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印封神》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秦不凡齐岚小说全文

《授印封神》小说简介

《授印封神》小说是秋来九月的倾情力作,想看主角是秦不凡齐岚的小说《授印封神》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小说主要介绍了:他名秦不凡,二十有三,统军四方。醒掌天下权,只手可遮天!待到秋来九月,不凡荣归故里,誓要灭尽江东四大豪门………、秋来九月写的《授印封神》,主角是秦不凡齐岚,该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授印封神》小说精彩节选:他名秦不凡,二十有三,统军四方。醒掌天下权,只手可遮天!待到秋来九月,不凡荣归故里,誓要灭尽江东四大豪门………

《授印封神》 第8章 你的心情很重要? 免费试读

康宁看见李倩的脸,心里大惊。

纵然是他,也不敢肆无忌惮的与李倩起冲突,更何况下此重手。

“你二人可知今日是什么日子?”康宁面色不悦的质问。

“齐康两家的订婚宴。”花无缺耸耸肩,漫不经心的说道。

如此态度,无疑让康宁颜面有所折损。

且不说这二人对李倩如何,单单是如此敷衍康宁,便已是轻蔑了康家。

堂堂滨江世家,岂可容他人轻视?

“知道便好,你二人敢在今日闹事,说吧,如何谢罪?”康宁黑着脸,兴师问罪。

谢罪?

区区一个康家,竟敢让遮天战神谢罪。

此等言论,已是死罪一条。

若不是秦不凡阻拦,今天一早,康家就彻底从滨江市除名。

秦不凡今日前来,单单是想与齐家解除婚约,并无他意。

毕竟,今日之后,康家和齐家,将登上一条船。

“我二人今日只是前来贺喜。”秦不凡淡淡开口。

“你们两个狗东西,也配前来贺喜?可笑!”谢文健一脸不屑。

“就凭你们两个,根本没有资格来道贺,别痴人说梦了。”李倩也开口讥讽。

此言,不假。

齐康两家的订婚宴,注定举世瞩目。

所到之人,皆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并非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借此机会攀附。

花无缺盛怒,目光中的杀意,就这么赤果果的直逼对方。

遮天战神何等身份,竟然在此受辱!

曾有北欧女皇,邀请遮天战神参加登基大典,秦不凡直接以一句,你还不够格回复,堂堂北欧女皇,愣是连一句话都不敢说。

小小一个滨江世家,竟敢扬言秦不凡不够格,简直不知死活。

花无缺浑身衣衫,猎猎作响。

“今日我哥不愿见血,但你若再多说一句,我定要你们俩家从此覆灭!”

康宁不屑轻笑。

即便康家,也不敢张口就说,能让谢李两家覆灭,而此人算个什么东西?

康宁质问:“你二人可有请帖?”

“没有。”秦不凡轻启薄唇。

这是,不请自来!

还说不是滋事生非?

康宁脸上,冷意十足:“既然没有,那就跪下给李小姐赔罪,而后滚得远远的。”

秦不凡并未言语,而是看了一眼花无缺。

花无缺拿出锦盒打开,玩味看着康宁笑道:“你确定?”

正直正午,骄阳似火。

纵然如此强烈的光线,也无法掩盖锦盒里的绚丽。

只见一颗拳头般大小的深蓝宝石,四周被钻石包裹。

在极其强烈的光线下,折射出绚丽的光辉。

夺目的色彩,立刻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纵然是此前满脸怨毒的李倩,也惊讶的长大小嘴,眼里写满了渴求。

而康宁脸上,更是惊愕万分。

“这……这是深蓝之恋?”

他不可置信的试探性问道。

“没错。”

花无缺撇撇嘴,瞅你们那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就是一块破石头吗,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

“真的是深蓝之恋!”康宁放大瞳孔。

嘶……

深蓝之恋,价值不菲,是一块天然形成的蓝宝石,而后由北欧著名设计师,小罗伯特唐尼亲手以钻石打造设计,价值数亿。

三年前,被江东首付以重金买下收藏。

不成想,今日竟然出现在齐康两家的订婚宴上。

如此说来这二人,是江东首富的人!?

没想到,齐康两家的婚礼,尽然受到江东首富的关注,而且亲自命人送来收藏的深蓝之恋,足可见他对这场联姻的重视。

看来,康家一飞冲天,指日可待。

康宁一改此前的态度,立刻变脸。

“不知二位贵客莅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此时,李倩和谢文健直接傻了。

没想到,这两人居然是江东首富的人。

他们此前还扬言,这两人是不开眼的狗东西。

想到此处,李谢二人只觉头皮发麻。

那可是江东首富人,就连康家都要奉其为座上宾,他们尽然让对方跪下道歉。

这……

现在,他们恨不得找个地缝赶紧钻进去。

“今日是康家大喜日子,还希望二位不计前嫌,快快请进,等我接待完宾客,定会亲自敬酒赔罪。”康宁略微弯腰。

秦不凡点头,踏步迈向百花会馆。

花无缺并未前行,转头咧嘴一笑,不怀好意的看着谢文健和李倩。

谢文健只感觉喉咙里像卡了屎一样难受。

“我谢家在滨江市有些名望,您能不能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大事化小?”

反观李倩,到底是一介女流,平日只知道娇蛮霸道,此时手足无措,向康宁投去求救的目光。

康宁上前一步,笑着解围:“您大人不计小人过,何况今天又是康家订婚宴,不要坏了心情。”

“滚!你的心情,有我哥的名号重要?”

花无缺一改往日的玩世不恭,脸上杀机肆意。

尤其是那眼中的嗜血,就这么毫不避讳的,暴露在众目癸癸之下。

康宁心头,猛然跳动。

这……

还是片刻之前,那个一直漫不经心的人吗?

谢文健和李倩,直接吓得双腿发软。

他们分明感觉到,一股濒临死亡的气息。

“你二人方才说,我哥是不开眼的狗东西?”

谢文健和李倩一阵苦涩,肠子都悔青了。

相比之下,他们自己,才是真正不开眼的狗东西。

尽然妄言,让江东首富的人跪下道歉,真是可笑至极。

“你们还说,让我哥跪下道歉?”

说到此处,花无缺周身温度以可以感知的速度下降。

谢文健和李倩,只感觉血液似乎都在慢慢凝固。

谁能想到,这个玩世不恭的俊美郎,尽然是如此恐怖的存在。

如若任由事态发展下去,订婚宴将会成为一场闹剧。

康宁面色不悦,方才花无缺让他滚,已经触碰到他的底线。

对方虽然是江东首富的人,但是说到底,他花无缺不过是个下人罢了。

就算是江东首富亲自前来,在滨江市,也不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对待康家。

何况,江东首富送来了深蓝之恋,足可表明,他是在示好。

此等情况,岂能容一个下人破坏?

“我再奉劝你一遍,适可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