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默林清雪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叶默林清雪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傲世天王》小说简介

热门小说《傲世天王》是草率了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主角叶默林清雪,内容主要讲述:天王一怒,伏尸百万,犯我所爱,虽远必诛!…

《傲世天王》 第6章 你来晚了 免费试读

尽管心里慌的一逼,可雷豹又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叶默在自己眼皮底下离开。

“都给我上!拦住他!”

雷豹赶忙一声暴喝,可身后却死一般死寂。

下意识的转过身,只见身后的那群护卫们不知何时瘫软在地,一个个瞳孔涣散已然没了声息。

“这是我最后的仁慈,不要自误!”

冷冷的撂下一句话,叶默抓起烂泥一样的黄秋生扔到了后车位,随着引擎的轰鸣声传来,黑色轿车快速的消失在夜幕中。

将清雪残害至此,叶默当然不会让黄秋生死的那么痛快。

一丝内息吊住黄秋生最后一口气,让他精神振奋,清晰的感觉到身上的每一丝痛楚,连晕死过去都是一种奢望。

“你……你要带我去什么地方……”

“你如果杀了我,我黄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断断续续的话语从口中传来,黄秋生的精神也渐渐有些疲倦。

再得不到救治,只怕自己今天真的会命丧于此!

眼看着轿车在一个医院的后门口停下,黄秋生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这家伙终究还是畏惧我黄家,不敢真的要我的命。

可下一秒,黄秋生的瞳孔就猛地一缩。

只见叶默一手薅起他的头发,死狗一般的向着地下室走去。

空气中夹杂着刺鼻的化学药水的味道,依稀可见一个个巨大的玻璃器皿中,浸泡着一坨坨肉块。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难道是太平间?不!太平间里决然不是这个模样!这……这分明就是解剖室呀!”

黄秋生隐约察觉到自己的下场,下意识的想奋起反抗,却惊恐的发现自己再也无法动弹一下,连呼吸都是一种奢望,可却能清楚的感觉到周围的一切。

“人已经送到,尸体用于解剖做医学实验,这是死亡证明,这是家属的意见书……”

听着叶默平淡的话语,黄秋生恐惧到极点。

可叶默早已封死了他浑身的气血,此刻他只能躺在解剖台上,像一具真正的尸体一般动弹不得。

很快,操作台旁的几人陆续戴上皮手套拿出解剖刀,在黄秋生的身上画出几条线后,冰冷的刀刃划开肌体……

整个过程黄秋生都清醒无比,他明明还活着,明明还可以再抢救一下,此刻却只能一点一点的,清楚的感受着自己的死亡……

能成为黄家的首席护卫,雷豹自然有自己的两把刷子。

前后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雷豹已然带着更多的家族护卫来到了医院的后门。

冰冷的解剖室内,雷豹带着一群人将大门彻底堵死,可看着眼前的叶默,一群人愣是无人敢上前半步!

终究还是雷豹硬着头皮道:“兄弟,我承认你有两把刷子,可强龙不压地头蛇,我黄家在江北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

“只要你放了少爷,事情都有缓和的余地,咱们还会给你一笔让你满意的赔偿。”

“如果我不答应呢?”叶默瞥了雷豹一眼冷声道。

雷豹的额头不由的冒出了大片的冷汗,可还是咬牙道:“如果你不同意,你便是我黄家的生死大敌,哪怕上穷碧落下黄泉,倾其所有,我们也会让你给少爷抵命!”

叶默笑了:“你这话……我听着怎么感觉像是威胁?”

雷豹生怕过犹不及,赶忙开口道:“这不是威胁,只是一句善意的提醒,如果你觉得我人微言轻,我可以让家主亲自和你谈。”

叶默的眼中满是玩味:“我想你搞错了两件事,第一,摆在黄家眼前的,只有跪地谢罪一条路,根本没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格!”

“第二,就算是商谈保住你家少爷的小命,你们也来晚了一步。”

叶默说完瞥了边上的那几个装满福尔马林溶液的玻璃罐一眼,雷豹下意识的将目光转了过去,下一秒就瞪大了眼睛,软泥一般瘫软在地。

身后的那群护卫们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傍晚,他们还看到少爷带着几个嫩模出去兜风,谁能想数个小时之后,他居然被分解成一个个器官泡进了防腐液中!

少爷被人带走的时候,分明还没有咽气呀!

一群人惊恐的目光下,叶默直接扬长而去回到了特护病房,赵天龙已然在门外等候多时了。

“天王,您回来了。”

看到叶默的瞬间,赵天龙赶忙迎了上去。

至于叶默刚刚离开做了什么,赵天龙不敢想,更不敢多问。

“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叶默开口道。

赵天龙压低着声音说道:“赵小姐已被咱们送回家,已安排专人暗中保护,至于清雪小姐,仍旧没有苏醒的迹象。”

眼看着叶默没有说完,赵天龙犹豫了一下继续道:“天王,黄家在江北经营多年,门下势力遍布整个江南省。”

“黄秋生又是黄家这一代的独苗,我怕他们狗急跳墙,您是不是也该早做准备呀?”

叶默一声冷笑:“魑魅魍魉何足道哉,医院这边你帮我守着,我连夜回一趟南疆。”

黄家固然可恨,可眼下当务之急,还是清雪的安危。

强行将她从死亡线上拉回,只能保她一丝生机不散,若想将她彻底转危为安,放眼整个大华国,也只有鬼医吴道子才能做到。

吴道子行踪飘忽不定,就连龙都君上多次相召,他也是拒不奉昭。

就在数分钟前,麾下查明吴道子寄身南疆。

清雪这边耽误不得,叶默怕途中生出枝节,这才准备亲赴南疆,将吴道子请来。

不多时,一架战机从江北军区起飞,直奔南疆。

与此同时,黄振东在保镖的陪同下,来到了那处偏僻的解剖室。

整个医院早已人去楼空,看着福尔马林溶液中泡着的一个个脏器,黄振东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些肉块是他的宝贝儿子。

直到看见一只玻璃罐中泡着的脑袋,黄振东瞬间面色煞白目眦尽裂。

“秋生!是谁!到底是谁!”

冲天的杀气从身上泛起,周围的保镖们不由的退出了数米开外。

雷豹首当其冲,感觉五脏六腑被一只巨锤砸中,不由的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黄家本就以武立业,身为黄家的家主,黄振东放眼整个江北,已然是少有的高手。

“禀……禀家主,是……是一个叫叶默的小子,对少爷下的杀手。”

“就是那个被拉去顶罪,打算送去活体解剖的女人的前男友,少爷被带走的时候,我们只当他想留下和咱们谈判的筹码,谁想他居然照葫芦画瓢,把少爷给剖了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