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静书沈柏寒小说阅读_俞静书沈柏寒小说《一场交易别谈情》

《一场交易别谈情》小说介绍

《一场交易别谈情》讲述了主角俞静书沈柏寒之间的故事,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她过够了寄人篱下的日子,却不得不依附于他的羽翼来躲避灾难,借他的势来成全自己的碧海蓝天…

《一场交易别谈情》小说试读

第12章才出狼窝

不愿留下来继续被这对母女羞辱,俞静书说道,“你最好永远都能这样嚣张!”话落,转身就走!

大门在她的身后无情的关上,俞静书甚至还能听到里面的李敏两人愉悦的笑声。

欺人太甚!

俞静书噔噔走出去两步,最终还是停了下来,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伯父俞敬璋的电话。

“您好,伯父,我是俞静书。”

“我们未来的大牙医怎么有空给我这个贪婪成性的油腻老男人打电话呢,我可真是荣幸!”俞敬璋不客气的话从话筒那边传来。

与此同时,俞静书还听到了酒杯碰撞的声音和嘈杂声,俞静书没有理会他的冷嘲热讽,“伯父,你能不能先借我一笔钱交学费?我一定会努力打工挣钱还你的!”

“借钱?”俞敬璋沉吟了一下,“静书,你在跟伯父开玩笑吗?你都是沈总的‘女人’了,还差那几万块?”

俞静书想起那天差点被伯父轻薄,沈柏寒仿佛从天而降救了自己,当时他好像是说了自己是他的女人,可,她已经狠狠的拒绝了,况且,那根本也不是事实,是那个男人胡诌的。

但显然,俞敬璋根本不会相信。

虽然,传说中沈柏寒是个Gay,但他本人说出口的话,总不可能是诓他的吧,更何况,他还处心积虑的要自己对俞静书下狠手,不就是表明了他对自己的侄女有意思吗?

俞氏集团发展成现在这个样子,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运气和力气,若想再上一层楼必须要有人拉一把才行。

如果……

“好了,没事别来打扰我,搅黄我的生意你负的起那个责吗?”俞敬璋不耐的说道。

听他的口气有要挂断电话的意思,俞静书慌不择言的说道,“我真的很需要这笔钱!伯父,我求求你了,我怎么说也是你的侄女,您就帮帮我吧!”

她从来没说过求人的话,如今是真的走投无路了,语气也是可怜巴巴的很。

“呵,求我?那就让我看看你的诚意”

话音刚落,电话就被挂断了。

俞静书站在原地,拿着手机不知道应该怎么办的时候,电话‘滴’的响了一声,一条短信发了过来。上面写的正是一家会所的地址,还有一句,你过来,我给你钱。

希望就在眼前,去还是不去?

俞静书想了想,抬腿坐上了车,她知道这是俞敬璋的逼迫,现在即使那会所是刀山火海,她也不得不去了。

大不了,他们的酒她一滴都不粘,情况不对,就赶紧撤退。

想了想,她把地址转发给了陈娅,如果一个小时以后她没有给她打电话,就报景救她。

会所的距离似乎不近,俞静书心中忐忑不安了许久,才终于等到司机示意她到了。在前台报上俞敬璋的名字,很快便有工作人员将她领到了一间房间门口,然后转身离开了。

紧闭的房门前,只剩下了她一个人。

俞静书深吸了一口气,抬头轻轻敲了敲,“伯父?”

“进。”门从里面打开,俞敬璋的脸出现在她面前,“静书来啦,快进来坐!”

俞静书飞快的打量了一下房间内的环境,里面坐的人很多,男人的身边都坐着一个穿着妖娆的女人。

俞静书刚刚踏进去,就被俞敬璋拉到了一个男人面前,“静书,这是卢氏建设的卢飞卢总,我们公司跟他们有深入的合作意向,卢总,这是我侄女俞静书,目前是榕城医学院的学生!”

““哟,这就是俞家的学霸女儿啊,”卢总笑眯眯道,看起来十分可亲。俞静书的紧张的心情这才缓和了一点,礼貌的向卢总问好。

“静书,卢总是我们公司的大客户,你怎么也得敬一杯吧?”俞敬璋递过来满满的一杯酒,“快去。”

“伯父,你知道我不会喝酒的……”俞静书急忙推脱。

谁知俞敬璋眼睛立刻一瞪,“这点面子你都不给,这就是你的的态度?”

想想自己的学费,再看看面前的酒,俞静书咬咬牙,狠下心端起酒杯对卢总道,“很高兴认识你,卢总。我敬你一杯。”

“好,好。”酒杯的碰撞声清脆,俞静书闭着眼睛把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正准备说什么,酒杯就被重新倒满了,“敬酒得三杯才行,这是规矩!”

三杯酒下肚,向来不胜酒力的俞静书不由得感到有些头晕。

“你们先聊着,我去趟洗手间。”俞敬璋讨好的向卢总笑笑,起身离开了房间。

房间中没有了熟悉的人,再加上又有些头晕,俞静书顿时就有点慌。正准备起身追出去的时候,大腿却突然被卢飞一把按住。

“静书,我听你伯父说,你还在念大学把?辛不辛苦啊?”

卢飞仍旧是一副笑眯眯的面孔,但是那只按在她大腿上的手却炙热异常,吓得俞静书浑身一抖。刚准备说些什么,那只大手却收回去了,仿佛刚才只是一个不经意的举动。

“啊,还好。不怎么累。”俞静书勉强笑笑,“那个,我去看看我伯父。”

“你伯父的酒量我还不知道吗?你不用担心。”卢飞又给她倒满一杯酒,“我家亲戚也快上大学啦,我想跟你聊聊大学的事情,也好心里有个数。”

卢飞话说的滴水不漏,丝毫不给俞静书留机会。俞静书实在走不开,聊天间又被卢总灌了几杯酒,原本就有些发晕的脑袋如今更是隐隐有些昏沉,转头间竟然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怎么了?你没事把?”

卢飞率先看出她的不对劲,抬手扶住她的肩膀,十分关心的凑过来看她的脸色,“是不是不胜酒力啊?不然我先送你回去吧?”

肩膀蓦然被陌生的男人握住,俞静书吓得酒劲也清醒了几分,下意识的就想要将他的手推开。只是她的力气软绵绵的。哪里来的力气推开卢飞?结果非但没有推开,反而让卢飞抓住机会又将手向下移了几寸。

“放心吧,叔叔送你回去。”卢飞笑眯眯道,大手却毫不客气的抓上她耸立的部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