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秦君霍九的小说 《霍爷,夫人马甲又轰动了》 全文免费阅读

《霍爷,夫人马甲又轰动了》 小说介绍

主角是秦君霍九的小说叫做《霍爷,夫人马甲又轰动了》,本小说的作者是瑶光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14章眼见男子激动得想冲过来,一旁贺子靑一下就挡在秦君跟前。“干嘛呢,干嘛呢,自己不买现在想抢啊,还有没有王法了?”他一副随时抄家伙的纨绔样,让年轻男子刹住脚步,难以抑制地怒视向秦君,仿佛是她巧取豪…

《霍爷,夫人马甲又轰动了》 第14章 免费试读

第14章

眼见男子激动得想冲过来,一旁贺子靑一下就挡在秦君跟前。

“干嘛呢,干嘛呢,自己不买现在想抢啊,还有没有王法了?”

他一副随时抄家伙的纨绔样,让年轻男子刹住脚步,难以抑制地怒视向秦君,仿佛是她巧取豪夺,抢人所爱般。

“小周。”身后老者喊了一句,随后自己慢慢踱步到两人跟前,笑容慈和,客气道:“小兄弟,我对你手里这幅画很感兴趣,请问能否让我看一眼?”

秦君也不傻,看老者身上黑色唐装大褂跟马头鞋俱是做工考究,隐隐还带着一股松香气味,便知对方是行家里手。

她只打量片刻便点点头,声音平稳,“可以,但这里不方便。”

刚才那一闹,很多人都猜到画有可能是真迹,古董是暴利行业,现场打开的话难免有人利欲熏心干出趁乱夺宝的事情。

老者显然也考虑到这点,眉眼温和道:“免贵姓庄,前边的聚宝斋是我一好友的店铺,若不嫌弃,我们可以去那里。”

刚刚秦君跟贺子靑前后把市场逛了一圈,自然记得聚宝斋是整条街最大的商铺。

拥有那么大铺面的老板想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也具有一定的权威性。

最后秦君点头同意,一行人离开小摊。

聚宝斋位于街道中心,左右打通三间铺面,黑色浮金招牌大气古朴,半开的玻璃橱窗内摆满了各种紫檀楠木雕刻,即便是外行都看得出价值不菲。

而内里的货架更是古色古香,悬挂当空的便是一幅吴带当风的观音图,还有一幅金刚笔法的地藏菩萨,两幅画一面飘逸出尘,一面庄严肃穆,令人望而生畏。

“哈哈,庄老,看您满面春风,是把宝贝带回来了?”

没等秦君他们参观完,隔间布帘被掀开,里头走出一个身形矮胖的中年男人,肥头大耳还戴着一顶黑色元宝帽,看上去有几分滑稽,但一双眼睛却分外精明。

话落,他就看到了秦君跟贺子靑。

庄老摆摆手,倒是看得开,叹笑道:“没有,慢了一步,让这位小兄弟买走了。”

他指向秦君。

掌柜周富禾一愣,下意识打量秦君穿着,常年混迹商场的经验让他一眼就看出少年家境。若说是旁边的贺子靑买下的,尚且情有可原,但少年这情况……男人想不通他为什么会花那么一笔钱买下一幅不知真假的画作。

这时,跟随几人进门的年轻男人走到他身边,低声耳语道:“爸,我才走不到五分钟,东西就被他们买走了。”

虽是在说明情况,但话里暗示秦君偷偷尾随先下手为强的意思也很明显。

周富禾略一迟疑,却没什么表示,反而瞥了儿子一眼,“小锦,慎言。”

周锦像被烫了一下,缩回脖子,又有些不忿地瞪向秦君。

秦君压根没搭理他,在庄老的邀请下大方把画铺开,放在桌面任由他们查看。

周富禾跟店里几个古玩收藏爱好者也都围拢过来,先就画纸跟卷轴的工艺进行考究。

“卷轴有点意思,像是出自大家之手,打磨的纹理很精湛。”其中一人拿着放大镜看完后道。

“这宣纸质地太过光滑,做旧痕迹明显,应该是现代工艺品。”另一人却摇摇头,觉得不太可行。

“这画也不对,郑板桥风格独具匠心,尤其擅长草木,可你们看这脚下野草,太过呆板。”

今天恰好是聚宝斋私人的品鉴会,来的都是古玩街的饕餮,眼光颇为毒辣,不一会儿功夫,人群便散开了大半。

原因无他,他们认定这是赝品。

周富禾也是摸着下巴,一脸惋惜,“先前小锦看的卷轴确实是有些年头,手艺很像苏杭一带的机巧能人,但这幅画不用我说,恐怕庄老一眼就能辨明真伪了吧。”

旁边的庄白吴紧紧拧着眉头没回答,但也没否认对方所说。

无论卷轴工艺多考究,最主要的中心画作不对,那就是赝品。

但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那头周锦边招呼众人边听动静,当结果出来时,他不无幸灾乐祸地瞅向秦君,嘴角挂起一抹讥诮的笑意。

先下手为强又如何,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放手一搏也要承担摔得粉身碎骨的风险。

他满面春风,还假惺惺给秦君倒了茶,低声宽慰,“没关系,古董这一行打眼的成百上千,你不是头一个,就是那八百块钱对你来说挺贵重的吧,我还得谢谢你替我省下这笔冤枉钱呢。”

一听这话,旁边的贺子靑气得想打人,却被秦君按住肩头。

“呸,什么狗东西。”他犹自愤愤骂着,扭头看着身侧少年格外沉默的脸,一下又同情起来,“哎,事到如今你也看开点,好歹这玩意拿回来挂着也挺好看的,至于钱,大不了我让节目组再给你加点。”

贺小少爷坑死不偿命,而且毫无愧疚。

秦君却是摇头,“不用。”

说完,她起身走回桌边。

众人都以为她要打包东西回家,毕竟鉴定结果已经出来,小孩子妄想捡漏被打眼也是常有的事情。

但秦君没有收拾卷轴,反而抬手摸向了画纸,侧首去看老者,问道:“你们都觉得卷轴是真,画是假的?”

庄白吴看她神态自然,不像受打击的模样,便也如实点头相告,“没错,这种现象也是时有发生的,应当是损毁的某幅真迹被剥离了卷轴,用到了赝品上,有时也能起到一定以假乱真的效果。”

“是啊,而且专门骗你们这些无知少年。”周锦端着茶水过来,语气嘲弄,丝毫没想起自己也是被打眼的那个,刚进屋还急着取钱去买画呢。

周富禾看了儿子一眼,眼底带着警告意味,转头对秦君倒是客气,“这画小兄弟要是不想要,要不一千块卖给我怎么样,我只要卷轴。”

其实卷轴要不了那么多钱,但庄老既然能把人带过来就表示他是有些欣赏少年的,周富禾是生意人,权当给好友面子。

赝品还能倒赚两百块钱,简直是意外惊喜。

贺子靑在一边激动不已,可还没来得及笑出声,便听到一句。

“谢谢,但我不卖。”

小说《霍爷,夫人马甲又轰动了》 第14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