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皎皎封渊逆天三宝免费全册 逆天三宝:爹爹又扒娘亲马甲全文免费阅读

《逆天三宝:爹爹又扒娘亲马甲》小说简介

《逆天三宝:爹爹又扒娘亲马甲》是由作者萌九九最近创作的古代言情的小说,主要人物是月皎皎封渊。全文文笔娴熟,言语精辟,实力推荐。主要讲述的是:现代的异能女王月皎皎穿越了,成了没爹没娘被人下药的可怜女子。然而幸运的是多了三个聪明伶俐,宠她像女王的宝贝们,打脸虐渣搞事业也不错。他,初见她时候没能认出,她身边的萌娃十分可爱讨喜,还对他说。帅大叔,有没有兴趣应聘当我们的后爹,娘亲人美心善,最重要的是嫁妆丰厚哦。再见的时候,又道:娘亲很抢手的哦,错过了就没有。事后:说的没错,错过了五年,以后我再也不会再错过。…

《逆天三宝:爹爹又扒娘亲马甲》 第20章 免费试读

眼神极具威胁的从上到下扫一眼。

可看在蓝甚眼中,怎么都觉得是意味深长。

他伸出手肘碰了碰封渊的胳膊肘,“追美人嘛,要温柔,姑娘,我这兄弟他太直,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哈。”

封渊抬手按住蓝甚的面门往后,直接面对面和月皎皎站着。

“重申一点,我没有跟踪你们,第二,这几日本尊都在此地看风景,第三,我不丑。”

说完,封渊抬起袖子遮了一下自己的脸,随后移开。

露出一张如雕刻般轮廓分明的俊脸,这种绝美不失英气,俊美绝伦,仿佛能够令天地都失去颜色。

这种美带着一丝丝狂野和古典高雅的美,恰到好处。

多一分显得阴柔,少一分就会觉得遗憾,可眼前这张脸,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

月皎皎只觉得自己的眼睛有些痴,她承认,眼前这男子,当真是前世今生她见过的最俊美的男子,仿佛从画里走出来一样。

所谓的天神之姿,不过如此。

“呵,我这样,有资格当孩子的后爹了?”嫌弃他,那他非要故意。

月皎皎回神,她微微抿了抿唇,“好看是好看,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漂亮的是花瓶,中看不中用,我不考虑!”

最后三个字,一字一顿,十分清晰。

蓝甚眼珠子瞪大,还没等他帮忙助攻什么的,月皎皎已经转身。

莫名其妙的话语传入两人耳中,“你还是和你兄弟基情四射吧,那也不错。”

封渊:“这话什么意思?”

蓝甚摇头,“别问,问就是我也不知道。”

“没用”转过头来,封渊将他手中的酒壶和烤鸭抢过去,一个闪身重新跃到树上。

站在树下的蓝甚一头黑线,“喂,我没吃呢,不能分我一点,还是不是朋友,还是不是兄弟了。”

封渊居高临下,揭开瓶塞,喝了一口酒,“找到我要找的人,我们还是朋友。”

“没义气,找人这一时半会儿的上哪儿找去,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天夜里大暴雨,都没有目击者,茫茫大海找个人我容易吗我。”

他太难了。

“所以,要你何用?”

闻言,蓝甚气得摩拳擦掌,“你给我等着,等我找这人了,看你怎么求我,哼!”

说完,气鼓鼓的离开,都忘了自己辛辛苦苦买来的东西没得吃。

另一头,月皎皎这边。

“咦,娘亲你怎么来了,风筝我们捡到了哦”月子芸扬起手中的风筝,小脸蛋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感觉要变天,我们今天就回去吧,改天有空再来放风筝。”

月子风抬头,“会变天?”晴空万里的,怎么看也不像会变化。

只有细心的月子辰察觉到了自家娘亲迫切和一丝丝焦虑的心情。

“听娘亲的,咱们回去时候不早了,下次来也是一样的。”

“嗯!”

大哥发话,兄妹俩是遵从的。

月皎皎微微松了一口气,强装镇定带着孩子们离开,可实际上心事重重。

回到将军府,她借口自己有些事情需要思考,独自一人进屋。

“那个人,怎么会那么像!”坐在桌旁,月皎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狠狠喝了一口,也没能平复焦躁不安的心情。

别看现在三个孩子像她,殊不知子辰和子风其实是易容了的,真实容颜目前也就她和自家外公看到。

两人的样子,在中州不少人都认得他们,来此地,为了以防万一还是隐藏身份的好。

说不准,就引来一些小尾巴。

如今越长越像她记忆里,有些模糊了的那张脸,特别是今天见到那个叫封渊的,这种感觉更加的强烈。

屋外,三个萝卜头透过门缝,看到了心事重重的月皎皎,一副心情不悦的模样。

月子辰比了个噤声的动作,将弟弟妹妹拉走。

“哥哥,娘亲好像有心事啊。”

“妹妹说的对,说不准就是被那些不长眼的人给气到了,咱们要给娘亲出口气才行!”

瞥了一眼弟弟妹妹,月子辰敛眸,“说的有道理,你们有什么好的建议没有。”

三个小脑袋凑到一块,嘀嘀咕咕老半天,紧接着伸出手掌互相拍了一下。

“很好,为避免娘亲起疑,咱们兵分三路,这样…….”

月子辰很有谋略的安排着,最后三人找了个借口,离开了将军府,这一切,月皎皎全然不知。

太子府。

看着装修讲究,戒备严防的太子府,月子辰冷哼。

小小的身子穿梭在死角位置,那些守卫根本没发现自己眼皮子下溜进来这么一个人。

精准快速的找到太子的库房,也许是因为林楚风太自信,竟然没有人守着大门。

复杂难开的锁,在月子辰轻轻触碰下,如同豆腐块一样碎裂开,小小的身子,迅速闪如。

另一边,月子芸吭哧吭哧的趴在郡王府的墙头上。

“娘亲说了,女孩子要温柔,不能动不动就打打杀杀,那就给个小小的教训吧,看我的。”

她扬起手中的粉末,如同精灵一样穿梭在郡王府中,原本就没多少守卫,更是如入无人之境一样。

“小宝贝,加油哦,给他们一个难忘的回忆。”

很快,稀稀疏疏的声音响起,草丛里,坑洞中,各种各样的蛇虫开始爬出来,像是在聚会,在狂欢。

“啊!有蛇!”

“好多老鼠,啊,蛇啊……”

诸如此类,一声声尖叫响彻郡王府,众多下人捕蛇,抓虫,忙得那叫一个鸡飞狗跳。

墙头暗处,某个小丫头捂着嘴巴笑得不亦乐乎。

至于月家。

月子风看着储物戒里满当当的各种东西,笑得像一只得逞的狐狸。

“让娘亲不高兴,我只好让你不开心咯。”

第二天,郡王府遭遇蛇虫患,太子府失窃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皇城。

暴跳如雷的林楚风砸好几个茶杯之后,面色铁青坐在椅子上,“查,给本太子查,一定要将这毛贼给找出来!”

偷东西偷盗太子府来,如此明目张胆,简直一点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是,属下这就去查。”

手下一脸憋屈,对方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简直就是无从查起,只希望回头去销账的地方看看能不能有线索。

“殿下,月医阁那边请帖开始发放了,刚刚他们送了一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