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童司长夏小说全文免费 精品《武道化神》小说在线阅读

《武道化神》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武道化神》是茄子爱酱爆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姜童司长夏,书中主要讲述了:七年前,锦绣房产一夜衰败,妻子入狱,他沦为丧家之犬。七年后,他执掌星洲,君临天下,史上最年轻武道巅峰。待我重返故土那日,便是世界颤抖之时!…

《武道化神》 第4章 金陵震动 免费试读

今天金陵整条环湖西街,路过的两侧行人都沸腾了。

平日难得一见的豪车,得有十几辆,许多打扮时髦的女孩,纷纷拿起手机拍照。

估计是林守义和马天宗这些大佬私底下交流过,全都选择年轻人钟爱的超跑。

否则这种身份的人出行,平常都是宾利、迈巴赫代步。

年级不同,钟爱的事物也就不同。

“我靠,这是哪家阔少出游,这么多跑车,几年都见不了一回。”

那些少男少女们,眼睛冒着光芒,艳羡说道。

“看着这个车牌,好像是咱们金陵大老板,林守义的座驾。”

立刻有人通过车牌,认出车主身份。

周围众人倒吸冷气。

“还有还有,那个阿斯顿.马丁,是聚龙阁大佬马天宗的爱车。”

随着越来越多车主身份曝光,现场完全轰动了。

坐在车上的司长夏,仿佛梦游,一切是那么的不真实。

金陵大佬同时汇聚,许多人望着眼前一幕,都若有所思。

“看来传闻是真的,燕京姜家少爷来到金陵了,不然根本不会有这么大的阵仗。”

“只是姜家有三个少爷,两个千金,不知道是哪个少爷?”

有人满脸好奇。

十分钟后,林守义等人,亲自把大家送到酒店门口。

然后婉拒司家众人热情挽留,开车驶离,来的快,去的也快。

一副‘按照命令行事’的样子。

我可以按照姜家大少的命令,动用最大阵仗接送你。但是你想要趁机和我套近乎,对不起,你还没有资格。

这也让的司家众人,亲身体验了一回,什么叫身份、地位、层面上的差距。

他们何尝感受不到。

林守义这些大佬,只有面对司长夏,才会露出一丝敬重。

其余人,都是爱理不理,那种轻视非常明显。

大家进入酒店落座。

很快姜童就皱起眉头,因为这个豪华包间中,并没有准备自己和司米粒的座位。

“哎呀,忘记了。”沈欢颜笑着一拍额头,故意提高语气:“我都没想到,这个大名鼎鼎的锦绣太子爷,会厚脸皮跟着来呢。”

大家面带笑容。

司母杜长卿,冷笑摇头:“真是把我家的面子都丢光了。”

姜童面如平湖,一丝波澜都未起。

威震海外,执掌星洲的姜帝野,如果就这样被人挑拨情绪,那也太掉价了。

就像一个人。

地面的蝼蚁挑衅你,你会生气吗?

最多就是不耐烦的时候,伸出一根手指头,轻描淡写的就把它按死了。

沈荣满脸幸灾乐祸,但是为了在司长夏面前表现,大手一挥:

“服务员,给我在包间里,加两个座位。”

众人都能听出其中的羞辱。

司长夏羞愤的低下头,紧紧握着司米粒的小手,心中感觉到阵阵无力。

沈欢颜毫不掩饰,语气不屑道:

“姜童,锦绣倒闭后,你恐怕很长时间,都没有来过这种地方吧?”

大家抬起头。

当年锦绣倒闭,欠下十数亿外债,金陵银行率先冻结锦绣所有不动产,断其根基。

接下来。

众多势力如饿狼蜂拥,分食其血肉。最后是锦绣内部,卷走余款,毁其筋骨。

这个巨人,生生被一群平日里的蝼蚁拆散,连着骨架都没能留下。

大家心里恍悟,当年姜童跳楼,或许是有人在背后指点,玩起金蝉脱壳的手段。

以假死躲去银行十数亿债目。

只有姜童才明白,那时的他,早已浑浑噩噩,跌落人生谷底,又怎么还会想到其他方面。

那种刻苦铭心的绝望,哪怕时隔七年,依然历历在目。

杜长卿讥笑道:

“现在的他,只是一无是处的废物而已,这次回来,肯定是想要附在长夏身上,吸食她的血液骨髓。”

出乎大家意外。

姜童点点头,平静开口:“这七年来,我的确再没来过这种地方。”

对他而言,这样的场合,远远没有资格让他临趾。

档次太低了!

但听在沈欢颜耳里,又是另外一种意思。

“好了,我现在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个废人的事情。”杜长卿挑开话题。

酒过三巡。

沈荣放下酒杯,目光明亮:“现在可以肯定了,不但姜家少爷来到金陵,连大管家姜行云也来了。”

沈欢颜震惊道:

“姜行云可是姜家代言人,贵如真龙,这样的人,怎么会来金陵这种小地方?”

回来这功夫,沈荣已经调查清大半。

他叹气道:

“好像是为了姜家少爷的事情,太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

提起姜家,在场众人,满脸敬畏。

要是与这样的天上人物攀上交情,人家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改变一生命运。

说不好,下刻就一步登天。

杜长卿目光炽热,看向司长夏:

“长夏,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姜家少爷,我们怎么不知道?”

一语让得满堂沉静下来。

大家思绪被勾回半个钟头前,再看司长夏目光,如同看奇货可居。

司长夏十指紧握!

满脸的神往。

那可是燕京姜家啊,只手遮天,曾经就有姜家的人放言说,敢叫日月换青天!

能与那等人物结交,哪怕只是一个普通朋友,都无数人梦寐以求。

然而下一刻。

司长夏苦笑开口:“我并不认识姜家少爷。”

杜长卿语气尖锐道:

“你胡说,明明林守以都亲自承认,他们来为你接狱,就是接到姜家少爷的命令。”

“司长夏,你是不是打算抛弃我们,攀附姜家大少?”

司长夏生气的抬起头,美眸中数不清的委屈:“我没有,我要是认识姜家少爷,我还会做这七年牢。还会眼睁睁看着,你们把米粒送到孤儿院吗?”

说着,司长夏泪水夺目,指甲扣入掌心。

没有任何人能够体会到,当司长夏在狱中,得知女儿被送入孤儿院时,是怎样的绝望!

杜长卿大声道:“没有就没有,你对我嚷什么,要抱怨对着那个废物抱怨去。当年要不是他,你也不会坐牢。”

这时的姜童,忽然开口:

“长夏,你不认识姜家少爷,也许他就认识你。”

大家一静。

沈欢颜一拍桌子,训斥道:“姜童,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儿,当年要不是你,我哥早和长夏结婚了。”

姜童双眼渐渐眯起,寒芒涌动。

他不理会沈欢颜的挑衅,不代表可以一次次容忍。

反倒沈荣抬起头,看向司长夏:

“那废物说的对,你认不认识他不重要,重要的是,姜家少爷认识你。”

刹那间,所有人都抬头看来。

沈荣面带微笑,智珠在握的说道:“我有个方法,可以结交上姜家少爷。”

大家好奇,杜长卿更是催着他快说。

沈荣一言一字道:

“一个星期后,我和长夏订婚那天,可以让长夏把姜少爷邀请到订婚宴会。这样我们,就能趁机和他搭上交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