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纹师江南道长 诡纹师唐浩陈翠莲免费阅读

《诡纹师》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唐浩陈翠莲的书名叫《诡纹师》,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江南道长所编写的悬疑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爷爷是个纹身师,但他纹的东西很邪门。。。。…

《诡纹师》 第18章 免费试读

第18章

就这嗓子和说的话,我不用看都知道是苏晴,虽然只见过一次面,但对她的泼辣印象深刻。

也正好,反正她是天师,尸胎的事或者她有办法。

苏晴进来后,看见我就骂,说不就欠了两万块钱吗?至于向她姐投诉吗?她又不是不还。

我说钱的事先放一边,然后将她拉过来问尸胎能不能解决?可以的话,钱就可以先缓几天。

我给过苏晴账户,她如果真有钱,早就直接打给我了。反正又没钱,就先让她帮忙抵债,免得去找张青,怪麻烦的。

“尸胎?这么严重?是你吗?”苏晴眉头一皱,看向了徐梦。

徐梦擦了擦泪痕,点头说是,还把事情的经过全部告诉了苏晴。

苏晴有些愤怒,她说这简直不把女人当人看,这尸胎不管是打掉还是生出来,母体都会元气大伤,重则身亡,轻则小病缠身,以后再想生小孩都困难。

借尸还魂,又借腹生子,这背后的阴谋简直把女人当工具,为了个死人枉顾活人生死,太可恶了。

苏晴愤怒的同时,还极其心疼的看着徐梦,尽管她不认识徐梦,可却为了徐梦打抱不平。

我说愤怒没用,得解决眼前的问题,徐梦怀的尸胎,到底怎么处理?你们天师有办法吗?

苏晴思考了一下,说尸胎肯定是要打掉的,绝对不能生出来。

唯一难的就是打掉尸胎对于母体来说很伤,而且会有一部分尸气留在肚子里,以后难免会身体孱弱,小病连连。

不过天师派有一种叫化尸水的东西,可以将这尸胎打掉,危害也可以降到最低。

化尸水?我听了这个名字打了个冷颤,这玩意不是用来处理尸体的吗?只要尸体上倒上这玩意,直接就可以把整具尸体给融化了,连骨头都能变成一滩水,跟硫酸差不多。

苏晴说不是那一种化尸水,她这个化尸水是专门用来对付尸胎的,是用初一,十五的晨露,再配上化尸符混合成的水。

一天之计在于晨,晨露是一天之内阳气最足的,特别是初一,十五这种日子,再加上化尸符,定能化了徐梦那肚子中的尸胎,而且还不那么伤身体,可身体有所损耗是无可避免的,但以后可以补回来。

只是这种露水不好收集,得等日子,今天已经是八号了,要等上一个星期,还有化尸符得买,一张五千块左右。

现在这情况,别说五千,五万徐梦都不嫌贵,只要能打掉这可怕的尸胎就行,不过初一已经过去,十五的晨露还得等上一个星期。

反正一时半会也生不出来,就先等等吧,有了希望,徐梦的脸色也缓和了一点。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阴风大作,门窗吹得噼里啪啦的乱撞,一个黑影在外面趴着,他四肢着地,以一个恐怖的姿势扭曲着,就跟鬼片里的贞子一样,好像随时会向我们爬来。

“哎呦,鬼啊,小老板!”矮子兴吓得躲到了我的**后面,乱叫一通。

我有点奇怪,之前你不还说得头头是道的吗?怎么见到鬼吓到尿都甩出来几滴。

矮子兴说他只会理论知识,可捉鬼他不会,而且这鬼也太恐怖了。

我说怕个啥,徐梦身上有鬼乞夜叉,还有一个天师在此坐镇,那鬼他不敢进来。

我的话没错,那鬼在外面拗造型半天,也确实怪吓人的,加上这阴森森的黑夜,更加增添了几分恐怖的气息,可他丫的就是不敢进来。

“哟,就是你给人家姑娘怀的尸胎啊?哼,有胆做,没胆进来吗?就你这样的,到了阴间,也是下地狱,永不超生。”苏晴怒斥道。

话说苏晴这张嘴巴就是厉害,那鬼也被激怒了,居然慢慢的朝我们爬了过来,阴风也越吹越大。

这鬼很明显是听我们说要把他孩子打掉,一下子就急啦,要出来吓唬我们,没想到一出来就却被苏晴骂了个狗血淋头,脾气上来了,要跟我们拼命。

苏晴可不怕他,冷哼一声后,右手捻出了一张黄符,嘴皮子快速动着,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念什么咒语。

这嘴皮子的速度,谁当她男朋友谁幸福啊!

可他们还没交手,突然我们就听到了“吒”一声大叫,一个黑影出现在了墙上。

那黑影拿着法杖,面容丑陋,五指细长,满嘴獠牙。

那鬼见到后,身体一阵颤抖,不甘心的看了我们一眼后,开始慢慢退了出去。

顿时,阴风消散,那鬼也不见了,紧接着,墙上的影子也消失。

“嘿嘿,看,那鬼不怕你这天师,怕我的鬼纹,唉,关键时刻还得看我啊!”我得意忘形的说道,没想到这苏晴看不过眼直接出阴招踩了我一脚,疼得我龇牙咧嘴,眼泪都流了出来。

“切,那你刚才还躲我后面!”苏晴双手抱胸,满脸的不屑。

算了,我大男人不跟这种小女子计较,反正我也打不过她。

那鬼走后,外面又恢复了平静,我让徐梦不用害怕,只要有鬼乞夜叉纹身在,那鬼翻不起什么浪,甚至连近她身都难,只要等过七天,那就可以把她身上的尸胎打掉了。

徐梦说明白,跟我们道谢后,她就开着本田离开了。

我心里感叹,这徐梦的命也太苦了,本来身世遭遇就差,咋还遇上个这么事,让人心疼啊!

“怎么?心疼啊?娶了呀,还买一送一,血赚不亏啊!”苏晴在一旁说道。

现在徐梦的事已经解决了一半,那接下来就要说钱的事了,我伸出了手,问她钱什么时候给?

苏晴一巴掌就把我的手掌给拍开了,说她现在没钱,她一个月零花钱也就一万,这个月的,已经连兜都掏给我了,剩下的两万,就算她不吃不喝也得两个月后。

我可不乐意了,刚才说的缓几天而已,可不是缓两个月。

苏晴让我可别得寸进尺,她答应给就不错了,我的鬼纹这么死贵,要不是她姐姐苏雨逼着她来,她才懒得搭理我。

我说姐姐,一分钱,一分货,鬼纹是贵,可你就说效果好不好吧?

一讲效果苏晴就没话说了,自从纹了我那个食梦貘后,她再也没有做过那个噩梦,晚上终于可以安安稳稳的睡个好觉了。

我说那不就行了,鬼纹已经达到了她想要的效果,那我的价钱她也得接受,算了,既然没钱的话,那就用身子还吧!

苏晴一听就激动了起来,连忙揪起了我的耳朵骂道:“哎呀,我就知道你个臭流氓不正经,就两万块钱还敢打起了老娘的主意,你是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屎)。”

矮子兴一看不对劲,连忙帮我劝说苏晴,那臭娘们出手重,他怕我耳朵都被拧下来了,可苏晴根本不鸟他,并且拧得更起劲了。

“疼,疼,快松手,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可以留下来帮我打工还债。”我急忙解释道。

苏晴是天师,能帮上忙的地方很多,再不济,以她的美貌,帮我拉几个客人还是可以的。

“切,早说嘛!”苏晴终于松开了手,不过我已经疼得好像耳朵掉下来了一样。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噗嗤的几声,门外面升起了几朵阴森森的绿色鬼火。

在鬼火的指引下,几个诡异的纸人抬着轿子缓缓落到了纹身店门前。

那四个抬轿子的纸人穿着寿衣,涂着诡异的腮红,跟真人一样活动着。

那轿子也是纸扎的,而且是跟黑夜一个颜色,看着有些恐怖,轿子里坐着什么人我不知道,但这渗人的一幕已经让我头皮发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