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沐曦傅闫宸小说名字 重活一世霸道老公溺宠妻乔沐曦傅闫宸小说全文阅读

《重活一世霸道老公溺宠妻》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重活一世霸道老公溺宠妻》是糖心丹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乔沐曦傅闫宸,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一世,乔予兮被所谓血脉至亲利用,父母惨死,亲人下狱!被贱男渣女所害,剜了心脏憾死,害得他中计,死无葬身之地!重活一世,她大仇要报,亲人要护,还要谈恋爱!可是怎么听说大佬有白月光啊?难道这一世她拿了个女配剧本??四爷,我身娇体软易推倒。我们,什么时候本垒打呀?结果第二天打脸了,她扶着腰,哀叫:四爷,我错了,再也不瞎撩你了傅北辰舔了舔唇角:你叫我什么?乔予兮:四哥他低头看她哭的样子,真他妈的想把命都给她:不哭,今晚开始…

《重活一世霸道老公溺宠妻》 第13章 重启开挂的人生 免费试读

一转眼就是2天后。

乔予兮浑身无力的趴在床上,小腹一抽一抽的疼,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来例假,可是越疼,脑子就越清楚。

傅北辰还是和前世一样,整整2天没回来。

可是上一世她希望他不在家,现在不一样了,自从经历了那晚的表白,虽然被拒绝,但她仔细思索了下,是来得太突然了。

你想啊,之前她除了远离傅北辰,就是从他这里盗取商业机密给乔家人和傅佑宁。

突然表白,换谁都怀疑动机不纯。

所以还是得徐徐图之,潜移默化地渗透进他的生活里。

“想什么想得这么认真?”张妈捧着一杯红糖水走到房间里,水有些烫,她吹了吹气,“快喝了,你这痛经的老毛病得去看看,不然到时候落下病根。”

“张妈,你知道傅北辰这几天去哪里了吗?”

张妈摇了摇头,说:“少爷每次要回来前,闫桉都会提前跟我说一声,再说了,北苑那里还住着个小公主,他应该是住那边了。”

啊,对,怎么就忘记那个人呢……

傅北辰对她保护的极好,平时住在北苑,都很少来傅公馆。

乔予兮张了张嘴,结果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要问她人生的分水岭,第一次是在13岁遇见傅北辰,第二次就是在半年前得知这位小公主的存在。

上一世,也是也因为这个小公主,她才离开傅北辰,回到乔家的。

唉,乔予兮有种挫败感,带着重回一世的记忆又怎样?

为什么不能早回来几年,直接杜绝那个小公主的事?

突然,管家上来说:“乔心妍和傅佑宁来了。”

乔予兮心里冷笑,终于有人坐不住了。

好啊,重启开挂的人生,就从你们这对狗男女开始!

楼下的乔心妍和傅佑宁左等右等,都不见乔予兮下来,想上楼去找人,可张妈特意交代说闲杂人等不能上二楼,都是在家娇生惯养的公子哥和娇小姐,何曾受过这般气?

但这是傅公馆,想要发脾气,也只能忍住。

谁叫傅北辰的势力和威严,不容小觑呢。

于是这两人憋了一肚子的火,是又心急又烦躁,突然傅佑宁电话响了,他对乔心妍说了句什么话,转身往门外走去。

前后不过几分钟的时间,就在乔心妍心急如焚时,突然楼梯的转角处一席鹅黄色连衣裙的身影缓缓走来。

这不是乔予兮又是谁?她还真当自己是大小姐?

乔心妍皱着眉,要不是爷爷跟她交代必须把乔予兮带回去,她会受这个气?在这里一坐就是半个小时?

她“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指着对方,气急败坏地就是一通数落。

“乔予兮,你怎么回事?这几天,打你电话不接,人也联系不到,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让家人不省心?爷爷都被你气得住院了!”

乔心妍一贯爱演戏,装得柔柔弱弱的样子,如今能直呼其名,可见她是真的着急了。

乔予兮将周围的佣人遣散,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乔家的人布了这么大的局,眼看马上就能从傅北辰身上捞一笔,谁知她这个作为棋子的人却出了意外,赚钱的工具不受控制,能不着急?

乔心妍还想说什么时,突然,乔予兮走近,两人四目相对,她瞳孔一缩,眼里昭显着嫉妒之情。

“乔予兮,你这套裙子可是chooel家的**款,价值6位数,你这个高仿得也太逼真了吧。”

她可气死了,这条裙子预约了大半年都没买到。

乔予兮居然买到了?肯定是高仿的!

况且,今天乔予兮穿得裙子跟她的裙子撞色了!

更可恨的是,还比她好看……

乔予兮微卷的长发盘起来,露出修长的脖颈,举手投足间透着婉约柔美的小性感,肌肤像一颗饱含水蜜桃般诱人,美的像童话里的公主。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很美,可是因为之前被乔心妍洗脑,所以刻意扮丑,也不打扮。

如今就这么稍稍一打扮,就惹来乔心妍嫉妒。

呵,这才开始就被**了?

“整个chooel都是傅北辰旗下的产业,别说**款,就算是绝版款,只要我开口,也会第一时间送到傅公馆的,像这种裙子,我衣柜多得很,送你几件?”

乔心妍脸色一变,双眼的嫉恨呼之欲出,什么时候轮到你这个**的人来施舍了!她深呼吸后,忍住没发火,毕竟今天还有重要的事。

“呵呵,那就不用了,我爸妈和爷爷很疼我的,每个月给我好多零花钱。倒是予兮啊,你一个女孩子,赖在别的男人家里不走,你知不知道其他人会怎么说你?不知廉耻,没有教养,我们乔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她顿了顿,随之话锋一转,“还是说傅北辰威胁你?他不让你回乔家的?”

她见乔予兮不说话,以为这些日子乔予兮是被傅北辰折磨的苦不堪言,所以害怕,不敢吭声。

“佑宁哥哥知道你的情况,非常心痛,这次他也来了,我们就是专门带你回家的。傅北辰他再有权有势,可这是非法囚禁!只要你再次出庭告傅北辰,他肯定会受不住外界舆论的压力,自然会放了你,我们是一家人,你有什么事都可以跟我倾诉。”

在上一世,乔予兮就是被这样“善解人意”的乔心妍欺骗了,她当对方是最信任的朋友,什么话都说。

等等……好像还漏了点什么重要的信息。

“予兮,你别怕,乔家就是你的后盾。傅北辰是不是长时间限制你出门?他恐吓过你吗?有动手打过你吗?你要是想离开这里,你必须说是。”

最后几个字,乔心妍募地提高了音,刻意强调。

乔予兮微微扬着下颚,上下扫了乔心妍一眼,果然,在对方紧握的手心里发现了点异常的东西。

她眼眸倏然凛起来,说:“乔心妍,我上次在医院怎么说的,你是没长记性?”

乔心妍一愣,没听清,“什么?”

“之所以给你留面子,是希望你长点脑子。上次我大度不计较,所以你觉得我好欺负?还是你代表乔家,不认可我这个姐姐?要是你父母没教你怎么做人,我不介意替他们动手教教你!”

说完,乔予兮渐渐逼近,那架势就准备上手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