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芫沈昭慕小说免费阅读 宿主又跪了池芫池芫沈昭慕

《宿主又跪了池芫》小说简介

主角池芫沈昭慕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穿越架空小说,由人气作家本宫无耻倾情奉献,小说主要内容是:位面金牌任务者池芫被系统坑了,被逼无奈前往位面世界收集上司沈昭慕散落在三千位面世界中的灵魂碎片。作为一名优秀的任务者,池芫对于攻略这回事信手拈来,但是三千世界追着同一个灵魂跑,攻略同一个人这种坑爹的设定,她拒绝的好吗!一会是高冷的校草、傲娇的总裁,一会又是暴走的皇帝,作恶……

《宿主又跪了池芫》 012暴走皇帝vs第一宠妃(12) 免费试读

一人一兔,大眼瞪小眼,无声对弈般。

沈昭慕瞧着这诡异的一幕,说不出的滑稽。

偏生池芫蹲着,双手轻轻地捏着兔子的耳朵,杏眼瞪得大大的,无声地同兔子交流般。

实际上,人兔是这样的——

池芫:你瞧着有些胖,不知道好不好吃。

兔子:嘤嘤嘤,别吃人家,我还小。

池芫:可你胖啊。

兔子:嘤嘤嘤,不要,我不好吃的。

池芫:可你胖。

兔子:……你瞧不起胖子是怎么!我会减肥的!

池芫:但你还是胖。

终于,系统被这无聊幼稚的对话弄得觉也不睡了:宿主,九尾银狐在深山一百米后的洞里。

潜台词:位置报给你了,放过无辜的兔子,放过被荼毒的我吧。

池芫满意地将胖兔子放走了,拍拍手,笑眯眯地起身朝沈昭慕去了。

系统:总觉得宿主是故意的!就等我开口!

这届宿主心机好深!

不管系统怎么吐槽,得到答案的池芫,笑得无比灿烂,“陛下,兔子说,银狐就在前面深山的一处洞中。”

沈昭慕面上如冰雪消融似的,眉梢都带了几分喜色,只他本就是个冷酷的性子,这喜也看不太出来。

只望向池芫的眼里带了几分火花,“当真?”

见池芫点头,他便立即上马,伸手将她一把捞起来,放到身前,“你指路,走!”

池芫:……

我总觉得这一世应该让我穿成一只狐狸比较容易攻略。

系统贱兮兮地道:晚了。

池芫:呵呵,垃圾系统,GPS安排下。

系统刚要说不,就见池芫嘴角扬起,无声地张口说了个“金钟罩”,系统虎躯一震,立马开启导航。

一百米也要导航!这届宿主这么懒惰的吗!太依赖它了好伐——哼!

到了深山,远远瞧见一个山洞,黑黢黢的,瞧着还有些吓人,池芫吞了吞口水,想让系统开个视频照照里头啥情况吧,后者已经装死,表示今日份系统服务已用完,明日再来。

她只好翻了个白目,跟着沈昭慕一道下了马,徒步往前。

相比较池芫,沈昭慕就显得不慌不乱了,甚至可以说,自从进了山林,他整个人都显得鲜活不少。

好似这里才是他的家一般,满眼都是狩猎者的意气勃发。

山洞在山坡之上,路有些陡峭,沈昭慕命所有人徒步,小声往前,以免打草惊蛇。

池芫这副身子实打实的娇小姐,她吞了吞口水,窄窄的斜坡叫她有些犯怵。

要是摔下去,脸着地可就不美了。

“陛下。”

沈昭慕步子大,池芫脚小又畏首不前,险些跟不上,忙拉了对方的袖子,小声地唤了句。

血液沸腾,对银狐志在必得的沈昭慕闻声,几不可闻地蹙着眉头转身,但对上池芫有些白的小脸和水汪汪的大眼,就没了火气。

只压低声音沉沉地看着她拉着袖子的那只莹白小手,“怎么?”

“我,我有点怕,你牵着我走。”

被她这么依赖地望着,沈昭慕说不出的感觉,只瞥了眼她那细嫩的手腕,大手往下一滑,便如她所求地牵着她走了。

他的手温暖宽厚,她的却柔软纤细。叫他都不敢大力,总觉得一个大力就能将其揉碎般。

“滴答滴答——”

山洞漆黑潮湿,洞顶有水滴下。

池芫心口扑通扑通地跳着,总有种不大妙的感觉。

根据她多年对危险的感知,她觉着这趟怕是猎不成。

“呜——”

心里才这么腹诽着,下一瞬便听见古怪的笛音从远处传来,这笛音颇为诡异,只一声,池芫便觉得洞内有什么活物躁动待出。

“不好——”

“陛下,小心!”

沈昭慕何其敏锐,与池芫同时察觉不对劲,下意识拉着她朝洞壁闪避。

只见一团银白从洞中飞快掠出,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

“九尾银狐!”

沈昭慕眼尖,甩开池芫的手,便朝着那银白追去,侍卫们自是飞快跟上。

却没有人发现池芫还在洞中。

她自黑暗的洞中缓缓走出来,站在洞口,便见一群人追逐着那敏捷小巧的一团,分外认真和专注。

呵呵。

她席地而坐,身后有活物朝她而来,她却只用兽语冷冷地呵了声——

滚开!

只两个字,便呵住了那些蠢蠢欲动的其他动物。

至于是什么,池芫不关心。

她心情不好,很烦躁,想打人。

沈昭慕追着银狐一路朝深林飞去,抿着薄唇,眸光幽幽泛着冷光,像是一头野狼般。

只是片刻,那银狐却窜不见了。

他停下,拧眉望着四周,丛林耸动,空气中都透着一股危险的味道。

“唧——”

银白的一团凶猛地从丛林处窜出,眼睛闪着幽幽的光芒,朝着沈昭慕凶狠地扑过来,藏在银白皮毛中的利爪似钩子般,直直地要划向沈昭慕。

沈昭慕嘴角一勾,笑得颇为邪肆,那张冰霜俊冷的脸上,多了几分邪魅狂狷的妖冶来。

手中的剑争鸣作响,似在渴望杀伐与鲜血。

他身形一闪,便躲开银狐迅猛的攻击,银狐扑了个空,灵敏地跳到树上,尖尖的嘴巴张开,发出尖锐的声音,九条漂亮的尾巴张开,似是蓄势待发。

沈昭慕眯着眸子,不愧是灵兽,这般漂亮!

也足够强大凶悍。

忽而,他眼前闪过一双盈盈美目,他突然想起,池芫……

面色变了变,就在沈昭慕那一瞬失神之际,银狐卯足了劲儿,从树上飞快划过朝他的面门扑来。

沈昭慕下意识抬手,却来不及。

“陛下——”

这时,一道倩影忽然冲过来,抱住他,以后背挡住了银狐的攻击。

银狐的爪子锋利无比,一下便划开了对方后颈脆弱的皮肤。

嘶,痛死了!

池芫痛得浑身一僵,面色惨白,暗暗将这笔账记在了身后张牙舞爪的银狐身上。

血自白皙的脖颈处流出,顷刻便染红了银白的骑装。

池芫是算好了角度的,不会伤及这副身体的性命,饶是如此,还是吃了苦头。

皮肉之痛也能叫她这副身子不堪重负。

沈昭慕怔愣了许久,就连银狐都愣了,它好似听到面前这个人类用狐语命令她乖乖站好,然后它便动弹不得了……

“池芫!”

抱着池芫软倒下来的身子,沈昭慕呆呆地望着自己手掌那濡湿的血液,第一次,没有亢奋喜悦,而是满目慌张,六神无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