就那么点事儿吗,早做晚做都是做,现在做,还能给家里带来这么大的利益,何乐而不为呢?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要总是那么要强,能嫁个好男人,比什么都强啊!”

王欣莲的话,让陆晓婉心中顿时一寒。

“妈?什么叫早做晚做都是做?你是我妈啊!”

王欣莲:“是啊,就是因为我是你吗,才跟你说实话啊!”

“晓婉,你吗说的对!你一个女孩子家,为家里做点贡献,是你的本分,又不是让你随便跟人睡,那可是李家少爷啊,你不亏!”

这时,陆国华也过来帮腔。

陆晓婉无语了。

爸爸妈妈向来重男轻女,不管她怎么努力,他们的眼里,始终都只有那个不务正业的弟弟,从不把自己放在心里!

“女孩子怎么了?怎么了!难道这么多年,不是我一个人在养着这个家吗?”

陆晓婉终于委屈的哭了出来。

王欣莲却是叹了口气,也是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养家里几年怎么了?我和你爸养了你二十多年,白养了?”

陆霄在一旁,听着这一家人的对话,冷笑连连。

“好了,陆晓婉,就别在这个强尖犯面前装腔作势了,趁着李公子还在兴头上,赶紧去吧,去晚了,他找别人泄完了火,你就没用了!”

面对着家人、亲戚的逼良为娼,陆晓婉心中,痛不欲生。

她感到一阵天旋地转,身体直接向后倒了过去。

但是,她并没有倒下,而是感觉自己跌进了一个强壮而又温暖的臂弯里。

是赵宇!

赵宇将陆晓婉搂在怀里,对着陆霄正色道。

“晓婉是我的妻子,今天,她哪儿也不会去!你,马上从这里滚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