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沐曦傅闫宸重生 重活一世霸道老公溺宠妻全文免费阅读

《重活一世霸道老公溺宠妻》小说简介

小说主人公是乔沐曦傅闫宸的书名叫《重活一世霸道老公溺宠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糖心丹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上一世,乔予兮被所谓血脉至亲利用,父母惨死,亲人下狱!被贱男渣女所害,剜了心脏憾死,害得他中计,死无葬身之地!重活一世,她大仇要报,亲人要护,还要谈恋爱!可是怎么听说大佬有白月光啊?难道这一世她拿了个女配剧本??四爷,我身娇体软易推倒。我们,什么时候本垒打呀?结果第二天打脸了,她扶着腰,哀叫:四爷,我错了,再也不瞎撩你了傅北辰舔了舔唇角:你叫我什么?乔予兮:四哥他低头看她哭的样子,真他妈的想把命都给她:不哭,今晚开始…

《重活一世霸道老公溺宠妻》 第19章 苦肉计 免费试读

时野嘴角咬着烟,丢出手里的牌,看向顾泽,说:“顾影帝,今天怎么这么闲?不去开演唱会,也不去演戏,改行来看戏了?”

“我自己就是老板啊,唱不唱,演不演的,不都是我一句话说了算。再说了,我今天要是不来,可不就错过了大戏?”

盛牧枫一听,炸毛了:“靠,顾泽,你个奸商,你不是说你被老板压榨,还从我这里拉了几个亿的赞助?!”

顾泽看了他一眼,发出关爱智障的眼神……

盛牧枫:“……”

与此同时,傅北辰摸了张牌后,面无表情地将面前的牌局推到,说:“自摸。”

盛牧枫话锋一转,哀嚎道:“四哥今天手气太好了吧,也给我们留条活路啊。”

而坐在傅北辰右手边一直没开口的程怔,拍了拍坐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开玩笑地说:“四哥,我穷,这个给你,行不行。”

而那个女人正是方舒苒,她脸色先是一僵,然后还满怀期待地望着傅北辰。

“我们四哥不好这一口。”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是觉得这女人差了点?还是嫌弃别人已经用过?

方舒苒脸色不太好,还自嘲得打趣道:“程少,我这等庸脂俗粉的女人自是入不上四爷的眼,外面站着的那位可是倾国倾城呢。”

男人们的谈话,她听得云里雾里的,不是太明白,但她知道,傅四爷既然没让乔予兮进来,那就是不喜欢,所以故意将话题引过去。

“哦?比你还美?”程怔将烟蒂摁在烟灰缸里,眼神闪着光,扬着眉:“这美女来都来了,不如介绍认识认识?大家一起玩嘛。”

这口气,过于轻佻了。

时野皱眉,程怔这人是他引荐给傅北辰的,所以敲了敲桌面提醒,说:“程怔,好好说话。”

程怔随性惯了,是又痞又邪乎,他摸了摸下巴,眼珠子一转,于是换了个说法:“你看啊,小美人儿都在外面吹了这么久的风了,要不,请进来喝杯茶?”

“……”

傅北辰没吭声,自然,其他人也不敢说什么。

此刻,屋里的气氛是诡异的安静。

程怔是这几年亚东地区突然窜起来的一个人物,手段凶狠决伐,迅速垄断了亚东所有市场,可是却连身份都查不出。

这种刀尖上舔血的二痞子,自是入不了傅四爷的眼。

可谁叫傅傅北辰偏偏看上这人的血性和野心呢。

顾泽上挑着眉,开口打破这僵境:“程少,我们四哥有个规矩,谈事就是谈事,不喜欢身边有其他女人作陪。你这是第一次见面,既然女人都带来了,我们也就不计较,不过为了下次能合作愉快,还是遵守的好。”

别看顾泽文弱地像个白面书生,可这口气是不容置疑的警告。

程怔一直久仰帝都傅四爷的盛名,好不容易搭上这条线,所以是在试探对方的底线,也好投其所好。

他也是个人精,一听这话,突然大笑起来,连称呼都变了,说:“四哥,抱歉了啊!我就是开个玩笑。”

屋里气氛有些沉郁,但是屋外又是另一番场景。

乔予兮等了许久也没等来人,眼见雨越下越大,她身上刚来例假,受了点寒,这会儿肚子又痛了起来。

屋里咿咿呀呀的声音没断过,换了一曲,正是乔予兮听过为数不多的戏曲之一,她灵机一动。

“四哥,我也会唱《贵妃醉酒》耶!这杨贵妃在宫中等待唐玄宗,借酒消愁,细致入微地将她期盼、失望、以及孤独的复杂心情表现地淋漓尽致,这不就是在说我的心声么?”

这模棱两可的话太引人遐想了,可她管不了这么多了。

“四哥,外面下了好大的雨啊,真的好冷哦!”

乔予兮的声音在雨中被削弱了很多,屋里依然没反应。

“四哥,这杨贵妃和唐玄宗朝朝又暮暮,嗯什么来着?你还记得吗?”

她就不信了,傅北辰这样还坐得住?

好说歹说,使了洪荒之力,可最后却只有闫桉出来,以及他手中的伞……

“四爷让您先回去。”

乔予兮嘴角抽动,她脸上全是雨水,发丝黏在脸上,狼狈不堪。

苦肉计都进展到现在了,她能退缩吗?

回家是不可能的。

她没有伸手去接闫桉的伞。

“不,我要等他一起回去。”

闫桉想起刚刚在屋里,四爷一字字从齿缝中迸出的话,再结合那标配的冰冻三尺的眼神……

他不会理解错的,四爷是在生乔予兮的气!

闫桉失了耐心,皱眉反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乔予兮撇了撇嘴,凶什么凶,待会儿我让四哥打烂你**!

转眼,方舒苒徐徐走来,准确说,是被赶出来的,里面的都是大爷,她是有怒不敢言。

当看向乔予兮时,她那眼神是又恨又嫉妒,于是将心中的气全撒了出来。

“四爷说了不想见你,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

乔予兮眼神一暗,说:“你谁啊。”

方舒苒气得脸都扭曲了,心想:你抢了老娘的代言和饭碗,,居然不认识我?!

“睁大你的狗眼看清楚,我现在可是最火的一线性感明星方舒苒!找我拍戏的导演都排到北国去了。哦也对,我如今的地位和人气,是你这这种低俗yanxing永远都可望而不可及的!”

乔予兮第一反应是:就这女人的智障,上一世居然被她虐?

“听不懂人话的是你吧,你以为你是谁?我需要狗来指指点点吗?”

方舒苒脸色陡变,嘴角深深一颤,说:“你拽什么拽!以为自己演个女四号,露了半个背,就真的是大明星?真是好笑,看看现在的你,是娱乐圈里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前脚勾-引导演和制片人,后脚扬言要嫁人,现在还想爬上傅四爷的床,也不看看你是个什么东西!你配吗?”

这话点醒了乔予兮,上一世她和傅北辰婚后,因为和别人拍了场拥抱的戏,结果被他关在家里一周。

更别说现在拍戏露了半个背……妈耶,不敢想。

方舒苒见乔予兮不说话,以为是怕了,她气势更嚣张,直接伸手狠狠地推了乔予兮的肩膀。

“就没见过你这么**的人!四爷让你滚啊,别在这里碍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