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予霍燃免费阅读 漫长的九年小说全文阅读

《漫长的九年》小说简介

《漫长的九年》是由作者青耳最近创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漫长的九年》精彩节选:教室里有着喧闹过后的安静,夏日的阳光透过洁净的落地窗,空气里有着细微的尘埃起伏的光柱。模拟法庭一结束,人群就散去了。苏予是助教,得留下来清场。…

《漫长的九年》 第三章 去监狱会面 免费试读

第二天,苏予很早就起床了,霍燃和她约好了七点半见面,就在苏晟就读的大学南门见。

苏予下了车,没见到霍燃,她拿出手机,看到通讯录里昨天刚刚输入进去的"霍燃"二字,给他打了电话。

结果不是通话中,就是关机。

打了五六个后,苏予忽然明白了过来。

她的电话号码从大学到现在一直都没换过,所以,几年前,霍燃把她的号码拉黑了,到现在都没放出来。

苏予深呼吸,微笑走近门口的保安:"您好,您能借我打个电话吗?"

这一次果然打得通了,苏予说:"霍律师,你好,我是苏予,我已经在南门了。"

那头沉默了几秒钟:"转身。"

苏予转身,霍燃穿着笔挺的西服,朝她走来,手里提着一大袋的早餐,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他示意她跟上来:"你的车先停在校内,把资料搬上来。"

说着就已经坐进了驾驶座里。

苏予把手机还给保安,拖着行李箱,保安刚想帮忙,就看到苏予白皙纤细的手臂,单手就将沉重的行李箱抗进了后车厢里。

保安:"???"

霍燃的眼底浮现了浅浅的笑意,转瞬即逝。

*

汽车往看守所驶去,看守所设立在本区的郊外村庄,窗外的风景越来越萧瑟,有着北方冬季的孤寂,积雪薄薄。

霍燃将早餐递给了苏予:"助理的早餐。"

苏予微微一愣,刚想拒绝,就听到了自己肚子隐隐的叫声,她抿唇,接过了早餐。

简单的豆浆油条,还没开口问,霍燃不耐烦道:"我吃过了。"

"哦。"

B市第一看守所。

霍燃正在登记会见记录,看守员瞥了苏予一眼,知道她是犯罪嫌疑人的家属:"你等在外面,不能进去。"

霍燃头也没抬:"她是我的实习律师。"

他从自己的证件中,拿出了一本暗蓝色的实习律师证,登记完,苏予以为他要把她的实习证给她。

但霍燃自然而然地将两人的证件都收了起来,冷淡地拧了拧眉,道:"走吧。"

*

会见室悬挂着的灯光有些刺眼。

苏晟被警察押着进来,警察把铁门关上。

苏晟坐在了苏予的对面,手里还戴着手铐。

被羁押了这么多天,他的脸色苍白,神情疲惫,看到苏予的时候,眼眶有些红了,他说:"姐,不是我,我没杀人。"

苏予抿紧了薄唇,鼻子有些酸。

她也想相信苏晟,可是所有证据都指向了他,如果她是检察官……面对这些证据,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起诉的,也会把苏晟送上法庭审判,为那个无辜死去的女孩子,找回公道。

苏晟眼眶通红:"姐姐,岁星不是我杀的,我没杀她……"

苏予咬紧了牙根,将手里的资料扬起:"凶器上有你的指纹,现场有你留下的血迹,死在你租的房子里,还有目击证人看到你从房子里跑出去,你的房子里搜出了大麻,死者还是爱慕你已久、就住在你对面的同班同学!你让我怎么相信你!"

这么多天,苏予一直绷着情绪,她四处找人帮忙,调取资料,应付媒体,在见到苏晟的这一刻,有些崩溃了。

她声音微扬:"你吸毒是不是?你和那些富二代一起混,我都不管你,我以为你有底线,你太让我失望了,是不是因为谢岁星撞破了你吸毒,所以你干脆杀了她?"

苏晟瞳孔骤缩,他咬住了牙齿:"不是,我没吸毒,姐,我没吸毒!"

"苏予。"霍燃拧眉,从后面按住了苏予的肩膀,"冷静,不要给他施加压力。"

苏予克制住颤抖,手指攥紧,抿紧了唇,移开视线,背手擦去了眼角的泪水。

霍燃站起来,修长有力的双手撑在了桌面上,隔着厚厚的玻璃俯视着苏晟,带着强烈的压迫感,眸光凌厉:"苏晟,我是你的辩护律师,霍燃,如果你还是什么都不肯交待的话,检方很快就会以故意杀人罪起诉你,你没有任何可以减轻刑罚的条件,所以至少会坐牢10年,甚至一辈子,也有可能死立执。"他黑眸幽幽,寒光大盛,"10年,你会完不成学业,看不到你姐结婚,甚至,恒基集团都有可能旁落他人之手,所以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我实话。"

他嘴上说着不要给苏晟压力,气压却沉沉释放。

"你吸毒?"

"……"

"大麻哪里来的?"

苏晟沉默了好几秒,闭上了眼睛,没有说话。

"你收容人吸毒?同学?"霍燃询问的速度放缓了,"朋友?还是老师?"

苏晟还是什么都没说。

霍燃继续问:"人是你杀的?"

"不是。"

霍燃紧紧地盯着他:"笔录里,你说你当天晚上12点出去了,直到一点半才回来,回来就发现人已经死了,那个时间段,你去哪里了?见谁了?有没有证人?"

霍燃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苏晟的嘴唇动了动,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他修长的双手覆盖在脸上,垂下了头,避开霍燃的视线,咬紧了牙根。

霍燃:"你是不是在保护什么人?"

苏晟颤抖着声音,不知是害怕还是什么:"没有,那天晚上我一个人,没见谁,没有证人。"

霍燃直起身体,眉毛乌黑,瞳孔清晰,声音大了起来:"最愚蠢的事情,就是你对你的律师撒谎!苏晟!"

苏晟苍白着唇色:"我能告诉你的只有,我没杀人,那天晚上12点真的出门了,其他的我什么也不知道,真的……"

不长不短的会面时间里,什么也没问出来,苏晟的情绪却越来越差。

临走前,苏予已经冷静了下来,她静静地看着苏晟,指尖一点点发紧,良久,只说:"姐姐相信你,阿晟,你会没事的,我会救你出来的。"

苏晟埋进了双手里,隐隐有少年压抑无助的啜泣声传来:"姐……"

*

两人回到了律所,陆渝州正在接待一个当事人,手里的case是离婚案。

女富婆想要甩了现任,又想要现任分不到一毛钱,她咬牙切齿:"他出轨了,这个小白脸别想分走我一毛钱!我看到一个女人和他不正常。"

陆渝州喝着咖啡,问了句:"什么叫不正常?"

女富婆冷笑一声,忽然就靠近了陆渝州,手上力气大,夺了陆渝州的咖啡就放在了桌子上,拽过他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动作流畅,下一秒,她就靠在了陆渝州的肩头,凑近了他的脸,呵着气:"陆律师,就是这样的不正常。"

她一用力,就将陆渝州扑倒在了沙发上。

陆渝州睁大了眼睛,还没反应过来,霍燃和苏予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霍燃挑了挑眉,表情冷漠,周身气质凛然不可接近:"苏予,打电话向律协举报,陆渝州律师和女客户有不正当的关系,行为失检。"

陆渝州:"……"

他心里把这个靠干工地活起家的富婆骂了个狗血淋头,英俊的脸上不得不露出礼貌的笑容,举起双手,不去碰她:"赵女士,我已经知道您丈夫和别的女人的关系了,您可以起来了。"

富婆笑了笑,起身的时候,还趁机摸了把陆渝州的胸肌。

陆渝州:"……"

富婆离开了以后,陆渝州瘫在了沙发上,像是失去了贞洁一般,忽然大喊了一声:"老子脏了!"冲进了厕所,疯狂洗手。

霍燃:"……"

苏予有一点点想笑,她看到了陆渝州,才忽然觉得,她是真的又见到了霍燃,并且离他这么近。