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甜婚蜜宠:总裁老公我克你》陆小萌傅厉琛章节在线试读

《甜婚蜜宠:总裁老公我克你》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陆小萌傅厉琛的小说是《甜婚蜜宠:总裁老公我克你》,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南有嘉鱼写的一本短篇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抬眸看向台上一双璧人,陆小萌笑了:芊芊,勾引好闺蜜的未婚夫,你的良心真的不会痛吗?…

《甜婚蜜宠:总裁老公我克你》 第1章 捡到一只小倒霉蛋 免费试读

嘀嘀嘀——

陆小萌还没反应过来,刺耳的刹车声咆哮在耳边,瘦弱的跟小鸡仔似的身躯被后视镜刮倒在地。

就地滚了好几圈,顺着马路牙子一路滚到了——

下水道大坑里。

“七少,我去看看,好像撞到人了。”司机慌慌张张下了车,却见热心的围观群众已经包围了正在维修的下水道口,七嘴八舌地想帮忙。

陆小萌艰难地从下水道爬出来,长发披散,白色衣裙已然脏成了灰扑扑的乞丐服,乍一看,宛如打开了午夜剧场。

司机吓尿了:“小姑娘你没事儿吧?要不要救护车?我也不知道你怎么就突然从街角跑出来啊……”

陆小萌就地趴下大喘气,好像下一刻就要蕨过去似的,小脸白地没有半分血色,无力的摆了摆小手,安慰道:“不怪你的大叔,怪……我倒霉。”

这话怎么听怎么讽刺。

司机脸色白了白:这一看就不是个好说话的。他该不是要被这小丫头讹了吧!

七少那脾气,可不耐烦坐在车里等他一个司机磨叽。

一咬牙,他掏出钱包:“要多少钱,我赔。”

陆小萌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尾音虚得很:“真是我倒霉,不用你赔。”

司机没辙了:“小姑娘,你怎么还得理不饶人呢!”

陆小萌:我不是,我没有,我是真的倒霉呀。

从小到大,她遭遇过无数苦逼意外:

上至天降各种不明物体砸破脑袋进医院,下至喝口凉水都塞牙缝,病弱身体吃了无数神药也不见好,仿佛一出生就被倒霉鬼缠了身。

就连这一路,她打了三辆出租,四辆滴滴,要不车半路抛锚,要不司机无端拉肚子跑路,最后这个滴滴司机家里瓦斯爆炸,匆匆把她丢在马路牙子上,就风风火火地走了。

万般无奈,倒霉小姐只好选择步行,结果好端端又被车撞进了地下道。

“别担心,我不讹人的。”陆小萌缓过劲,慢吞吞爬起来,声音软糯糯的,“我还有急事,先走啦。”

没走几步,那辆**版豪车再次缓缓停在她身侧。后窗缓缓落下,露出一张比神仙还美貌出尘的俊脸。

“上车。”

陆小萌第一眼看过去,只有一个想法:这个人太好看了。

嘴唇薄如刀削,鼻梁高挺如峰,眼睛是漂亮的浅琥珀色,正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浓眉间噙着一丝不耐。

以她的倒霉体质,陆小萌原本是想拒绝的,不愿意连累一个无辜的人,“不——”

傅厉琛浓眉一压,琥珀色瞬间变得深沉冷冽:“需要我再重复一遍?”

“不不不需要。”气势如裹利剑,让陆小萌猛地打了个哆嗦:好漂亮的脸蛋,好可怕的眼神。

“小姑娘,你去哪儿?”司机大叔知道自家少爷的脾气,生怕他动怒,连忙下车把陆小萌拽到了副驾驶,热情道:“大叔送你,就当是补偿。”

陆小萌系好安全带,不敢往后看,声音有点发虚:“祥云公馆。”

司机愣了一下:“这么巧……”没说完,就被傅厉琛清冷的质问打断,“你去那,干什么?”

陆小萌有些怕他,没敢往后看,声音却一本正经,“抢婚。”然后,她不忘扭过头,谨慎叮嘱,“大叔,您开慢点,小心出车祸啊。”

她不是对司机的技术没信心,只是对自己的倒霉运太有信心了。

司机:“……”

小姑娘看着乖,就不该长了一张嘴。

傅厉琛坐在主驾驶后座,斜睨一眼,正好看到陆小萌紧张地东张西望的眼神,仿佛真怕下一刻要出车祸似的,苍白的小脸充满了不安。

琥珀色的眸底闪过一抹犀利的精光,他忽地勾了勾唇:来抢婚的吗?

真巧,殊途同归啊。

傅厉琛看了眼车载监控,车上的画面是可以实时传送到助理的手机上,他低头发了个信息出去:【十分钟,我要知道这女人的所有资料。】

后脑勺忽地一凉,陆小萌下意识抓紧了安全带:这人怎么老盯着她看?

怪瘆人的。

祥云公馆正在举办一场奢华的订婚宴,几乎汇集了所有声名在外的豪门,现场觥筹交错,热闹非凡。

陆家大小姐自幼病弱不见人,打出生就是个倒霉体质,谁沾谁点背,故而被常年锁在深闺中,当个隐形人。

谁也没想到,小倒霉突然时来运转,同第一望门傅家外少爷联了姻,消息瞬间屠了当天的微博娱乐版。

场内却不乏名媛们酸不拉几的议论:

“陆小姐这唇红齿白,一点也不像传说中的深闺林黛玉啊。”

“不说她是个倒霉克星体质吗?这么多年连亲爸妈都把她丢给老太太,养在老宅里不闻不问的,怎么看着一家三口感情不错的样子!”

陆芊芊眸光一黯,一袭高定鱼尾礼裙,站在傅毅禾身侧,一副小鸟依人的姿态:“毅禾是我的福星,自从认识他,我就时来运转,不再是小倒霉了。”

明明她才是真正的陆家女儿,明明她背着陆小萌,已经和傅毅禾在一起一年多了,可如今她却必须顶着陆小萌的身份,和傅毅禾假装刚认识不久的联姻对象。

即使再不甘心,但是为了嫁入傅家,她也只能忍了。

陆芊芊今天妆容精致,不显半分病弱,身旁陪着的正是温婉可人的陆母和威严但不失温和的陆父:“谢谢爸妈这么多年的体谅和照顾,我以后会和毅禾一起,好好孝顺你们的。”

“芊芊是个善良单纯的女孩子,我不希望再听到旁人议论她的从前。”傅毅禾生的温润英俊,又是霸道多金的傅家外少爷,护妻架势格外有魅力,引得现场响起唏嘘的羡慕声。

司仪忙说:“现在,请两位交换订婚戒指。”

傅毅禾刚执起陆芊芊的手,门却被人怒气冲冲地推开了。

“准新娘都没到,你们订的什么婚。”头发花白的陆老太太冲进门,手里拉着刚刚赶进场的陆小萌。

灰扑扑的衣裙黑直发,巴掌大的小脸瘦得几乎脱了相,显地一双明珠般的眼睛更加明亮有神,一边走还喘着气直咳嗽,让人担心她的肺是不是都要咳出来了。

“奶奶,咳咳,您慢些,别摔——”陆小萌咳得嘴唇都在发抖,还没说完就吧唧一声,好端端平地摔了一跟头。

素白的裙摆在空中划过滑稽的弧线,整个人呈五体投地的姿态,趴在了一对新人面前。

陆小萌拍了下裙子,慢吞吞站起来,一本正经地看向台上:“不好意思,我来抢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