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芫沈昭慕小说名 快穿:女配又跪了池芫沈昭慕全本小说免费阅读

《快穿:女配又跪了》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池芫沈昭慕的小说是《快穿:女配又跪了》,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本宫无耻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位面金牌任务者池芫被系统坑了,被逼无奈前往位面世界收集上司沈昭慕散落在三千位面世界中的灵魂碎片。作为一名优秀的任务者,池芫对于攻略这回事信手拈来,但是三千世界追着同一个灵魂跑,攻略同一个人这种坑爹的设定,她拒绝的好吗!一会是高冷的校草、傲娇的总裁,一会又是暴走的皇帝,作恶……

《快穿:女配又跪了》 003暴走皇帝vs第一宠妃(3) 免费试读

“放我出去!”

“……”

“我要如厕!”

池芫无语望天,殿内两个小太监像是聋了似的,不论她怎么喊都不应,她终于忍无可忍地抓着玄铁所制的笼子冲他们不客气地道。

是的,笼子。

她奶奶的。

狗皇帝沈昭慕居然将她带回寝殿后——

直接命人将她同旁边这只老虎关在一起。

这厮居然将老虎放在寝殿正中央关着饲养!

#我的攻略对象脑子不正常肿么破#

小太监咳了声,“贵人……你权且忍耐会,等陛下回来,自可放你出来。”

池芫怒,面上还是笑得柔婉,“陛下何时回?况且为什么一定要等陛下回来,本、宫、才、能、如、厕、啊!”

她言语中的咬牙切齿实在难以忽略,小太监硬着头皮道,“这笼子若是开了,虎将军跑出来会伤人的。”

他们可不敢将笼子打开,要是老虎跑出来,伤的可是他们,就算不死,回来陛下触怒,还是要砍了他们脑袋的。

池芫:“……”

说实话,她现在挺像将大花放出去咬死这太监的。

被关了一天一夜,池芫快翻白眼爆粗之际,沈昭慕这厮才从殿外带着一身血腥味回来。

别的皇帝池芫不知道,但像沈昭慕这种将老虎放寝殿,自个儿一夜不归的,还真是奇葩了。偏偏系统汇报说,对方是出宫不是去睡妃嫔去了。

闻见血腥味,池芫睁开朦胧的双眼,抬头就见一身铠甲,手持带血的玄铁剑,微弯身,一双冰霜浓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带了点点兴趣地盯着自己……旁边的老虎的沈昭慕。

她心底翻了个白目,便知对方是选择性忽视了她这个大活人。

“陛下~您可回来了。臣妾好想您。”于是,池芫清了清嗓子,用一把柔软的好嗓音,娇滴滴地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沈昭慕正打量自己威风凛凛的虎将军,就听见一道柔弱得像兔子的声音打搅了自己,他眉心轻拧,侧眸看过去,对上池芫貌若天仙,柔美秀婉的脸,冷峻的脸上微带了犹疑。

眼里划过一丝讶然,这女人竟还好生活着?

他眼里的讶然太明显,池芫嘴角一抽,险些绷不住人设。

“陛下可以放臣妾出来么,臣妾想……沐浴了。”原想说“如厕”,但池芫不想破坏这难得的第二次见面印象,字句在唇齿间生生转了个弯,说完便垂下如天鹅般秀美洁白的脖颈,故作羞赧女儿家模样。

实则,鼻子轻轻嗅了嗅,唔,跟大花待了一宿,身上都沾了臭老虎的味道==

沈昭慕是不喜女子的,个个弱得跟兔子似的,不经玩不经打。饶是池芫这般一等一的美人,他曾也第一眼惊艳过,还是因为对方太弱,失了兴致。

但此时的池芫不同,她依旧柔弱纤细,可前提是,这样的弱女子,和他最近颇为宠爱的虎将军待在同一个笼子里,居然毫发无损。

要知道他收服这只老虎耗费了许多心思,也不敢轻易接近,对方却能同睡一笼,沈昭慕微黯了下眸子,抿了下唇,幽幽地望着池芫,“可以,不过你得告诉朕,如何驯服它。”

池芫嘴角扯了扯,得了,美人计在这家伙面前目前是彻底告罄。

“好,那陛下先放臣妾出来。不然,臣妾不说!”她忽然抬头,原本温婉的双眸乍现光芒,狡黠灵动地冲沈昭慕眨了下,伸出自己一只纤纤玉手,指着笼门上的锁,红唇弯弯,直视着沈昭慕雪寒的眸子,脆生生道。

一旁的太监闻此话,吓得立马跪下,大监兰花指一定,“大胆!”

沈昭慕没有吭声,他脸颊上有点点血迹干涸,衬得他肤色更白,也叫他看起来更加危险不可逾矩。

他审视眼前这个敢直视他,笑着拿乔的女子,半晌,方低低地冷笑了下,眼底带了几分兴味,眨了下鸦羽般的睫。

“行。”

池芫双眸一弯,忽然伸手,从笼子里伸出,握住沈昭慕微显得冷的手指,声音若珠玉清脆悦耳,“谢陛下!”

低头,沈昭慕颇为诧异地看了眼自己手上多出的那只手,玉白纤细,温热细腻。

短暂的错愕过后,他甩开手,微冷地睨了眼池芫,嘴角翕了下,对上对方无畏含笑的眸子,要出口的呵斥就那么咽了下去。

好吧,看在她还有用的份上,他便不治她罪了。

殊不知,一次让,便注定了往后的步步让。

大监惊得张大嘴,再不敢多言了,看向池芫的眼神都变了。

这后宫的天,怕不是真要变了。

池贵人留宿陛下的龙溪宫三天三夜,深受皇宠,陛下为了她甚至是罢了早朝,二人一步都未迈出龙溪宫!

这个消息在前朝后宫不胫而走,气得沈昭仪砸了钟粹宫名贵的瓷器,将阖宫宫人罚了个遍。

“太后,您可要为臣妾做主啊!”

“是啊太后,这池贵人不过小小贵人,竟魅惑主上,此乃妖女啊太后——”

“太后娘娘,陛下从未如此,为了一个妃嫔罢了早朝……这池芫简直是妲己再世……”

“行了!”

上方雍容慈穆的太后望着下方零星几个妃嫔在沈昭仪的带领下,一个个连珠环炮地哭诉抱怨。听得有些烦了,转了下手中的佛珠,按了按太阳穴,扬声平缓地呵止。

众人瞬间安静。

沈昭仪却不甘示弱地红着一双眼,“姑母!这样下去,陛下可要被那妖精给迷得误了朝纲了!您可不能坐视不理啊!”

太后闻言,慈和的面上微微一沉,“区区一个贵人,竟能掀起这般大浪!哀家倒要看看,到底是何等的姿容,能将皇帝迷住!”

谁不知当今陛下嗜戮成痴,在他眼里一只豹子都比整个后宫的妃嫔来得珍贵,现如今竟有妃嫔勾得他朝都不上了!

太后一拍桌子,“去龙溪宫!”

池芫若是知晓太后的万寿宫有这么一出,绝对要咆哮——

狗屁的妲己再世啊,你见过哪家妲己拿着鞭子驯猛兽,君王在旁边认真观摩,还命人记录在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