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许卿赵玉郎)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许卿赵玉郎的书名叫《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是作者我有糖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四年前调戏许卿的小霸王赵玉郎回京了,众人为许卿捏了一把冷汗。当年人家要摸小手就让人家摸吧,怎么就告到御前去了?现在好了吧,小霸王立下赫赫战功了,成了骁勇善战的楚霸王。许卿想,那混蛋回来了,她得跑啊,不然小手估计就保不住了。赵玉郎阴恻恻地笑,你何止手保不住了,你马上就清白不保了。成亲前许卿跑哪儿赵玉郎跟哪儿,众人眼睛都瞪直了,心道这是要报复了。成亲后许卿跑哪儿赵玉郎跟哪儿,众人斜眼一瞟,呦呵,这宠妻霸王又来了。…

《小娘子,霸王逮你回家了》 第20章 她没有听出来 免费试读

第20章她没有听出来

许卿被骂得莫名其妙,大大方方地走出去道:“当着大舅母在这里,我到是要问大舅母一句,可是我告的密?”

“嘭”的一声响,那定云阁忽然连窗户也关上了。

郭氏回头看了一眼,又气又恼。她深知不是许卿的过错,而且私心里也不想跟许卿结怨,便伸手狠狠地打了宋江雪两个耳光。

郭氏死死地拧着宋江雪的耳朵,迫使她抬起头来,露出一张红肿不堪,满是泪痕的面孔来。

“看看你自己,再看看你表姐?你不知羞耻也便罢了,还说些昏头昏脑的话?你表姐是听见声响走过来的,我是听见你的喊声过来的。你自己做了丢人的事情,满院丫鬟婆子谁不看你的笑话?”

宋江雪越发恨了,撑大的瞳孔里满是幽幽寒光。

许卿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微微向郭氏行了一礼,淡淡道:“大舅母快带二表妹回去吧。”

郭氏强忍着一肚子的火,一边让婆子死死地押着宋江雪,一边与许卿道:“一道走吧。这小蹄子想嫁人想疯了,明天我就帮她相看人家,保准年前就把她嫁出去。”

许卿想说,那是你的亲女儿。

从前常听她娘说,大舅母重男轻女,那时她还不觉得。

可现在她深知,为何大舅母管不住宋江雪,原因在于她舅母根本就不想费精力。

横竖都是要嫁出去的,听那话到像是泼一盆冷水一样,一点留恋也没有。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得了郭氏的打岔,许卿到想不起刚刚自己执着要听的那道声音了。

待定云阁外清静了,洪昌坐在门槛边上擦冷汗。

咯吱一声,窗户打开了。有道鬼鬼祟祟的声音“噗噗吱吱”的。

洪昌抬头看了看,狐疑地走过去道:“是九爷叫吗?”

突然里面响起暴跳如雷的声音:“以后不许叫九爷,就叫爷,听清楚没有???”

洪昌连连点头,小心应答道:“爷,小的听清楚了。”

房内又道:“她们都走了?”

洪昌四处看了看,一个小丫头的影子都没见着,便谨慎道:“都走了,周边没人影了。”

赵玉郎从窗边露出半个头来,警惕地看了看,这才拍着胸口道:“吓死我了,她怎么会来的?”

洪昌以为他说的是宋江雪,顿时也跟着附和道:“就是啊。这个宋二小姐也太野了,跟个泼妇一样。”

赵玉郎不悦,冷声道:“谁跟你说那个泼妇?”

洪昌回神,连忙道:“看来的方向,应该是跟着宋二小姐过来的。”

赵玉郎道:“她应该没有听出是我的声音吧?”

洪昌想了想道:“应该没有,刚刚那宋二小姐太吵了。”

“应该?”赵玉郎蹙着眉,心跳得很快,还是有些担心。

洪昌抿了抿唇,一脸苦相道:“爷,您就放宽心吧。三小姐要真听出来了一定不会轻易走的,可您瞧见了,她已经走了。”

赵玉郎想了想,觉得洪昌说的对。

可他却又忍不住冷了心肠,阴阳怪气道:“这才分开多久,她连我的声音也记不得了?”

洪昌:“……”

……

郭氏把宋江雪押回去以后,狠狠地打了一顿。

杜氏去春晖堂看许卿,与她说道:“你大舅母以前没有心思管教她,现在又突然下狠手。这一下只怕你二表妹连你大舅母都恨上了。”

许卿淡淡道:“都说养儿方知父母恩,也许说不准有一天她就想通了呢?”

杜氏笑道:“那得到什么时候?不过这些日子你还是避着她点,省得她寻你不痛快。”

许卿拿了一本《阿弥陀佛经》出来,晃了晃道:“无惧。只等她来,我也好参透一二。”

杜氏将佛经夺了去,戏谑道:“放着客院那位李美人不瞧,看什么佛经啊?”

许卿去抢也抢不到,赧然道:“人家是男子,怎么说是美人?”

杜氏嬉笑道:“是男子不错,是美人也不错,配你更是不错。你若是不想要,小心我将他抢去给我家瑶儿。”

许卿道:“那样就最好了,我还会备一份厚礼呢。”

杜氏见逗不着她了,这才将佛经还给她,细问道:“我跟老太太瞧着真不错,你不想要?”

许卿皱着眉头道:“还没深想。”

杜氏叹道:“好姑娘,神仙模样的人物,品行又是上佳的,真是难寻得很。再说还有举人功名呢,捐官也捐得,不愁没有出路。”

许卿捏着佛经,难以启齿道:“为什么一定要说这些呢,好好的一个人,说上这些反倒掉价了。”

杜氏拥着她,轻哄道:“当家过日子,不说这些说什么?倘若你们是青梅竹马情投意合,那咱们只说将来儿女成双,一世顺逐。可这相与嫁娶的,家私人品,哪一样能落下了?”

“纵然永宁侯府家大业大,可你毕竟是个姑娘家,你看过哪家哪户,但凡有儿子的把家业传给女儿的?”

“我刚跟你二舅舅成亲的时候,还成天做梦过不好就和离呢?后来有了孩子才知道,和离的孩子带不走,跟后娘我心疼,再则我自己也难嫁,那时才知女人嫁了,哪里还有什么作天作地的快活日子?”

许卿面色黯然道:“可我爹就很好,大姐夫和二姐夫也很好。”

杜氏心疼许卿,搂着她道:“你的夫君也会是个好的,不好的咱们不要。江浙一带都挑完了,难道满天下还寻不到个让你如意的?”

许卿稍稍露了笑颜道:“那倒不至于,倘若这个李麟真的不错,那便就是他了。”

杜氏探了半天,见许卿果真没有什么三心二意的念头,这才宽慰道:“既如此,那我们就放心大胆地看,放心大胆地试,不怕他露出马脚来?”

“试他什么?”许卿问道,怕因她的缘故让李麟难堪。

杜氏道:“能有什么,红袖添香,留给他两个貌美丫头呗。”

许卿道:“太过直接,以他滴水不漏的性子定不会碰的。”

杜氏笑道:“难不成你有什么好办法不成?”

许卿想了想便道:“再等些日子吧,我细细想一想。”

杜氏知道她心有顾虑,也不催促,又说了几句玩笑话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