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沐曦傅闫宸小说 重生再给我一次机会小说全文阅读

《重生再给我一次机会》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重生再给我一次机会》是糖心丹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乔沐曦傅闫宸,书中主要讲述了:上一世,乔予兮被所谓血脉至亲利用,父母惨死,亲人下狱!被贱男渣女所害,剜了心脏憾死,害得他中计,死无葬身之地!重活一世,她大仇要报,亲人要护,还要谈恋爱!可是怎么听说大佬有白月光啊?难道这一世她拿了个女配剧本??四爷,我身娇体软易推倒。我们,什么时候本垒打呀?结果第二天打脸了,她扶着腰,哀叫:四爷,我错了,再也不瞎撩你了傅北辰舔了舔唇角:你叫我什么?乔予兮:四哥他低头看她哭的样子,真他妈的想把命都给她:不哭,今晚开始…

《重生再给我一次机会》 第3章 我们来日方长 免费试读

她呆呆的看着他,男人眉眼深邃,眼神看似很凶,可眼底有着不易察觉的凌乱和心疼在闪烁。

乔予兮:“……”

难道他理解成,对他好,是为了迷惑他,只为了嫁给傅佑叙?

上一世她不懂,只是一昧地怕他,报复他。

现在看看,她何止是眼瞎,还心盲啊!

放弃这么一个极品帅哥,看上渣男?

就在乔予兮沉默的瞬间,他脸色更难看,又似在隐忍,连和她肢体接触的地方都觉得**辣的,他迅速甩开了她的手,将人推出了房间。

“砰”地一声,门关上了,还上了锁!

只是傅北辰最后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

为什么她觉得有种奶凶奶凶的既视感?

乔予兮再次敲门,说:“傅北辰,我不会嫁给他的!真的,我又不喜欢他。”

话音一落,卧室里的那个人,周身带着摧毁一切的疯狂和暴戾,忽然之间,失了怒气,就这样被安抚下来。

乔予兮趴在门边侧耳听,可什么都没听到。

“我们再谈谈吧,你有没有什么仇家啊?”

她想起死前,傅佑宁说这是局,可他都死了,却还有人对付傅北辰,那这个人是谁?问傅北辰会不会知道?防范于未然总是好的。

“你饿不饿呀?我给你做饭!”

心想的是:虽不好吃,但是我独一无二的爱心牌!

“乔小姐。”突然,一道礼貌却疏远的声音打断了乔予兮。

乔予兮回头,“闫桉?有什么事吗?”

是张妈的儿子,从小就跟着傅北辰,现在是他私人秘书兼保镖。

“您请回吧。”他标准的站姿,微低着头,看似态度恭敬,实则语气冷淡:“四爷今天失血过多,需要静养,他的仇家多了,身边就有一个;饿不饿是其次,但上次吃了乔小姐做的面,四爷是上吐下泻,还去洗胃。”

乔予兮一愣,这意思是,她才是傅北辰的仇家?

而且,上次她做的面有问题?可是傅北辰都吃完了呀,还说好吃。

“我这……”

她一句完整的话还没说出口,闫桉直接打断,做了个请的手势。

“是送您现在回乔家,还是等你的司机来接?”闫桉瞥了她一眼,嘴角嘲讽之意毫不掩饰,说:“毕竟您是乔家二小姐,要是还不回去,乔家的人可要找上门,您到时候又往四爷身上泼脏水。”

乔予兮咽了咽喉咙,她没想到闫桉对她诸多不满。

那是不是代表,傅北辰其实也快忍受不了?

她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倦意,说:“对不起,我知道我以前做得不对,但这句抱歉不是对你说的,是对傅北辰,以后我会证明的。”

不过这话一出,闫桉懵圈了。

妈耶,这小霸王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她平时不是暴躁不安地闹腾,就是歇斯底里地训人,可现在居然道歉?

他都准备好了说辞要狠狠教训她一番的……

现在说什么?

突然间,卧室里传来一声茶杯破碎的声音。

两人一愣,相继缄默。

乔予兮期待地以为傅北辰会开门,怔愣半晌,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闫桉,这家给你当?”

傅北辰这是生气了。

“四哥,我不敢。”

“围着傅公馆10圈。”

“是!”

别墅在半山腰,占地面积大概有200公顷,就华清大学的一半大吧。

10圈,腿都要废了吧……

乔予兮投去同情的眼神,却换来闫桉恶狠狠的示威目光。

等人一走,此刻又恢复了刚刚的安静,不一会儿,房间内又传出声音。

“你回房睡吧。”顿了顿,他似在斟酌用词,又说:“没人能赶你走。”

就这么六个字,乔予兮顿时扬起浅浅的笑容,杏眼半弯,“嗯!你就是赶我,我都不会走的。”

虽然傅北辰没开门,但听着声音,好像没有刚刚那样生气了吧?

傅北辰,你等我呀,咱们来日方长。

这一觉,乔予兮睡得冗长,再次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她看了下闹钟,上午10点了!

完了完了,傅北辰这种工作狂肯定去上班了!

乔予兮立马从床上弹坐起来,一路快跑到三楼卧室,果然没人,她沮丧地慢慢走到楼下的客厅。

也不知道手机放哪儿去了,想打电话问下他伤势如何。

“兮兮小姐起来啦!”

张妈笑颜逐开,立马让人从厨房拿出早点,西式的、中式的应有尽有,种类眼花缭乱。

“都是做得你之前爱吃的,快来尝尝张妈的手艺退步没。”

“肯定不会呀,张妈是这世界上做饭最好吃的!”

“就你嘴甜,看你瘦成什么样,你回乔家这半年,他们是不是虐待你了?”

乔予兮刚往嘴里塞了个生煎包,烫地她“嘶”了一下,然后含糊道:“哪能啊,我减肥呢。”

张妈佯怒:“虽然我只是一个佣人,但带了你5年多了,我还不知道?你根本就是吃不胖的体质。昨天给你换衣服,我看到你手臂上有好几个针眼,而且身上有不少乌青痕迹。”

言外之意,她可不是好糊弄的。

乔予兮低着头喝了口燕窝,这可是上好的金丝血燕,乔家只有乔心妍能吃这样的,而她连一顿饱饭都吃不饱,乔家人还美曰其名地嫌她胖,说需要减肥。

她没说话,张妈见状,心里更难受,“啪”一声往桌上一拍。

“我就知道,这个乔家不安好心!当年把你赶出来,你才13岁啊!浑身都是鞭打的伤,整个人瘦得皮包骨一样,现在看到你被养在少爷身边,又长得水灵,把你要回去认祖归宗,还在虐待你,真是丧尽天良!”

张妈说完,既心疼,又愤愤不平。

可是乔予兮揉了揉太阳穴,心头止不住的酸涩。

上一世,张妈也是这样关心她,可是她却把客厅能砸的东西全砸碎了,还跟张妈吵架,维护乔家。

明眼人都看得到孰真孰假,她怎么就以为血脉至亲的乔家是真心的?

“不行,你不能回去了,我去跟少爷说一声,就是拼了我这条老命,也要留住你。”

乔予兮连忙握住张妈的手,低头俯在她怀里,急切道:“张妈,你别跟他说,我心里有数,等处理好了那边的事,我肯定不会再回乔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