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阅读《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许卿赵玉郎全文精彩章节列表试读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小说简介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是最近非常火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作者是我有糖,小说主人公是许卿赵玉郎,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四年前调戏许卿的小霸王赵玉郎回京了,众人为许卿捏了一把冷汗。当年人家要摸小手就让人家摸吧,怎么就告到御前去了?现在好了吧,小霸王立下赫赫战功了,成了骁勇善战的楚霸王。许卿想,那混蛋回来了,她得跑啊,不然小手估计就保不住了。赵玉郎阴恻恻地笑,你何止手保不住了,你马上就清白不保了。成亲前许卿跑哪儿赵玉郎跟哪儿,众人眼睛都瞪直了,心道这是要报复了。成亲后许卿跑哪儿赵玉郎跟哪儿,众人斜眼一瞟,呦呵,这宠妻霸王又来了。…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 第11章 送伞 免费试读

第11章送伞

骄阳如火,热浪滚滚。

宋子凡举着把扇子罩在头顶,局促地站在许卿的面前。

只见他勉强笑了笑,指着一家名为四宝堂的铺子道:“三表妹要不要进去看看笔墨纸砚?”

许卿从竹露的手里接过遮阳伞递给宋子凡,温柔地笑道:“大表哥进去看看吧,我去隔壁的首饰店逛一逛。难为大表哥大热天来陪我,可咱们兄妹俩凑一处说话又拘束得很,不如各自逛各自的。”

许卿说着,又指着不远处的清凉茶馆道:“待会我们就在那里碰面喝茶,然后再一起回家去。”

宋子凡顺势看了一眼,但却不想离开。

他纠结一番,出声问道:“三表妹可是不喜欢我跟着?”

许卿笑道:“当然不喜欢啊。大表哥是男子,我是女子,女子喜欢胭脂水粉,钗环玉翠,一逛就是几个时辰。大表哥通文墨,读史书,一头扎进书斋里只怕也要一两个时辰才能出来。既如此,咱们分开逛岂不是更欢畅些?”

宋子凡还在纠结,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凝霜朝前推了一把宋子凡,嘴里笑道:“大表少爷快走吧,横竖我们要一道回去,没有人会去舅大太太跟前多嘴的。”

一路跟着许卿的丫鬟婆子们掩嘴偷笑,越发臊得宋子凡没脸再待下去。

眼见许卿也在一旁偷乐,宋子凡终是难以僵持,只好道:“那我一会就去茶楼等三表妹,三表妹若是逛远了只管打发人来跟我说一声,我会去找三表妹的。”

许卿屈膝行礼,道了声:“那大表哥慢走。”

宋子凡微微颔首,有些不舍地朝四宝堂走去。

许卿带着丫鬟们转身走了相反的方向,脸上的笑容也淡了下来。

不远处的马车里,赵玉郎痛快地放下了车帘,出声吩咐道:“你让人去缠着那个宋子凡,最好多缠一会。”

傅元恒得令,立即吩咐赵兴怀找来的几个小厮。

……

京城里的繁华都看尽了,家里精致的摆件多半出自宫里。

许卿说是逛街,实则是想自己走一走。

偏巧那街道往下有一条长河,河道虽不宽敞,两旁皆是商铺。

除了蔺老太太赏的两个粗使婆子跟着,其余的许卿皆用银钱打发去车边守着。

那河道往下,又偏僻些。那两婆子怕出了什么事,其中一个便道:“小姐往回逛吧,嘉兴城里好玩的去处多,我们带小姐去。”

许卿停住脚步道:“逛这一会也乏了,劳烦两位妈妈回去叫车来吧。”

那两婆子见状,面色松快些,其中一个往回走,还有一个留了下来。

许卿指着不远处的凉亭道:“我去那里等着,劳烦妈妈留在这里,免得她们来了找不见我们。”

那婆子见那凉亭不远,立即应下了。

许卿带着竹露和凝霜往前去,待到了林荫下,主仆三人这才轻松的说起话来。

竹露笑道:“大表少爷虽说有些心思,但好歹知道分寸,没有硬跟上来。”

许卿道:“他是我亲表哥,我即便不给他几分颜面,大舅舅的颜面也是要顾及的。”

凝霜开心道:“我见大表少爷也不是个蠢笨的,想必小姐再冷落他几回他就知道收敛了。”

许卿看着水中漂浮的残叶,心不在焉道:“我并不担心大表哥有什么深的心思,我只是想着既然是来嘉兴寻姻缘的,自然是和气为好。倘若我走到哪里都要闹一场,岂不是真应了那句“惹事精”。”

凝霜道:“小姐快别这样说了,我和竹露都会收敛言行,不会给小姐惹事的。”

竹露也连忙应声道:“凝霜说的对,我们都会谨慎小心的。”

许卿见她们知晓轻重,心情也略好些。

那凉亭紧靠着湖边,不远处又有一座木栏长桥。长桥下有个带斗笠的男人在钓鱼,那一处宽敞得很,看路面常有人去。

许卿往后看了看,那婆子正盯着她们三个。

许卿看向身边的竹露道:“你去亭子里坐着,她若来问你就说我去长桥上走一走,一会就回来。”

竹露看着不远处的长桥,点头应了。

凝霜同许卿一路走着去,两个人都没带伞,皆是往那树荫底下走。

许卿说笑道;“我把伞递给大表哥是想让他见一份善意,心里存个好念想。可我这会想伞想得紧,连带着他也想了。”

凝霜也跟着笑道:“要不我把这小衫脱了给小姐罩一罩。”

许卿骂道:“要死了,你要脱了小衫像什么样子。别胡说了,忍一忍就快到了。”

树荫外的大道上,赵玉郎看了看自己手里的遮阳伞,转头跟傅元恒道:“你的伞给我。”

傅元恒懵懵地道:“主子手里不是有吗?”

赵玉郎一把夺了过去,厉声道:“就你废话多。”

傅元恒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顺势抬高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渍。

“九爷,那我还跟去吗?”

赵玉郎头也不回,冷冰冰地道:“不用。”

傅元恒顺势停住脚,寻了一处阴凉的树荫底下站着。

许卿和凝霜刚走到长桥上,太阳**辣地直晒下来,一时连肌肤都是发烫的。

许卿刚想打退堂鼓回去算了,谁知突然有人从后面替她们撑了把伞,阴阳怪气地道:“有个婆子让我送来的。”

凝霜以为是宋家那个婆子,连忙伸手去接。

许卿觉得奇怪,正想去看他的脸,谁知只看见一把青釉色的遮阳扇。

而那人大半个身体都被伞照着,根本看不清楚样子。

他送完伞转身就走,甩动的腰佩发出一声叮当声响,许卿低头看去,一时间疑窦丛生。

虽然只是眨眼之间,但那人佩戴的玉佩通体莹亮,润泽有光,根本不是一般的玉佩。

“你等等。”许卿追上去叫住他。

可那人脚步极快,不一会就走远了去。

凝霜紧跟着道:“小姐,怎么了?”

许卿拿着凝霜手里的伞仔细看了看,发现那伞把上的确刻了“宋”的字样,这才稍安些。

“没什么,就是怕这伞来路不明。”

凝霜噗嗤一声笑道:“小姐可真谨慎啊。就算来路不明,可这不就是把伞吗?最多是人家发发散心罢了,难不成还有用伞害人的?”

许卿瞪了一眼凝霜,这才轻哼道:“出门在外,小心为好。”

凝霜不敢继续多嘴,只是眼里的笑意更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