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幼玉裴胤小说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离 》无错版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离 》小说简介

主角是韩幼玉裴胤的小说叫《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离》,本小说的作者是女诸葛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韩幼玉瞎了眼,费尽心思辅佐渣男上位,落得个诛灭九族!一朝重生,宅斗宫斗,全线升级!手撕假仁义家人,脚踹伪善大渣男!韩幼玉绝情断爱,势要做男人都挨不到边的冷血妖姬!只是,这宴都王满眼桃心是怎么回事?幼幼好高冷,我好喜欢!…

《全京城都在等王妃和离 》 第19章 免费试读

第19章

孙雪莹眼睛都是妒忌和恨意,她不甘心,凭什么这个女人轻轻松松就可以嫁给宋晗匀。

宋晗匀是自己的,她付出那么多的心血,好不容易才让宋晗匀爱上自己。

就是这个女人的出现,一切都变了,以前宋晗匀对韩幼玉只是利用,并没有多余的感情。

从上次的宫宴上,孙雪莹发现宋晗匀变了,他变得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宋晗匀了。

以前的宋晗匀对自己温柔体贴,现在的宋晗匀眼里看不见自己了。

从宫宴回来,孙雪莹就很少见宋晗匀主动去找自己,以前都是有事没事就来找自己。

现在的宋晗匀对自己的感情还有多少,孙雪莹不知道。

“宋大哥为了你变得一蹶不振,你居然看都不看他一眼,你们名门贵女就如此的狠心?”孙雪莹眼里都是委屈的说道。

韩幼玉觉得孙雪莹真是白莲花的绝品,装的真像,如果不是当事人,韩幼玉都怀疑自己就是孙雪莹口中的人。

无情无义,韩幼玉笑了,“我对宋晗匀没有任何感情,我也不需要他为了我要死要活,你心疼她还是回去陪你的宋大哥吧。”

韩幼玉觉得孙雪莹真是无聊至极,有这和自己逢场作戏的时间,还不如回去陪宋渣男。

孙雪莹气的直咬牙,她没想到韩幼玉如此的牙尖嘴利。

以前只知道她刁蛮任性,还不知道她居然如此聪明。

无论自己怎么站在道德的底线谴责她,她都可以避开。

孙雪莹不信,她一直觉得韩幼玉就是无脑的那种人。

“我知道你嫉妒宋大哥对我的好,我也没和你抢,你依旧是正室,我只要陪着他就好了。”孙雪莹眼里都是晶莹,一脸的委屈,不知道的还以为韩幼玉欺负人了。

韩幼玉冷冷的看着她,如果看不出她演戏,韩幼玉就白活了。

恐怕这个女人憋着什么坏呢吧,她不信这个女人会自取其辱。

角落里刚刚准备来找韩幼玉的宋晗匀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他并没有着急出来,孙雪莹忽然猛的上来拉住韩幼玉,一脸祈求的说道:“韩小姐,我知道你不愿意去见宋大哥,但是他好歹也是为了你伤心,你就去看看吧,我实在是不忍看他难过。”

韩幼玉被她这突如其来的操作吓了一跳,韩幼玉本就和孙雪莹有仇。

在孙雪莹刚刚碰到自己的时候,韩幼玉就无情的甩开,“孙雪莹,要演戏你就回去演给宋晗匀看,我不是宋晗匀。”

孙雪莹被无情的甩在了坚硬的青石板上,二人拉拉扯扯,早已经惊动了来来往往的路人。

孙雪莹眼里的泪水在她摔倒的那一刻就克制不住,“你,你太过分了,我只不过是想让你去看看宋大哥而已。”

“我为什么看他?他算什么东西?你的男人关我屁事?你跑到国公府撒什么风?”韩幼玉眼里的怒火压制不住的外泄。

宋晗匀本来自我安慰,觉得韩幼玉就是自己成功的踏脚石,但是他越是不想韩幼玉,韩幼玉的一举一动就越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

宋晗匀挥之不去韩幼玉的身影,忍不住想来国公府看看。

结果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他眼里都是怒火,“韩幼玉,你不要太过分。”

“我知道在你眼里,我宋晗匀什么都不是,你我之间的恩怨关雪莹什么事?你怎么这么狠心。”宋晗匀怒声质问道。

孙雪莹在说完那句话就晕了过去,路上的人对韩幼玉指指点点,“这韩国公怎么生了这么个女儿,如此的仗势欺人。”

“对啊,韩国公一生为国,这韩小姐嚣张跋扈,简直欺人太甚,即使不喜欢也用不着如此践踏别人的尊严。”路上的人交头接耳的纷纷说道。

孙雪莹听到了别人的议论,心里高兴,她就不信,宋晗匀会喜欢一个根本不在乎他的人。

孙雪莹对宋晗匀有所了解,宋晗匀天生骄傲,他被韩幼玉如此的小看,把他的颜面踩在脚底。

宋晗匀一定会对韩幼玉死心,宋晗匀是自己的,谁抢就别怪自己心狠手辣了。

韩幼玉笑了,这算什么践踏,和自己前世的伤痛比起来,这什么都不是。

宋晗匀,这才只是个开始,她一定要让他们体会自己那种生不如死的感受。

家人的惨死,儿子眼睁睁的死在自己眼前,一桩桩一件件,宋晗匀你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

今生无论如何,我都会让你和孙雪莹死无葬生之地。

“宋公子,本小姐对你既无情也无义,你不必这样一副表情,我恶不恶毒与你无关,是她找上门纠缠不清,我什么都没做。”韩幼玉才不会让他们说自己和国公府。

“议论朝中大臣是什么罪名,想必各位心里都清楚,今天就算了,如果往后还有人议论国公府,就别怪我韩幼玉不讲情面。”韩幼玉眼里带着寒光看了一圈周围的人。

都说法不责众,她虽然不愿意别人说国公府,但是她不可能把所有人都抓了,只能威慑一凡,让他们知道国公府不是他们可以议论的。

孙雪莹脸色惨白,宋晗匀抱起孙雪莹,“韩幼玉,你实在是太过分了,不管怎么样,你我都是有婚约的,你居然把雪莹气晕了。”

韩幼玉最讨厌别人对自己道德绑架,而且那个人还是自己最痛恨的人。

“是孙雪莹自取其辱,我并没有去宋府欺负人,她说话过分,怎么我堂堂韩国公的嫡女要让着她一个平民百姓?”韩幼玉不屑的看着宋晗匀。

她就是要打击宋晗匀,让知道他和自己身份悬殊,永远都不要白日做梦。

宋晗匀被韩幼玉的话堵在心口,不上不下的难受。

韩幼玉还着急救母亲懒得和宋晗匀纠缠不清,“来人送他们离开。”

宋晗匀脸色铁青,他本来想问清楚那天的事情,没想到韩幼玉简直蛮不讲理。

更气人的是她居然欺辱雪莹,越想越气,还没来的急说什么,侍卫就来驱赶。

“宋公子,你也别为难我们,大小姐的命令我们不敢不听。”宋晗匀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好,韩幼玉,总有一天你会后悔的,哼!”宋晗匀带着孙雪莹离开。

瞬间韩幼玉觉得自己的世界都变得清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