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不凡齐岚小说无广告 《授印封神》全集阅读

《授印封神》小说简介

都市生活小说《授印封神》,是由著名作者秋来九月编写的一本叫做《授印封神》的小说,小说的男女主角是秦不凡齐岚。小说简介:他名秦不凡,二十有三,统军四方。醒掌天下权,只手可遮天!待到秋来九月,不凡荣归故里,誓要灭尽江东四大豪门………

《授印封神》 第10章 翩翩公子,举世无双 免费试读

“只是什么?”

康安眼底的怒意,一闪而没。

以今时今日康家的地位,再加上即将与齐家联姻,还有什么东西值得忌讳?

康安最讨厌别人吞吞吐吐,若是让旁人知晓,还以为他康家,低人一等。

“只是二少爷和江东首富派来的人,发生了一些摩擦。”老者终究如实禀报。

“有我在,无妨!”

康安礼貌拍了拍老者肩膀,示意他不必担心。

老者笑着点了点头,对自家这位大少爷,骄傲万分。

于他眼中,康安知书达理。

年纪轻轻便接管家族部分产业,并且经营的蒸蒸日上。

可谓一枝独秀,傲视滨江年轻一代俊杰。

但在花无缺眼中,却并非如此。

“道貌岸然,刻意伪装,十足伪君子一个,齐家若是与康家联姻,怕是日后……”

秦不凡微微皱眉。

花无缺意识到自己多嘴,立刻噤声。

秦不凡眼光何其毒辣,自进门起,仅仅是瞥了一眼康安,心中便知晓,此人是个伪君子。

常言道,伪君子,比真小人更加可恶。

但,这一切都是齐岚的选择。

只要她愿意,秦不凡并不想插手此等琐事。

齐岚自小在国外长大,十八岁时回国,与杨家养子定下婚约。

秦不凡与她,仅仅有一面之缘。

若说感情,谈不上深厚。

对方只需在订婚之前,解除与他的婚约便是。

片刻之后,订婚主持出场。

康安走上前去询问。

“岚儿何时出场?”

“康大少莫急,吉时未到,况且您父亲还没来呢。”主持人礼貌回答。

康安点头,看似耐心询问,以及关心齐岚。

实则,心中已是急不可耐,想一亲芳泽。

齐岚是滨江市出了名的美女,坊间暗自给滨江世家千金排名,齐岚高居第一。

她不仅容貌冠绝滨江市,才学更是一骑绝尘。

号称,才貌双绝!

就连一向见惯了美女的康安,也对那倾城的容貌,垂涎三尺。

又过了十几分钟,宾客全部入场。

康宁也随之而入,只是他身边,却未见谢文健和李倩。

刚刚秦不凡说,明日要登门拜访,这二人已经回家将今日之事,禀告各自的父亲。

康宁踏入会场之后,伸着脖子四处张望。

奈何,秦不凡兀自坐在角落,被绰绰人影隔开。

并且,康宁刚刚进入会场,便被人拉去喝酒,无奈之下,只能作罢。

“大少爷,吉时已到,齐家千金该出场了,但是家主还没到。”老者一脸焦急的说道。

“不必等了,想来父亲定有要事在身。”

“可是……家主不到,齐家那边怕是会误会。”

康安摆了摆手:“无妨,我会和齐家老奶奶解释,吉时更加重要,耽误不得。”

确实如此,豪门世家,注重良辰吉时,万万不可错过。

正因如此,康家家主康复才故意迟到。

康安对于此事,自然知晓。

齐家虽然贵为四大豪门之一,但是自五年前那件事起,地位便一落千丈。

而康家,则截然相反。

仅仅几年时间,便从一个普通家族,跻身滨江豪门世家,并且一骑绝尘,有望成为第五大家族。

康复故意迟到,摆明就是在告诉齐家。

是你们齐家高攀康家,联姻之后,一切事宜,皆以康家为中心。

老者收到命令之后,示意主持人可以开场。

“吉时已到,有请齐家千金出场!”

话音刚落,自礼台后,缓缓走来两道身影。

一老一少,挽手而行。

老者,便是齐家家主,齐家老奶奶。

老人背影佝偻,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皱纹,一头银发赫然醒目。

种种迹象,皆表明,齐家老奶奶,已是风中残烛。

但,唯有那双眼睛,依旧明亮,虽看不太清,却透露着一股威严。

少者,便是齐岚。

只见她身穿红色礼服,肌肤赛雪,一张鹅蛋脸,精致脱尘,傲人的身材,更是高挑诱人。

天上少有,地上无双!

可谓落雁沉鱼,敢叫百花羞闭!

面对此等绝色,纵然满场宾客,皆是见识颇广的大人物,也忍不住啧啧称赞!

就连一向让女子趋之若鹜的花无缺,也忍不住多看两眼。

“她,比以前更加动人。”秦不凡开口。

阐述事实,语气平淡,并无他意。

然而,本是大喜日子,这位绝色女子,除了脸上有一抹淡淡的羞红之外,再也看不见其他情感。

尤其是那一双眉眼,空洞无神。

哎!

似在述说一阵叹息!

齐岚无处安放的纤纤玉手,紧紧握着老人,似在握着仅剩的一份依靠。

秦不凡的眸光,落在那手腕之上。

如同一潭死水的心绪,陡然出现一丝波澜。

她,还带着!

那是一个翡翠手镯。

虽,算不上价值不菲,但贵在意义非凡。

这是杨家的信物!

五年前,养母将手镯交给秦不凡。

那一天,秦不凡一习白衣胜雪。

亲手给仅有一面之缘的齐岚带上。

二人十指相扣,在杨齐两家的列祖列宗前,定下婚约,立下誓言。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面如虹,眸如水,尽是温柔。

当时的齐岚,便是如此。

与如今的表情,差之千里!

此去经年,少年十八。

人如陌上玉,翩翩浊世,公子无双。

当时少年,未经世事,不明女子,早已暗许芳心。

时过五年,秦不凡未曾想到,她与别人订婚之日,尽然还带着手镯。

这,算得上什么?

秦不凡以非少年,自当心中明了!

礼台上,康安过去迎接。

先是对齐奶奶点头鞠躬,而后抱以歉意微笑。

“奶奶,今日家父有要事在身,未曾及时赶来,望您赎罪。”

话,对着齐奶奶说。

余光,却驻留在齐岚身上。

闻言,齐奶奶苍老眼底,怒意横生!

即将干枯的右手,紧紧握住龙头拐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